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拯救科陆电子 八卦与整改还并非最棘手的问题

科陆电子(002121.SZ)近来为资本市场提供的话题不少。

董事长饶陆华跨国“重婚”被骗财产的八卦热度稍有降温,6月24日,公司又接到深圳证监局下发的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因多个事项信息披露存在疏漏,以及商誉减值、财务核算不审慎、募集资金管理与使用不规范等问题,科陆电子被要求30日内提交书面整改报告。

八卦与整改还并非最棘手的问题。

作为一家每年享受政府补贴及税收优惠的高新技术企业,科陆电子目前仍面临较大的业绩及资金压力。年报显示,科陆电子2018年业绩出现大幅亏损,归母净利润为﹣12.2亿元,同比暴跌411.18%;扣非归母净利润为﹣12.41亿元,同比大降919.96%。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公司资产负债率达到68.22%,流动性资产58.49亿元,流动性负债64.89亿元,流动性紧张凸显。

2018年8月以来,科陆电子陆续获深圳市远致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深圳致远投资”)增持,截至6月19日,深圳市远致投资已成为科陆电子第一大股东,深圳市国资委为实控人。然而,以科陆电子目前的境况来看,新入主的控股股东纾困压力不小。

董事长私德存疑 公司治理混乱

6月20日,科陆电子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中,对公司董事长饶陆华涉嫌卷入跨国重婚案一事做出了回应。公告称,饶陆华与李佩佩相关事项是李佩佩团伙设计的骗局,饶陆华已于2017年初向深圳市公安机关报案,其被骗取的相关资产已被加拿大法院冻结,后续将积极采取法律手段追回。

据悉,2016年4月9日,饶陆华在国内婚姻关系尚存的情况下,与李佩佩在拉斯维加斯举行婚礼,但这段婚姻被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最高法院于2018年1月30日判定无效,不发生法律效力。科陆电子表示,该案件事项纯属公司董事长饶陆华个人事项,与公司没有任何直接关系,不会对公司产生影响。

董事长“重婚”话题热度稍有消停,科陆电子又迎来新的关注。6月24日,科陆电子接到深圳证监局下发的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直指公司信息披露及商誉减值、财务核算、募集资金管理与使用等方面存在问题。

深圳证监局的监管措施显示,科陆电子在信息披露方面屡次违规,如2015年9月收购百年金海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百年金海”)100%股权等及深圳芯珑电子技术有限公司100%股权等两起重大并购事宜,在签署合作意向后均未对外披露,直到正式协议签署才公开。

除此之外,2016年9月公司曾中标国外项目涉及金额1.35亿元,在2018年11月对方就已发来项目合同终止函,但直到2019年1月4日科陆电子才对外披露。

此外,科陆电子财务核算问题也频现。包括,对其并购的子公司百年金海,2016年、2017年连续两年业绩未达标,差额分别为333.68万元、4233.53万元,且百年金海2018 年第一季度业绩继续呈现下滑趋势,商誉减值迹象已非常明显,但科陆电子并未进行计提,导致2017年年报出现会计差错。

在2018年三季报中,科陆电子管理层已知悉子公司百年金海业绩下滑,管理团队发生重大变更,经营难以持续等情况,却未对前述因素进行充分考虑,导致业绩核算出现偏差。

深圳证监局还在检查中发现,截至2019年2月,百年金海存在对外担保12笔,其中8笔发生在收购百年金海后,但科陆电子均未对外披露。且百年金海与其原实际控制人陈长宝、供应商河南宝龙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等存在频繁资金往来,截至目前仍有大额往来款未收回,反映出科陆电子对百年金海的管控存在重大缺陷。

募集资金管理方面,2017年7月至2018年5月,科陆电子陆续设立了募集资金专户用于存储2017年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的资金,但专户的设立未经董事会审批,且公司募集资金管理办法未包含责任追究的内部控制制度,

针对上述行为,深圳证监局认定饶陆华作为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聂志勇作为公司财务总监、时任董事,对上述相关问题负有主要责任,分别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如此看来,董事长“重婚”一事不至于对公司股权产生变化,但其个人生活作风上及私德有瑕疵,公司的运营和管理未必不受影响。

业绩颓势难掩 暴跌九成

事实上,在饶陆华与李佩佩产生感情纠葛的2016年,科陆电子主营业绩就已开始下滑。

财报数据显示,2016年科陆电子实现归母净利润2.72亿元,同比增长38.53%,但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当年扣非净利润仅为6647.96万元,同比下跌47.26%。2017年,公司归母净利润为4.59亿元,同比增长68.75%,而扣非净利润一项已出现亏损,为-5503.7万元,同比大跌182.79%。

然而,在上述两年年报中,科陆电子并没有特别提及扣非净利润表现不佳的情况及原因,而是强调了看似亮眼的归母净利润指标。

直至2018年,科陆电子业绩大幅亏损已是不争的事实,归母净利润为﹣12.2亿元,同比暴跌411.18%;扣非净利润为﹣12.41亿元,同比大降919.96%。

对于巨额亏损,科陆电子解释了三个方面的原因。一是,2018年外部融资环境偏紧、金融市场资金成本大幅上升;二是,受行业环境及产品结构调整等因素影响,公司资金周转困难,对市场的产品交付产生不利影响;三是,对子公司资产减值准备及资产处置损失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一定影响,使得公司报告期内经营业绩未达预期。

具体来看,2018年科陆电子共计提了约8.65亿元的资产减值准备,占当期归母净利润的70%以上。毛利率方面,占公司营收或利润 10%以上的产品毛利率均有所下降,其中智能电网下降3.69%,智慧城市下降39.06%,金融业务下降2.09%,其他业务下降2.01%。

占营收或利润10%以上的产品情况 图源:巨潮资讯

此外,报告期内公司财务费用为4.42亿元,同比大增35.81%,原因为报告期外部融资环境偏紧,公司银行授信业务减少,资金成本上升。

截至今年一季度,科陆电子续亏256.11万元,扣非净利润亏损高达1.64亿元。

募投缓慢 流动资金捉襟见肘

业绩暴跌之下,更有流动性危机。一个显而易见的迹象是,为缓解流动性紧张,科陆电子曾多次动用募投资金补充流动性资金。

2018 年5月9日,科陆电子第六届董事会第四十二次(临时)会议审议通过了终止实施“110MW 地面光伏发电项目”项目,并将剩余3.32亿元募集资金永久补充流动资金的议案,称该决议是为进一步实现战略聚焦、突出主业,并已充分考虑了光伏电站项目建设所在地的政策、配套并网条件、电量消纳情况。

据了解,科陆电子对上述项目的非公开募资已于2017年3月实施完毕,实际募集资金净额18.04亿元,资金投向为智慧能源储能、微网、主动配电网产业化项目,新能源汽车及充电网络建设运营项目,智慧能源系统平台项目,以及110MW地面光伏发电项目。

2017年非公开发行股票募投项目 图源:巨潮资讯

截至2019年5月31日,除已终止的110MW 地面光伏发电项目外,剩余三个募投项目中进度分别为64.69%、28.91%和8.01%。依照现有进度,在项目投产期限仅剩半年的情况下,新能源汽车及充电网络建设运营和智慧能源系统平台两个项目能够如期竣工的概率不大。

截至2019年5月31日募投项目进度 图源:巨潮资讯

而在上述募集资金被用补充流动性资金之前,经科陆电子第六届董事会第四十二次(临时)会议还审议,公司将使用不超过人民币6亿元的闲置募集资金暂时补充流动资金,用于公司与主营业务相关的生产经营等。但这笔资金额度此后被两次调整,在2018年底,最终增加至不超过10.7亿元。

即便如此,科陆电子的流动性危机还是没有得到有效缓解。今年一季度末,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仍高达68.22%,且流动债务已高达64.89亿元,远超流动资产58.49亿元,而现有货币资金已从13.24亿元锐减至8.06亿元。

科陆电子的春天还有多远

从现状来看,科陆电子的处境如履薄冰。正如饶陆华在致股东信中所言,公司在2018年经历了最冷冽的冬天,银行抽贷、融资难、融资贵、企业资金链紧张、利润下滑。但是,他也坚信,没有一个冬天不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

不过,春天的来临要以饶陆华让出控股股东地位为代价。

早在2018年8月,为化解股权质押风险,饶陆华就已向深圳远致投资转让1.52亿股份,总股本占比约10.78%。深圳远致投资是深圳国资委旗下的一大国有资本运作平台。

2019年3月25日,科陆电子发布重大事项停牌公告称,饶陆华正与深圳远致投资洽谈继续转让股份事宜,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深圳远致投资的持股比例将达25%左右,深圳市国资委将成为公司实控人,届时饶陆华将退居二股东。

6月19日,深圳远致投资已通过深交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增持科陆电子股份101.29万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0.07%。增持完成后,深圳远致投资持有公司股份24.26%。至此,远致投资持股超过饶陆华83股,科陆电子大股东之位正式易主。

鉴于科陆电子当下的境遇,此番转让股权迎接深圳致远投资纾困,不失为一个扭转颓势的好方法。

但在深圳远致投资入主之前,科陆电子也进行了一系列自救行动,最典型的就是逐步剥离光伏电站等资产,加速资产变现及资金回笼。但由于市场整体环境不乐观,科陆电子在处理资产过程中也产生了不少损失,从而拖累了2018年业绩。

因而,针对科陆电子现存的流动性危机以及业绩颓势,以及客观存在的市场环境问题,深圳远致投资扶起科陆电子的压力或许并不小。

END

主要参考资料:

1、深圳市科陆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2019年4月;

2、深圳市科陆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2019年4月;

3、深圳市科陆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年度报告,2018年3月;

4、深圳市科陆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年度报告,2017年4月;

5、深圳市科陆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深圳监管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的公告,2019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