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昭辞别,融创“太子”接手乐创文娱

随着张昭的离开,孙喆一需要挑起文旅+影视发展的重担。

综合编辑 | 武昭含

头图摄影 | 史小兵

历时八年,张昭与乐视影业的故事终于划上了休止符。

6月24日午间,乐视影业(现更名为“乐创文娱”)官方公众号宣布,乐创文娱董事长、CEO张昭因个人原因辞职。据《证券日报》报道,融创文化集团总裁、孙宏斌长子孙喆一接任乐创文娱CEO一职,而张昭下一步将履新复星集团。

从乐视影业到新乐视文娱,再到乐创文娱,张昭这八年带领乐创文娱先后与张艺谋、徐克、李仁港、郭敬明等多位知名导演签约,成功用大数据打造的《小时代》系列电影,创造了多个票房神话,也让乐视影业一度成为影坛红人,成为中国五大民营影视企业之一。

截至2019年6月24日,根据第三方票务平台,乐创文娱从2011年成立以来先后通过旗下公司参与的影片有66部,合计票房高达130.08亿元。

然而,人生如戏,在高光时刻之后,张昭随后也经历了因乐视风波导致影业板块断崖式下滑的至暗时刻。贾跃亭黯然离场,孙宏斌接手,曾经爆红的乐视系早已经换了新人,旧人相继离去,如今,张昭也选择了离场。

放手

2011年,张昭在乐视昔日掌门人贾跃亭的邀请下一手创办了乐创文娱,并出任CEO。彼时,中国电影刚刚跨越百亿元门槛。张昭说,他看好互联网,而做互联网影视,乐视是很好的选择。

提及张昭,业内评价最多的是勤奋、努力,几乎每天都有开不完的会,一些会议贯穿6个多小时,一些会议持续至凌晨1点多。即使在贾跃亭控制的原乐视系早已经更换了主人之后,张昭依旧不改敬业。

2018年,《中国企业家》采访张昭时,已是深夜十点,但当时他的状态不错,彼时新乐视文娱刚更名为“乐创文娱”,在获得了融创中国及其他股东10亿增资后,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变成了融创中国。原属于乐视控股的股权将以转让、拍卖等方式逐步处理——这标志着张昭带着整个公司,正式与原乐视剥离。

剥离乐视,是一个艰难的过程。

2017年9月27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公司名称拟变更为新乐视;乐视影业将更名为“新乐视文娱”,当时张昭将改名形容为换个马甲,乐视跨界的精神、前瞻的布局依然需要继承。“我们的根子既要继承,又要涅槃。”

此后,乐创文娱又花了一年时间从原乐视体系剥离出来。“与乐视控股的切割并不容易,但它确实没有能力再陪乐视影业走下去了。”如我们所见,新乐视文娱改名为“乐创文娱”,逐步告别乐视。张昭用“很辛苦、很难受”来形容这个过程,但他又表示当经济、当企业发生大问题的时候,生存能力非常重要。

趟过了至暗时刻的张昭,未见轻松,他直言压力越来越大。改名后的乐创文娱,有了融创的支持,要做的不仅仅是电影产业,而是文化娱乐产业。盘子变大了,要思考和布局的自然也就多了。

2018年12月份,融创文化成立,覆盖乐创文娱和东方影都融创影视产业园,与融创地产、融创物业和融创文旅并列为融创中国四大战略板块,对于想将电影IP化的张昭来说,无疑迎来了职业生涯前所未有的机遇。

2019年春节期间,乐创文娱的《熊出没·原始时代》热映,11天实现票房6.06亿元,创下了“熊出没”系列最高票房纪录,也创下国产动画电影单日票房纪录。据不完全统计,乐创文娱目前拥有的影视IP包括《刺局》《推理笔记》《生死语者·秦明》《爵迹》《奇门遁甲》《神雕侠侣》等。

看似一切都走上了正轨,未曾想张昭将在此时选择放手。

张昭的离开给人以猝不及防的感觉:微博名还未来得及修改,依旧是“乐创张昭”,简介也还停留在“乐视影业CEO”这寥寥几个字。甚至一周前的6月19日,他还在微博为电影乐创文娱制作和出品的电影《秦明·生死语者》宣传。

有业内人士在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表示,2018年是乐创文娱关键的一年,也是张昭创立这家公司的第7个年头,他坚持带着公司渡过难关,也算是一次涅槃。“就像培养一个孩子一样,你陪着他长大成熟,总有一天应该学会放手。”

新人接棒

张昭放手的同时,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长子孙喆一接手了。这位在外就业磨练2年后的“继承者”,在经历了融创集团5年的“轮岗”后,一路晋升为集团副总裁。

融创中国公告显示,孙喆一现年29岁,担任融创集团执行董事、副总裁兼文化集团总裁。2011年,孙喆一毕业于波士顿学院;2014年正式加入融创,曾在集团总部及不同区域公司担任与资本市场、土地获取及项目运营相关的不同职务。

2019年2月份,孙喆一出任融创文化集团总裁一职。4月份,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乐融致新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主要人员信息发生变更,孙喆一成为乐融致新董事,原董事张昭从名单中退出。

多重要职加身的孙喆一,被外界视为融创的“太子”,未来集团的接班人,对于并购而来的文化集团,或许,孙宏斌把它给孙喆一当作了“练兵场”。

融创“吞下”乐视资产的这三年来,原乐视系不少高层纷纷离职,张昭是为数不多留下来的一个。在外界看来,影视行业摸爬滚打走过来的张昭,跟业务管理初出茅庐的孙喆一,可以在融创的文化集团形成较好的互补。

“中国电影第一阶段靠电影院,第二阶段靠跨界互联网,第三阶段开始有文旅。” 张昭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曾表示,电影已经迎来了与文旅结合产生价值的阶段。

2018年5月,乐创文娱与融创共同成立了合资公司乐创文景,主营业务为文化旅游项目规划、设计、运营管理等,希望借助第一大股东融创在文旅上的优势,追求浸入感,家庭消费占比较大的实景娱乐或成为乐创文娱从电影转型IP运营商的突破口。

乐创文娱已经与融创华北签约的两个文旅项目,分别位于河北遵化清东陵和辽宁大连,IP来自于其两部系列电影,《东陵兽》和《那一场呼啸而过的青春》。

除了让电影与文旅项目结合,延长生命外,张昭还为乐创文娱制定了一套以IP品牌化、系列化为核心的“蝴蝶矩阵”成长计划。

然而,蝴蝶矩阵版图还未画完,张昭就已告别乐创文娱。“如果模式是健康的,甚至都可以没有我张昭,公司CEO也没那么重要。”张昭曾对媒体表示。

随着张昭的离开,孙喆一需要挑起文旅+影视发展的重担。离开张昭的乐创文娱,是否会按照既定路线图继续化蝶,备受关注。

参考资料:

《张昭谈剥离乐视:很辛苦、很难受、很重要》,中国企业家

《那个靠〈小时代〉崛起的电影公司还有救吗?》,中国企业家

《乐创文娱董事长张昭离职,别融创入复星再起航》证券日报

《“融二代”孙喆一执掌乐创文娱,原董事长张昭转投复星门下》,时代周报

《乐创文娱CEO张昭离职,曾率公司创造130亿电影票房》,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