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昂这首五律为什么被认为是古今贴题的佳作

前言

一说起陈子昂(公元661~公元702) ,除了他的《幽州台歌》以外,大家印象最深的就是“汉魏风骨晋宋莫传”八个字。

陈子昂对于初唐时期流行的齐梁诗风深恶痛绝,批评其“彩丽竞繁,而兴寄都绝,”其实他批评的不是与他不相干的沈约王融们,而是当时绮靡纤弱宫廷诗风。

高举复古大旗的陈子昂,常常被人误解为他只写古体诗,其实不然,他的格律诗作品也很多。只不过他的诗在内容上更加深刻地反映现实,更加追求充实刚健的汉魏风骨。

他有一首五言律诗很值得大家学习,曾经被《瀛奎律髓汇评》评价:

如此出题,如此贴题,后人高不到此。

一、陈子昂的诗歌理论《与东方左史虬修竹篇》

陈子昂的诗歌理论在这篇文章中表露无遗,《与东方左史虬修竹篇》:

东方公足下:文章道弊五百年矣。汉魏风骨,晋宋莫传,然而文献有可征者。仆尝暇时观齐、梁间诗,彩丽竞繁,而兴寄都绝,每以永叹。思古人,常恐逶迤颓靡,风雅不作,以耿耿也。

一昨于解三处,见明公《咏孤桐篇》,骨气端翔,音情顿挫,光英朗练,有金石声。

遂用洗心饰视,发挥幽郁。不图正始之音复睹于兹,可使建安作者相视而笑。

解君云:“张茂先、何敬祖,东方生与其比肩。”仆亦以为知言也。故感叹雅制,作《修竹诗》一首,当有知音以传示之。

这段文字大意是,汉魏的风骨到了南北朝时期丢失殆尽,齐梁时期的诗风萎靡华丽,却没有比兴寄托而空洞无物。我昨天见到了东方先生您的《咏孤桐篇》,真是太棒了,和孙绰的文章一样掷地有金石之声。您简直可以和建安时期的作者相媲美。解先生也说,您与张华、何劭可以比肩。

这位被陈子昂大拍马屁的人叫做东方虬,如果觉得这个名字陌生的话,看一下《观唐习律十 应见陇头梅 写惯应制诗的宋之问被贬谪后诗风大变》就会想起来,他就是那个赛诗时被宋之问夺走了锦袍的那个人。

可惜的是,被陈子昂大家赞赏的《咏孤桐篇》今天已经见不到了,到底有多么好我们无缘得见。不过从题目也能猜出一二,必定是借梧桐写一位高洁孤独的人物。

陈子昂复古追求的是内容上的刚健与充实,并不是对于渐渐成熟的格律诗(齐梁间时就是格律诗的前身永明体)有什么意见,其实他也写了不少优秀的五言律诗。

二、陈子昂的“五言古风”感遇38首

初唐多五律,七律极少,而且此时的五律也不像后来的五律那么严谨,常有古体律体相杂的现象。陈子昂的感遇诗三十八首中有不少五言八句很像五律的诗,不过这些都是古体诗。例如这首《感遇其二》:

兰若生春夏,芊蔚何青青。幽独空林色,朱蕤冒紫茎。

迟迟白日晚,袅袅秋风生。岁华尽摇落,芳意竟何成。

看到三平尾“何青青”就知道这不是五律了。这首咏物诗使用比兴手法,托花草以感怀,其表达的内容是光阴如电、书剑无成的感慨。。

感遇诗38首有4韵8句、6韵12句、8韵16句,全部都是古风。按照施蛰存先生《唐诗百话》的说法:

陈子昂作这三十八首诗,直接继承了汉魏古风,从它们的渊源来讲,可以说是复古。但是,他的诗扫除了齐梁旧格,为唐代五言古诗建立了典范,成为先驱者。从他的影响来讲,也可以说是创新。

所谓齐梁旧格,从形式上说,就是齐梁时期沈约等人倡导的讲究声律的诗体(格律诗的前身) ,从内容上说就是华丽空洞的宫廷诗风。

关于感遇,清初吴昌祺在《删订唐诗解》中注释云:“感遇者,感于所遇也。”据《旧唐书·陈子昂传》说:

(子昂)善属文,初为《感遇》诗三十首,京兆司功王適见而惊曰,此子必为天下文宗矣。由是知名,举进士。”

以此来看,感遇诗似乎作于陈子昂成名以前,,但是其中有不少内容却是反映了他进士及第以后的事情。

除了这些优秀的古风以外,陈子昂也传下来很多严谨的五言律诗。

三、陈子昂的五言律诗

1、标准的五言律诗

度荆门望楚(唐·陈子昂)

遥遥去巫峡,望望下章台。巴国山川尽,荆门烟雾开。

城分苍野外,树断白云隈。今日狂歌客,谁知入楚来。

这是一首标准的五言律诗,押灰韵。这是“贴题”二字的典范诗作。前两句,去、下,反映题目中的第一个字“度”;遥遥、望望,即题目中的望。颔联是“度”的过程,颔联与颈联也是“度”中“望”见的内容。

结尾一联用楚狂接舆的典故,因前六句望见山川胜迹,诗人不由想狂歌一曲,因狂歌而带出歌者“接舆”,因“接舆”乃唱歌嘲笑孔子的楚狂人也,末句又带出了“楚”字。

整首诗完美的诠释了“度荆门望楚”五个字。古人作诗未必先有题目,但是题目多为诗意的总结。

送魏大从军(唐·陈子昂)

匈奴犹未灭,魏绛复从戎。怅别三河道,言追六郡雄。

雁山横代北,狐塞接云中。勿使燕然上,惟留汉将功。

这也是一首标准无瑕疵的五言律诗,押东韵。写人物的诗,用典时常常利用与主人公同姓的历史名人,当然要贴合其本人的特征。陈子昂的好友姓魏,族中排行老大,所以叫做魏大。典故中的魏绛不但是一位善于领兵作战的将领。更是一位善于和戎之策的政治家,他开创了历史上汉族团结少数民族的先例。

第三句写出发离别之地,第五、六句是从军之地。燕然勒铭是用汉将窦宪的典故,对于魏大此次从军送上了自己的祝福。

2、半古半律的的五言律诗

晚次乐乡县(唐·陈子昂)

故乡杳无际,日暮且孤征。川原迷旧国,道路入边城。

野戍荒烟断,深山古木平。如何此时恨,噭噭夜猿鸣。

这是一首有初唐特色的五言律诗,首联和颔联失黏:暮、原。而且第一句“故乡杳无际”是仄平仄平仄,平平平仄仄的变格有一种是平平仄平仄,但陈子昂的这句把第一个字也用作仄声了。 在初盛唐时有不少这些不太标准的五言律,其实这正是齐梁永明体的影响:失黏的律诗特别多。

这首诗的章法和《度荆门望楚》一样,前两句破题,中四句写景,结尾两句抒情言意。

魏氏园林人赋一物得秋亭萱草(唐·陈子昂)

昔时幽径里,荣耀杂春丛。今来玉墀上,销歇畏秋风。

细叶犹含绿,鲜花未吐红。忘忧谁见赏,空此北堂中。

这首五言律首联和颔联也失黏:耀、来,与上一首不同的是,第二联还失对:今来玉墀上,销歇畏秋风。

结束语

陈子昂在著名的《登幽州台歌》中吟诵到: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清词学家况周颐在《蕙风词话》中说过:

吾听风雨,吾览江山,常觉风雨江山外有万不得已者在.........此万不得已者,由吾心酝酿而出,即吾词之真也.

陈子昂24岁中第,还算是比较顺利,但仕途多蹇屡遭排挤和打击,壮志难酬之后,陈子昂三十八岁辞职还乡,后来被奸人陷害,年仅四十一岁冤死狱中。从陈子昂诗中可以看到有那么多的无奈与挣扎。

结束时,按照惯例作一首五律作为作业。《读陈子昂幽州台歌有怀》,用韵其度荆门望楚:

知君不得意,提剑上燕台。风雨江山里,云萍四海隈。

芳华渐摇落,襟抱未曾开。空羡陶公趣, 长歌归去来。

@老街味道

观唐习律十 应见陇头梅 写惯应制诗的宋之问被贬谪后诗风大变

观唐习律11 白狼河北音书断丹凤城南秋夜长 沈佺期把乐府写成七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