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年出土于西安的绝美金银器,管窥大唐之奢华

一说起唐朝,眼前一定会展开一幅金光璀璨、珠光宝气的盛世画卷。1970年出土于西安何家村的一批窖藏金银器,像一位位历史的亲历者,用它们“刻骨铭心”的纹饰,默默向我们讲诉着一千多年前纸醉金迷的贵族生活……

鎏金飞廉纹六曲银盘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璀璨的器具

何家村窖藏中最为精彩和引人注目的,当属那些洋溢着盛唐之风的杯盘碟碗。在今天看来,它们作为饮食器皿未免显得过于华贵,但对于唐人而言,它们则闪烁着延年益寿的光芒。一千多前深宅大院里的长安权贵迷信着“金银为食器可得不死”的古老训条,将金银肆无忌惮地铺洒在一日三餐的饭桌上。尽管唐代律法有着“一品已下,食器不得用纯金、纯玉”“六品已下,不得用浑银”的规定,但这并不是一条被严格执行的法律。

鸳鸯莲瓣纹金碗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鎏金双狐纹双桃形银盘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鎏金飞狮纹银盒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艺术品的产生离不开量的累积。在“金银为食器可得不死”的世风之下,上层贵族对于金银器皿的需求量极大,宫廷中有“金银作坊院”,民间又有私人金银作坊,宫廷与民间的能工巧匠合力将金银的艺术推向了巅峰。

素面“大粒光明砂”银盒 陕西历史博物馆

贵族的游戏

酒足饭饱后,是贵族们的游戏时间。从这些餐具上,我们透过那些精美的纹饰也可以看到一千年多年前的他们有着怎样的消遣。至于闺阁中的女子,闲暇无聊时,也会玩一种叫做“掷金钱”的游戏。这种游戏源自宫中,是唐玄宗的后宫三千粉黛为了消磨时光,排遣孤独而发明出来的。

狩猎纹高足银杯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鎏金舞马衔杯纹银壶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开元通宝”金币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贵族的名媛

我们经常在陶俑或者壁画中看到唐代仕女梳着高高的发髻,这是她们用于展示身份与地位的舞台。在这个舞台上,各种各样的发饰粉墨登场,其中最夺人眼目的,无疑是那些闪烁着璀璨光芒的金银发饰。

金梳背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金钏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葡萄花鸟纹银香囊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鎏金凤鸟纹六曲银盘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鎏金双狮纹银碗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本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