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昭:拉开时间的尺度看人生,不争一时一势

孰能料到,张昭会突然离开由他一手创立的乐创文娱。6月24日下午,张昭卸任乐创文娱董事长、CEO一职的消息,迅速引爆网络。随后,乐创文娱官方微博、微信均确认了该消息。

从2006年参与创立光线影业,到2011年辞职创建乐视影业(后改名:乐创文娱),并在短短五年时间让乐视影业成为中国排名前三的民营电影公司,张昭堪称影视行业的传奇人物。他带来的“光线速度”“乐视加速度”均令业界瞠目。

张昭(视觉中国图 邹利制图)

孰能料到,张昭会突然离开由他一手创立的乐创文娱。

6月24日下午,张昭卸任乐创文娱董事长、CEO一职的消息,迅速引爆网络。随后,乐创文娱官方微博、微信均确认了该消息。

一段征程的终点,也是一段新征程的起点。与张昭相识十多年的核心合作伙伴回忆起“老张”让人印象深刻的三句话:

1、拉开时间的尺度看人生,不争一时一势。

2、当你困惑的时候,学会回到原点,想想初心。

3、从灾难的角度看人生,作为幸存者,就要加倍珍惜,加倍努力。

从影数十载,无论身在何处,张昭为产业为电影奋斗的初心从未改变。

离开乐创文娱后,张昭三度创业的起点将从哪里开始?带领乐创文娱一路成长到8岁的张昭,打造了哪些热门电影,为行业创造多少票房?

张昭辞职 乐创文娱如何化蝶

6月24日下午,乐创文娱官方发布了一则“乐创文娱董事长、CEO张昭先生辞任公告”,称张昭因个人原因辞去相关职务。

据AI财经社报道,融创文化集团(以下简称融创文化)总裁孙喆一接任乐创文娱CEO一职。目前,张昭与孙喆一已完成相关工作交接。

每经记者注意到,90后孙喆一是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的长子。孙宏斌此前从贾跃亭手中接盘乐创文娱后,就已并入融创文化版图中。

张昭与孙宏斌(图片来源:融创提供)

去年5月,乐创文娱还与融创共同成立了合资公司乐创文景,主营业务为文化旅游项目规划、设计、运营管理等。希望借助第一大股东融创在文旅上的优势,追求浸入感,家庭消费占比较大的实景娱乐或成为乐创文娱从电影转型IP运营商的突破口。

每经记者了解到,乐创文娱已经与融创华北签约的两个文旅项目,分别位于河北遵化清东陵和辽宁大连,IP来自于其两部系列电影,《东陵兽》和《那一场呼啸而过的青春》。

“中国电影第一阶段靠电影院,第二阶段靠跨界互联网,第三阶段开始有文旅。”此前,张昭在接受每经影视(meijingyingshi)记者专访时曾表示,电影已经迎来了与文旅结合产生价值的阶段。

除了让电影与文旅项目结合,延长生命外,张昭还为乐创文娱制定了一套以IP品牌化、系列化为核心的“蝴蝶矩阵”成长计划。

乐创文娱的“蝴蝶矩阵”图(乐创文娱供图)

“为什么这个行业估值起不来?因为目前还没有一种可积累的模式。”张昭曾向每经记者表示,“一会儿一个电影几十亿票房,一会儿一个电影几千万票房。我们要做估值,但还不能提供长期价值的模式。”张昭认为,要让资本认可的电影商业模式的核心必须是可循环、可持续、可放大的,升级模式提高资本利用效率,通过联营方式撬动其他相关行业,围绕电影IP打造的平台模式才可以让电影系列化、品牌化,成为一个闭环。

“在这样的商业模式中,一部电影不断系列化,积累推高价值,才有可量化的估值模型,可以算账给资本听。”张昭希望,乐创文娱通过这种模式彻底摆脱以前为一部电影的票房“睡不着觉”的时代。

然而,蝴蝶矩阵版图还未画完,张昭就已告别乐创文娱。“如果模式是健康的,甚至都可以没有我张昭,公司CEO也没那么重要。”张昭曾对媒体表示。

离开张昭的乐创文娱,是否会按照既定路线图继续化蝶,备受关注。

8年期间张昭为电影行业创造逾130亿票房

有媒体报道称,张昭离开乐创文娱后,将开启新的创业计划,或为复星集团(以下简称复星)投资的一家影视公司。

据了解,复星集团是一家颇具传奇色彩的企业,它从一个注册资金仅3.8万元的创业公司起步,经过26年逐渐成长为总资产超5300亿元的全球化企业,资产涵盖制药流通、医疗健康、旅游文化、时尚、影视娱乐和保险、金融服务等领域。

张昭(图片来源:每经资料图)

2017年,复星宣布向影视高地正式进军——成立复星影视集团。“复星为全球提供各种各样的产品,比如亚特兰蒂斯、太阳马戏等,未来复星的产品都可以融入到影视内容中,协同性非常强。复星可以用电影去传递一种生活方式、一种生活理念,还可以去塑造整个家庭生态系统。”复星全球合伙人、复星国际高级副总裁、复星影视集团总裁李海峰曾在接受每经影视(meijingyingshi)记者专访时,谈到了影视板块在整个复星大家庭的协同作用,以及其独特的竞争优势,“我们想要做的是,用好莱坞的语言讲好中国故事。”

对于张昭是否加入复星,李海峰向每经记者回应道:“谢谢对我们的关心,现在无法回应。”

值得一提是,张昭带领乐创文娱先后与张艺谋、徐克、李仁港、郭敬明等多位知名导演签约,在影视行业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他用大数据打造的《小时代》《熊出没》系列电影,创造了多个票房神话,也让乐视影业成为影坛红人,成为中国排名前三的民营电影公司。

每经记者通过第三方票务平台,统计乐创文娱从2011年成立以来,参与投资发行的影片。截至2019年6月24日,在张昭的带领下,乐创文娱先后通过旗下公司参与的影片有66部,合计票房高达130.08亿元。

其中,据灯塔专业版显示,在2013年到2015年上映的《小时代》四部曲,共计斩获17.91亿元票房。而一直由乐创文娱运作的《熊出没》系列动画电影,除了2018年上映的第五部外,其余五部均由其操作。今年春节档,《熊出没》第六部《熊出没·原始时代》票房高达7.14亿元。在2019年国产电影里排名第五,票房仅低于《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飞驰人生》和《反贪风暴4》。

不过近期,乐创文娱出品的电影《秦明·生死语者》,票房成绩并不理想。据灯塔专业版显示,截至6月24日18时许,累计票房2900.4万元。

在影视行业,谁都无法预料到一部作品能否成为爆款,但对投资发行了近百部商业电影的张昭而言,已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离开乐创文娱,重新归零后,张昭的三度创业将全面开启。

2018年以来47名影视上市公司高管请辞

6月24日,乐创文娱原董事长、CEO张昭辞职的消息公布后,引起行业内极大关注。至于张昭离职的原因,公告称是个人原因。影视上市公司高管因“个人原因”辞职,已成为惯例。每经影视(meijingyingshi)记者梳理了2018年以来离职的47名高管,发现因“个人原因”请辞的多达30人。除此之外,因“股权变动”离职也不在少数。

在记者统计的47名离职高管中,有30名高管离职原因为“个人原因”,所属影视公司不乏华谊兄弟、骅威文化、当代东方、华策影视、慈文传媒等知名企业。

以华策影视为例,2018年7月4日,华策影视发布《关于高管离职、变更董事会秘书的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于近日收到公司副总裁、董事会秘书高远和副总裁杜昉提交的辞职申请,并聘任王颖轶担任公司副总裁、董事会秘书。

其中,高远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华策影视副总裁及董事会秘书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华策影视任何职务。杜昉则是因工作需要申请辞去公司副总裁职务,仍在公司任职。

2018年8月16日,当代东方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收到副总经理陈雁峰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称陈雁峰因个人原因向公司董事会申请辞去所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随后,陈雁峰对每经记者表示,因个人身体原因,其在2017年年底已向公司提出了离职。

同年11月24日消息,当代东方再次公告称,董事会于2018年11月22日收到财务总监孙永强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孙永强辞职后也不再在公司担任其他职务。

尽管高管离职原因如出一辙,只是简单地表示因个人原因,但背后无不是公司股价变动和经营状况异常。

以当代东方为例,自2018年8月2日复牌之后,当代东方的股价经历了“惊魂”的13个交易日。截至2018年8月20日收盘,当代东方股价由停牌前的18.34元,跌至6.13元每股。短短半个月内,当代东方“身价”缩水了大约35.79亿元。

还有一种情况,上市公司高管由于“股权变动”辞职,“股权变动”背后是公司实控人变更。

今年1月17日,上市公司骅威文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副董事长、监事会主席、董事会秘书等十余人集体请辞,公告中都提到,辞职原因是“公司控制权已发生转移”、“公司股东结构发生重大变化”。

此前的2018年11月21日晚间,骅威文化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郭祥彬及一致行动人郭群已与杭州鼎龙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签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拟合计转让7529.91万股给杭州鼎龙,占公司总股本的8.76%,与此同时,郭祥彬还将其所持有的20.31%股份所对应的全部表决权等委托杭州鼎龙行使。

转让前,郭祥彬共持有骅威文化股份27.08%,此次交易完成后,郭祥彬彻底丧失对骅威文化控制权。

同样因控制权转移而发生职务变更的,还有慈文传媒创始人马中骏。6月15日,慈文传媒公告称,已完成了董事会和监事会的换届选举,选举吴卫东为第八届董事会董事长,公司法定代表人已由马中骏变更为吴卫东。

记者|杜蔚 董兴生(实习)编辑|杜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