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评论:快递外卖能否进校园?管理不能只图方便

快递和外卖,都是当前解决“最后一百米”的最有效方式,强行阻断这种方式,让人为了这“最后一百米”犯愁,显然会引起无谓的非议。

前不久,一则某高校禁止非合作快递车进校揽件的视频引起热议。因正值毕业季,许多即将离校的学生要将大件行李打包快递回家,但学校只允许有合作关系的快递车进入校园,一定程度上给学生带来不便,从而引起了对学校限制快递的吐槽。

学校之所以禁止非合作快递车进入校园,最硬气的理由是出于安全考虑,同时便于管理。学校是大量人群聚集之处,校园安全自然是重中之重。如果众多快递车毫无约束地在校园内穿行疾驰,的确会带来不小的安全隐患。因此,校方对进入校园的快递车加强管理,应该可以理解。

但是,上述高校的管理却招致学生不满。究其原因,并不是是否应该管理,而是怎样去管理。

只允许有合作关系的快递车进入校园,当然是一种管理方式。其最大优势在于很容易做到“可控”,而其最大的劣势则是很容易导致供给不足,进而出现供需失衡。虽然我不太相信校方有垄断快递资源的意图,但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只允许合作方快递车进入校园,形式上的确是垄断。垄断必定导致供需失衡,因为你根本测算不准究竟需要多少快递车才能满足需求。垄断也必定会因剥夺了消费者的选择权而导致价格失真。个中缘由,实在无需赘言。

上述高校的做法并不是孤例。在其他地方的高校,很多也对快递车、外卖员进入校区进行控制。前不久海南某所高校禁止外卖进校园甚至还上了热搜。可见这种管理方式存在的争议。

校园很大、学生很多。目前高校这种普遍状况,一方面因巨大需求而为快递、外卖提供了市场;另一方面,也为安全带来隐患,为管理提供了必要。这两方面都是客观现实,如果认识不清甚至无视某一方面,必然会对校园秩序造成冲击。快递和外卖,都是当前解决“最后一百米”的最有效方式,强行阻断这种方式,让人为了这“最后一百米”犯愁,显然会引起无谓的非议。

因此,在快递和外卖都已成为人们生活方式的当下,快递和外卖能否进校园以及如何对之进行管理,不是一个简单的小问题。

坦率说,将是否与校方“合作”作为能否进入校园的“进门条”,是以他人的不便为代价,成就了自己的方便。作为传授现代知识的高校,不应该青睐这种极端落伍的管理方式。

保证安全和秩序其实也有很多可选项,规定校园内的车速乃至路线,在尽量方便学生的地方设立快递外卖驿站,都是可以考虑的办法。如果引入更具科技含量的管理手段则更好,比如,精确定位进入校园的快递车、快递员与外卖,目前都已不是什么技术难题。有外卖公司已经开发成功“小区卫士”这样的小程序,保安只要用微信扫一扫配送员的二维码,就可很便捷地予以跟踪。诸如这样的做法,无疑能减少很多无谓的矛盾和内耗。

快递车和外卖能否进校园以及怎样进校园的争议,凸显的其实是管理和压制的分野。

撰文/徐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