綦毋潜:一个唐朝落榜生,科举落第后遭遇的暖心送别

春天,是个追梦的季节。然而这年綦毋潜想要出人头地求取功名的的梦想暂时破灭了,长安城礼部南院春榜上的录取名单那么长,却没有綦毋潜三个字。

綦毋潜,江西人,年幼聪慧,饱读诗书。都说出名要趁早,他15岁便离开家乡,到京都长安游学,与当时诗坛名家如李颀、王维、张九龄、孟浩然等都过从甚密,渐有诗名。

这也是当时读书人参加科举考试前的一种热身运动:带着自己的作品四处拜谒权臣名士,与有名气的诗人互相唱和,力争让自己的才华被人发现,得到举荐,像极了今天明星们的各种刷流量蹭热点。

因为科举考试比今天的高考公考过犹不及,中或不中,都能让人癫狂。尤其是一朝及第,看尽长安花,比春风还得意。

《早发上东门》綦毋潜

十五能行西入秦,三十无家作路人。

时命不将明主合,布衣空染洛阳尘。

唐朝进士考试,常常往来于长安、洛阳两京之间,洛阳作为陪都,此处即指在京城参加科举。

綦毋潜自信满满参加了考试,对放榜满心期待,却发现,落榜了。

付出了这么多,耕耘这么久,只惹一身的京都尘埃,竹篮打水一场空,好失落。作为一个异地考生,为了这次春试已经在长安滞留了这么久,还是暂回老家,未来再作筹谋吧。

落榜好残忍,綦毋潜这是被深深地打击到了。

也不是只混了一身京尘,他结交了很多知己好友,在踏上小船即将告别这个伤心地时,一个好朋友带着真挚的鼓励与祝福来给自己送别,他就是王维。

《送綦毋潜落第还乡》 王维

圣代无隐者,英灵尽来归。

遂令东山客,不得顾采薇。

既至金门远,孰云吾道非。

江淮度寒食,京洛缝春衣。

置酒临长道,同心与我违。

行当浮桂棹,未几拂荆扉。

远树带行客,孤村当落晖。

吾谋适不用,勿谓知音稀。

王维给朋友饯行,让灰心丧气的綦毋潜对未来的日子又鼓起了勇气,生起了希望。王维说了些什么来安慰这个失意人,又举了什么例子来让朋友振奋精神,积极进取呢?

一、当立大志存高远,由衷的赞扬欣赏

王维是个暖男,他很会共情,首先从自己与綦毋潜以及所有读书人面对的社会现状谈起。

前两联说现在的唐朝正值前所未有的繁荣盛世,政治清明,社会安定,这样的时代有理想有梦想有才华的人是不会甘心隐居山林的,你我是如此,其他人亦是如此,大家都会前来参加科举考试,希望能为圣主所用。一个“尽”字说明参加科举的人之多,也侧面表现出圣明君主盛唐社会的魅力。

“东山客”是指隐居的贤士。东晋时期有一个名叫谢安的人,他出身士族,才华横溢却一直不肯当官,隐居于会稽东山,四十岁时才受召出任司马,后又转任中书令、司徒等职。

谢安在淝水之战任统帅,大败前秦,晋室得以转危为安。“采薇”则是说周武王灭商之后,孤竹君的两个儿子伯夷、叔齐兄弟二人隐于首阳山,采薇而食,后世遂指隐居生活。

前两联连在一起,王维做了一个唱时代赞歌兼顾夸人的高级彩虹屁范本,既表达了对唐王朝的信赖和希望,又间接恭维了綦毋潜的出众才华和高洁品行。长安因为众多像你这样的人才变得人杰地灵,盛世需要你这样的人才来建设出力。立当大志存高远,你来参加科举想要建功立业的想法是对的。

二、偶尔失误,不念过往,诚恳的鼓励规劝

既至金门远,孰云吾道非。

金门”又称金马门,汉代的朝廷征召英才的时候在金马门这里,是学士待诏之处。

“吾道非”又是用孔子的典故,孔子周游列国困于陈蔡之地,弟子们产生怀疑,孔子便对弟子说:“吾道非耶?吾为何至此?”感叹为何落于如此艰难的处境?难道我的主张和才能不对吗?

王维并没有不痛不痒地对别人的痛苦做出“不就是一次落榜吗,有什么大不了?”的评判,也不是轻描淡写地劝朋友放下怨气,而是借孔子的典故来鼓励朋友,圣人尚且会遇到进退维谷的困境,你已经到了金门门前,距离成功只一步之遥,但阴差阳错没有考中这是命运不济,怎么能够对自己选择科举这条路产生怀疑呢!

王维也曾经科举不第,他深深地理解朋友落第后的灰心失望,便给予他鼓励和安慰,我相信你的才华能力,你也要相信自己。坚定信念,一定会有成功之日。

灰心失望之时最需要的就是重拾信心,有王维这样殷切的鼓励,诚挚的肯定,綦毋潜失落的心情得到多少慰藉,对未来生出多少信心呢!

三、送别知己,不畏将来,深情的期许

江淮度寒食,京洛缝春衣。置酒临长道,同心与我违。行当浮桂棹,未几拂荆扉。

送别的言语翻来覆去总是说不够,但离别的时刻终于到了,长安城外饯别的酒已经摆好,喝完这杯酒就要暂时告别了。你坐着船,顺流而下不久就会到达“江淮”的老家,彼时应该正逢上寒食,京洛这边我也正赶上缝制春衣。

“荆扉”是柴门,指隐士居住的地方,王维有些担心綦毋潜一时负气归隐山林,从此少一个知己好友,因此他以深情期许,新一年的春天不过刚刚来临,不要再念过去,也无须畏惧将来,生活仍要继续,咱们都要彼此保重,以待来日啊。

四、勿感于时,勿伤于怀

远树带行客,孤村当落晖。吾谋适不用,勿谓知音稀。

綦毋潜的身影,在远处的树影之间隐现,终至不见。剩王维一人,独站在长安城外,模糊在黄昏的夕阳光辉中。在那个车马很慢,书信很远的年代,分别总会让人觉得有些伤感。

但春天的好处就在于,它的每个清晨都明媚,能让人对生活燃起新的希望。

“吾谋适不用”承接“吾道非”,不是你的才干不合于时,也不是你的主张想法不对,暂不被录用纯属偶然。朋友啊,平常心对待生活,宠辱不惊,不困于心,不乱于情,我们都能变成更好的自己。

王维作为朋友,支持他的做法,肯定他的才华,又保持着恰当的分寸和界限,理解他的困境,尊重他的选择,得友如斯,綦毋潜何其幸运!

几年以后,綦毋潜再赴京城,果然登第,他们的友情也算得以成全。

念及过往,那年春日,王维的送别之情一定曾经伴着綦毋潜,一路温暖前行。

作者:小安,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