数字货币领域,扎克伯格与死敌再相逢

昨日,分布式账本技术服务商Hedera Hashgraph在《华尔街日报》刊登了整版广告,声称Facebook的Libra剽窃了他们的创意。

16年前,Facebook诞生时也遭到了同样的指责,在当事人双子星兄弟(卡梅隆·温科吾斯、泰勒·温科吾斯)看来,Facebook完全是扎克伯格欺骗和剽窃的产物。

扎克伯格“拿走”了双子星兄弟的创意打造了Facebook,并“关上”了他们进入硅谷的大门。

双子星兄弟则用扎克伯格赔偿的钱投资比特币,建立了加密货币交易平台Gemini,成为了“比特币亿万富翁”。

如今,扎克伯格和双子星兄弟这对“死敌”又一次相遇。

只不过这次不是在哈佛校园,也不是在唇枪舌剑的法庭,而是在机遇与争议并存的数字货币领域。

【深链原创】

文丨门人

死敌重逢

因为Facebook稳定币Libra计划的推出,扎克伯格和双子星兄弟这对“死敌”又一次相遇了。

双子星兄弟——卡梅隆·温科吾斯、泰勒·温科吾斯,加密货币交易平台Gemini(双子星)、稳定币GUSD的创始人 ,在哈佛读书时二人曾邀请马克·扎克伯格做一个名为“哈佛联谊会”的社交网站,扎克伯格应允后却偷偷做出了Facebook。

在双子星兄弟看来,扎克伯格欺骗并剽窃了自己的创意,因此不停地起诉扎克伯格,后来双方达成和解协议,双子星兄弟获得了赔偿。

从同一个校园出来的三人,不仅断了淡薄的哈佛校友情谊,也在职业道路上分道扬镳。

扎克伯格将发迹于校园的社交网络打造成了拥有20多亿用户、市值数千亿美元的社交帝国,双子星兄弟则通过在加密货币领域的投资成为亿万富翁,并创造了加密货币交易平台Gemini以及稳定币GUSD(Gemini Dollar)。

除了一些媒体旧事重提,这两个名字几乎很少出现在一起。

“我们和马克没有联系过。上一次我们见到他还是在2008年结算的时候,再往前推就是在哈佛的时候了。”2015的一次采访中,泰勒这么告诉记者。

不过,就在2018年末,事情发生了转变。

对于扎克伯格来说,2018年无疑是最糟糕的一年,丑闻和负面缠身。

3月份用户数据泄露丑闻曝光;4月份,国会质询、旗下公司WhatsApp创始人离职;5月份,年度股东大会上,投资者要求扎克伯格辞任董事长;7月25日当天,股价暴跌19%,市值缩水1190亿元,创造了当时华尔街历史上最大单日跌幅;9月份,Instagram的创始人宣布离职……

相比而言,双子星兄弟则幸运得多。虽然7月份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驳回了他们的比特币ETF提议,不过在9月份,纽约金融服务部通过了Gemini发行GUSD的申请,紧接着GUSD陆续在Bibox、OKEx等各个交易平台上线。

2018年11月7日,为了加强和亚洲加密市场的联系,双子星兄弟还来到了中国北京。

当媒体问及已经有了USDT,GUSD靠什么崛起时,双子星兄弟淡定地说,市场肯定不止需要一种稳定币。

恰巧在当天,Facebook涉足区块链的消息被传出。

那时这对兄弟肯定想不到,未来的稳定币市场不仅会有GUSD,还会有来自死敌扎克伯格的Libra。

从校友到死敌

双子星兄弟和扎克伯格的恩怨要从16年前说起。

2003年,扎克伯格和双子星兄弟都还是哈佛大学的学生。不过虽然是校友,但直到第一次会面前,二者并没有过交集。

扎克伯格是不善社交的电脑天才,双子星兄弟是标准的富二代和校园精英。

在哈佛的校园里,没有人会注意到常年趿拉着夹脚拖鞋的扎克伯格,但很难有人会忽视这对身高一米九、体型健硕、屡屡为学校摘得赛艇奖牌的孪生兄弟。

当时大四的双子星兄弟正在和朋友做一个名叫“哈佛联谊会”的网站,他们希望把哈佛的社交生活搬到网络上,建立一个校园交友网站,以方便男生来邂逅女生。

就在双子星兄弟为寻找程序员而发愁时,同在哈佛校园里的扎克伯格刚刚因为Facemash“火了”。

一个晚上,也许是因为被女孩抛弃,喝醉了的扎克伯格报复似地侵入了学校的网络,下载了全校女生的照片,做了一个评比女生样貌的网站Facemash。

在扎克伯格将做好的测试版网站发给了朋友后,事情完全失去了控制,这个恶作剧似的发明创造疯狂传播开来,短短20分钟创造了2万次的点击。

由于太多人同时登陆这个网站导致学校宽带网堵塞,引起了学校管理层的注意,另外,在网站的博客里扎克伯格把女生比作农场动物,校园里的女子团体也发出强烈抗议。

因为Facemash,扎克伯格“声名狼藉”,不过这却引起了双子星兄弟的兴趣。

在哈佛的餐厅里,双子星兄弟与扎克伯格第一次见面了。双子星兄弟给扎克伯格讲了“哈佛联谊会”的设想,并邀请他加入,对于双子星兄弟抛出的橄榄枝,扎克伯格爽快答应了。

虽然Facemash让扎克伯格陷入了校园风暴的中央,但这确实也给了他一些做社交网站的灵感。

之后扎克伯格和双子星兄弟一直保持着邮件联系,但网站却没有丝毫进展。

因为自始至终扎克伯格都没有打算帮助双子星兄弟做“哈佛联谊会”,他心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社交网络计划——The facebook(后来改名为Facebook)。

2004年2月4日,The facebook正式上线,这个允许分享文字图片、寻找认识或感兴趣的人的网站很快在哈佛引起轰动。

上线第二周,就有了5000个注册用户,在席卷哈佛后又迅速扩展到了斯坦福、耶鲁、哥伦比亚等多所大学,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积累了5万多用户。

The facebook的出现和爆红让双子星兄弟惊讶进而气急败坏,在他们看来扎克伯格是赤裸裸的欺骗和剽窃。

双子星兄弟很快就起诉了扎克伯格。不过在扎克伯格看来,双子星兄弟只是想做一个约会网站,而自己所做的则是社交网络,两者根本不是一回事。

在毕业离开校园之际,双子星兄弟的“哈佛联谊会”——ConnentU也上线了。对于ConnentU,兄弟俩还抱有幻想,希望它能够和Facebook一搏。不过,此时的Facebook凭借着良好的产品体验和资本的助力已经迅速到达ConnentU难以企及的高度。

Facebook越是成功,双子星兄弟越是挫败和抓狂,后来兄弟二人与扎克伯格陷入了漫长的诉讼和口水战中,形同水火。

扎克伯格向左,双子星兄弟向右

从哈佛毕业后,除了与扎克伯格的官司和几场赛艇比赛,双子星兄弟再无别的声音。相反,选择辍学的扎克伯格则领导着Facebook从哈佛进入硅谷,并迎来人生的高光时刻。

2004年底,Facebook获得了彼得蒂尔的50万美元投资;2007年10月,微软又以2.4亿美元的价格购入了Facebook 1.6%的股份,使得Facebook的估值超过了150亿美元;2007年年底,Facebook的用户数量达到了2亿;2008年Facebook又获得了来自李嘉诚和微软的3.15亿美元的融资。

2008年,双子星兄弟身上也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和扎克伯格漫长的官司有了结果,双方达成了和解协议,双子星兄弟获得了2000万美元的现金和价值4500万美元的Facebook的股票。

另外,兄弟俩入选了美国奥运代表队,参加了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最终获得了世界第六的成绩。

虽然获得了巨额赔偿,但双子星兄弟却被笼罩于扎克伯格的阴影下。

2012年5月,Facebook在纽约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成立8年时间,累计9亿活跃用户,年收入达到45亿美元,市值超过亚马逊、惠普等公司,Facebook已经完全成为硅谷最具实力的巨头。

这一年,双子星兄弟创办了一家投资公司,主要为初创公司提供种子基金和基础设施,但在硅谷没有人愿意要他们的钱。

一个原因是,此时的Facebook已经在硅谷占据了主导地位。对于大多数创业公司而言,如果拿了双子星兄弟的钱,无疑是断了之后被Facebook投资或者收购这条路。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扎克伯格讨厌他们。

另一个原因是,很多创业者对双子星兄弟的为人心存疑虑。在一些人看来,双子星兄弟是靠起诉扎克伯格才获得了金钱和声誉,有炒作之嫌。

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同时也会为你开一扇窗。对于双子星兄弟而言,硅谷的大门虽然关闭了,但比特币却走进了他们的视野。

这一年,郁郁不得志的二人一起去了伊比沙岛散心,在一个夜总会里,他们听说了一种叫做比特币的东西。一番研究后,2013年,兄弟俩拿出了1100万美元购买了比特币,而当时比特币的价格仅为120美元。

也许是因为觉得在互联网行业再难获得成就,又或者是因为被比特币所代表的自由世界吸引,两兄弟全情投入到加密货币领域当中,成为了比特币的布道者。

2014年,双子星兄弟创立加密货币交易平台Gemini,2017年因为比特币的暴涨,两兄弟成为媒体争相报道的“比特币亿万富翁”。

回过头来看,扎克伯格通过对外扩张,建立起了一个围墙高砌庞大的社交帝国,双子星兄弟则在加密货币的自由世界里开疆拓土,两者越走越远。

殊途同归,昨日重现

在很多人看来,Facebook涉足区块链是扎克伯格的自救行为,毕竟数据泄露带来的种种危机暴露了Facebook这个社交巨头背后的发展隐忧。

不过,一开始这个消息并没有激起多大的涟漪。

在Facebook之前,国内外不少大公司都进行了区块链领域的探索,Facebook的涉足在很多人看来也许只是一次无足轻重的小尝试,因此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关注。

更重要的是,在数据泄露丑闻曝光后,相比创新和变革,大家似乎更愿意看到扎克伯格和Facebook的坏消息。

2018年12月份,关于Facebook如何涉足区块链有了清晰的轮廓。

彭博社援引知情人消息称,Facebook正在开发一种稳定币。之后的半年时间里,有关Facebook稳定币项目越来越多的信息陆续浮出水面,人们开始确信,社交巨头的进场是认真的,扎克伯格有备而来。

2019年6月18日,Facebook的数字货币项目Libra终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此前从未就此事发声的扎克伯格也发布了一篇长文,称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旅程的开始。

白皮书介绍称,Libra的使命是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具体而言,Facebook要发行一个锚定美元、欧元等一揽子货币的稳定币Libra,而这在本质上与双子星兄弟所发行的GUSD并无差异。

此前有媒体就Facebook发币这件事向双子星兄弟询问,双子星兄弟称并不担心,“有这么大蛋糕要做,在这一点上我们需要成为朋友”。

不过,在一些人看来,虽然双子星兄弟说得很轻松,但事实上,Gemini有一部分几乎肯定会被Facebook吃掉,那就是GUSD,“毫无疑问Facebook已经为其Libra建立了广泛的零售合作伙伴关系,而这正是Gemini梦寐以求的事情”。

如同2018年3月一样,现在的Facebook再度处于聚光灯下,成为全世界的焦点,关于Facebook的Libra的争议也呈鼎沸之势。

最近,分布式账本技术服务商Hedera Hashgraph在《华尔街日报》刊登了整版广告控诉Facebook的Libra剽窃了他们的创意也从侧面说明了这一点。

尽管双子星兄弟在加密货币领域经营了多年,大有名气,但当死敌扎克伯格到来时,加密货币世界的目光还是转向了这个社交帝国的皇帝。

16年前,扎克伯格在听完两兄弟的校园社交创意后转身做了Facebook,如今的情形仿佛昨日重现。

本文为深链Deepchain(ID:deepchainvip)原创。未经授权,禁止擅自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