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最可怜的一首唐诗,年近六旬的老人再也无法浪漫

我们今天对李白的了解,总觉得那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伟大诗人。他的诗歌当中总是洋溢着一种老子天下第一的感觉,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心态促成了他狂放的诗词风格。

所以我们才能读得到“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我没从他的诗歌当中,很少能够看得到他可怜的一面。即便是那些描绘思妇的诗歌带有几分哀怨,但终究到达不了可怜这个词来形容的程度。但是在李白生命最后的一段时间,他的人生也经历了一番波折,这个当时年近六旬的老人再也浪漫不起来了。

北阙圣人歌太康,南冠君子窜遐荒。

汉酺闻奏钧天乐,愿得风吹到夜郎。

这首唐诗的题目是《流夜郎闻酺不预》,写于公元758年,当时的李白57岁。在古代这个年龄已经算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了。但此时的李白却没有能够获得和一般的老人一样的生活,因为此时的他正在被押送流放夜郎的路上。

这是李白一生当中犯的最大的错误,加入到永王李璘的幕府。李璘和唐肃宗争夺皇位失利,李白也由此受到牵连,被发配夜郎已经算是皇帝开恩了。但是这样一个年近六旬的老人,一个心比天高却命比纸薄的文人,在生命的最后时光遭遇这样的一段经历,也确实够糟心的了。

“北阙圣人歌太康,南冠君子窜遐荒”,后来的事情我们很清楚,李白就是在发配夜郎的路上收到了大赦的赦令,由此也躲过了这一场浩劫。不过写这首古诗的时候,李白只是听说皇帝发了赦令自己还没有被赦免。所以在诗歌当中,他以被郑人俘虏并献到晋国的楚国伶人钟仪来自勉,写自己当前可怜的处境:盛世太平安康,大家都喜气洋洋,但是李白只作为一个罪犯被放逐遥远而荒凉的地方。

相信此时的李白内心也早已经没有了少年时那份稚气,也没有了对于建国立业的渴望。而是希望自己能够不在这流放的路上了此残生就算是幸运的了。

后两句写出了他内心的期待。“汉酺闻奏钧天乐,愿得风吹到夜郎”,听说皇上因为打了胜仗,新立了太子,决定天下大赦,我只是盼望着这赦令的春风能够吹到去夜郎的路上,让我也能感受到来自皇宫里的温暖。

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心比天高,时常有惊人之语的李白说写出的诗句。有那么一种可怜,也有那么一种可悲,让今天的我们读来感觉到非常心疼。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一种可怜的存在,也才让我们认识到李白是一个活生生现实存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