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版“余则成”:一生潜伏只为党

1947年,刘邓大军在黄河北岸发起鲁西南战役,蒋介石的整编第六十六师被围。随后蒋介石命令王仲廉的部队去增援。当时在王仲廉手下潜伏的索良民用换新钱的借口,把王仲廉增援的时间往后拖了一天,就是这一天,为刘邓大军全歼第六十六师创造了良好条件,此战一举突破了国民党军队自以为可以抵挡40万大军的“黄河防线”,拉开了人民解放军战略进攻的序幕。

在电视剧《潜伏》中,地下党员余则成冒死潜伏、坚贞不渝的形象深入人心。在那个血雨腥风的年代,有很多像余则成一样的革命者,战斗在我党的隐蔽战线上,索良民老人就是其中的一员。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他隐姓埋名,为我党我军情报工作做出了很多贡献。新中国成立后,索良民一直生活在河南老家,他晚年的唯一愿望就是能够恢复党员身份。

在河南郑州的爱馨养老公寓,99岁高龄的索良民老人在这里生活多年,到今年10月份,老人家就满100岁了,老人的生活简朴、平静,很少有人知道,这位近百岁的老人被称为现实版的“余则成”。

1.投笔从戎:日本人都打到家门口了,我们还能等着吗?

1920年,索良民出生在宜阳县一个农民家庭。1938年,索良民在身为中共地下党的叔叔索元理的带领下,参加了国共两党合办的“赵保抗日民运干训班”。毕业时, 18岁的索良民,毅然弃笔从戎。

抗战老兵 索良民:当时我在训练班的时候,中国老一代都教我们国家兴亡,匹夫有责。那时候开封已经沦陷了,打到河南了,到我们家门口了,我们还能等着吗?

索良民被补充到国民革命军第十三军,后来又辗转到八十五军。1944年,日寇发动豫中会战,索良民在突围时被俘,历经九死一生被营救脱险,并回到家乡赵保的伊洛特区革命根据地,参加抗日活动。

2.冒死潜伏 掩护地下同志 传递重要情报

1945年,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索良民以铁工厂工人的身份开始“潜伏”。做地下军事情报的张兆芳找到索良民,让他传送重要情报,为地下同志打掩护。

1947年6月30日,刘邓大军在黄河北岸发起鲁西南战役,战斗开始不久,蒋介石的整编第六十六师被围,7月19日,蒋介石命令王仲廉的第四兵团向羊山集增援。当时索良民潜伏的新乡铁工厂,就是王仲廉的产业,作为厂里的会计,他常去王仲廉家汇报厂子的盈利情况,在其家中听到了这个消息。

在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鲁西南战役:解放战争战略进攻的序幕》这本书里,记录了这样一个细节:王仲廉部“观望不前”、“龟步”增援。

索良民用换新钱的办法,把王仲廉增援的时间往后拖了一天,就是这一天,为刘邓大军全歼第六十六师创造了良好条件,此战一举突破了国民党军队自以为可以抵挡40万大军的“黄河防线”,拉开了人民解放军战略进攻的序幕。

3.隐姓埋名 秘密入党 在麦地里完成入党仪式

1948年,一直与索良民单线联系的中共地下党员张兆芳,介绍索良民加入中共情报所,索良民化名“石嵘”。作为“中共特别党员”,索良民的入党仪式在一片麦地进行。

“石嵘”

中共地下党员张兆芳

因为营救豫西军区派来郑州购买无线电器材被捕的人员,索良民引起了敌特的注意。为了他的安全,上级组织决定让索良民转移到江南。作为一名“特别党员”,是不允许主动联系组织的,只能等待组织联系自己。直到1949年,索良民才返回郑州,继续在河南军区情报处继续从事地下情报工作,为解放郑州做出了重大贡献。

4.不想一直“特别”下去 唯一愿望是盖上党旗走

新中国成立后,因为种种原因,索良民的身份一直没能从“特别党员”转为“共产党员”,这成了索良民的一直放不下的心结。退休后,索良民住进了爱馨养老公寓,直到2013年,进行党员信息采集工作的时候,索良民找到了养老公寓的党委书记马建勋。

交谈中,尘封已久的记忆一一被揭开,索老也把自己的心愿告诉了马建勋。

5.六十六年 人证已经不在 谁来帮索老完成心愿?

马建勋意识到,作为一个民营企业中最基层的党组织,想要满足老人的心愿并不容易。

为了帮助老人,马建勋决定从搜集证据和材料开始。他了解到,早在上世纪50年代,张兆芳和李少棠就曾为索良民做过证明,但60多年过去了,这两位同志已经相继离世。

人证没有了,马建勋把重点放在了证据的搜集上,他跑遍了郑州市的相关单位,把能证明索良民身份的材料全部找了出来。

在这些证据里,有一个最重要的证据,一张1950年的《河南日报》,报纸上刊登了一则寻人启事,寻找我党地下工作人员——石嵘。

经过一年的努力,马建勋把搜集来的证据递交给上级党组织。2014年4月,他拿到了上级党组织的批复,终于帮助索老实现了66年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