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晚年的白居易,遇到调皮的熊孩子,画面很有爱

白居易晚年,积极要求分司东都洛阳,等到皇帝同意诏书之后,就心满意足的回到洛阳去了。

在洛阳养老,当然要找个好住处,白居易大半辈子的积蓄几乎都用来置换了一处风水宝地--履道里的大宅子。

为什么说这宅子大呢?《池上篇》专门描述它的规模“十亩之宅,五亩之园,有水一池,有竹千竿”,唐代的度量衡,一唐尺约等于今天的零点三米,一唐亩约等于今天的五百二十平方米,那么宅+园+池+其他约等于九千平方米。

这么大的宅子,下了班就能认真的在里面做个宅男。扩建,修葺,点缀,种植,绿化,尤其是点缀和绿化,白居易费了颇多心力。

绿化上白居易带领全家上下做了大量种植:有槐、梧桐、枣树、柳树等乔木,有桃、梨、杏、樱桃等果木,有桂花、牡丹、芍药、菊花、兰花、莲花、迎春等花卉,还有新篁千万竿的竹园…

履道宅园内配置有一个白居易最爱:硕大的池塘。据《池上篇》序文可知,这个池塘收纳着白居易多年为官的收藏:天竺石二、华亭鹤二(乐天罢杭州刺史时得),太湖石四、白莲、折腰菱,青板舫(罢苏州刺史时得),还有好朋友们送来的各种青石大板,再加上有粟千斛、书一车,泊臧荻之习莞、磬、弦歌者指百(罢刑部侍郎时得)…完美!

这个集游赏、居住、精致于一体的宅子白居易很是醉心,榭在水边,亭在岛上,池中立阁,渠边升楼,花间建廊,如诗如画。

尤其是大池塘,池里喂着金鱼,泥里长着白莲,双鹤在岸边静立或游翔,塘边垂立着柳枝,这么美的园子,简直就是植物园和动物园合二为一,谁人见了也不免心驰神往。

白居易也整天绕着池塘转,还频繁的邀请知己好友过来吟诗作赋,喝酒抒怀。

这个池塘热闹非凡,终于招来了萌萌哒小朋友,也可以说是熊孩子。

熊孩子No.1

观游鱼

绕池闲步看鱼游,正值儿童弄钓舟。

一种爱鱼心各异,我来施食尔垂钩。

真挚的热爱都是天长日久的,比如赏花不折花,花开常烂漫,比如观鱼而不去捞鱼,才有鱼戏何田田。

白居易也是如此,碧绿的水,鲜艳的鱼,风清扬,水清幽。鱼儿呀鱼儿你们慢慢游,他绕着池塘,带着饵料撒喂招引,看着鱼群喁喁唼唼,循着鱼儿的行迹看得津津有味。

正沉醉于恬静轻快的鱼之乐,忽然发现在不远的池塘边有几个熊孩子出没,正扶着自制短竿,抛长线,穿上鱼饵,甩下鱼钩要把他心爱的小鱼骗出来玩。

小孩子哪像大人,什么都是好奇新鲜的,他们没有闲情逸致去看鱼戏莲叶间,只想比比谁抓得多,或者谁钓到的漂亮,更或者只是想尝一尝鱼儿的鲜味,总之这群孩子不仅淘气,会找地方玩,胆子还肥得很。

面对熊孩子,白居易并没有怒火中烧,而是感叹同样是喜爱鱼儿,表达方式却大有迥异。

一时冲动只顾占有的喜爱其实是一种伤害,越着急控制失去越快,就像握在手中的一把沙子,你握得越紧,它就流失得越快。所以理智的人更喜欢细水长流。

但是,这群熊孩子哪懂这些。被抓现行后不知道他们是钓你的鱼又能怎么样,追我呀,追来呀,欺负白居易年老力衰的嚣张小无赖呢?还是畏于白居易的官威和年长将所钓之鱼摒弃慌忙逃跑呢?

不管怎样,白居易和他的小鱼儿们都受到了来自熊孩子们的暴击。

熊孩子No.2

池上

小娃撑小艇,偷采白莲回。

不解藏踪迹,浮萍一道开。

这是一个聪明能干但有点胆小的小盆友。

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夏日池中盛开的白莲花,太美太吸引人了。

本来就缺少理智的小娃,大脑又被白莲全部占据,于是划船和采莲动作一气呵成,眼疾手快地偷偷采到可爱的白莲之后,划着小船迅速逃离作案现场。

但是小娃只顾逃跑,不懂得掩盖自己的行迹,绿绿的浮萍被经过的小船划开,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痕迹。

之前抓钓鱼儿童的现行,情绪比较激动,现在一而再的有小朋友过来“偷”东西,只能笑叹,是不是我的园子太好玩了。

对这些小盆友,白居易是很温情的,他或看着他们在自己池塘边叽叽喳喳打发着童年,也偶尔躲藏在一边静静地看着采莲的小朋友,暗自为他们的活泼淘气发笑,被幼稚天真感动。

这些最纯粹简单的友爱和快乐,让人卸下负重,将疲惫洗刷,所以熊孩子们的淘气装饰了白居易的池塘,池塘装饰了孩子们的梦。怎么舍得对他们凶神恶煞板脸呢!

也不怨这些孩子们淘,只能说你这园子修的太引人注目,我要是个小娃,也会控制不住的想去里面看看,嘿,哥们儿,这儿好玩的太多了。

如今的熊孩子们在家圈养,杀伤力更大了。你一个不注意,辛苦做的文件,熬夜搭的模型,冰箱里的零食,用心培的多肉,还有宝贝般的宠物,都会惨遭杀手,面对你的不悦,家长们还会辩解,他只是个孩子啊!

对,他们只是魔鬼一般的熊孩子,给一方白居易家的池塘,说不定也能变身带翅膀的天使熊孩子。

作者:小安,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