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列入实体名单后,中科曙光首度发声

6月26日,被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以“违反美国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利益”为由列入“实体名单”的曙光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科曙光”),终于打破了连日来的沉默,首度就此事发表公开声明。

在这份《曙光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关于被列入实体清单事项的声明》中,曙光公司对公司及其子公司被列入“实体名单”表示“感到震惊并深表遗憾”,并“希望通过对话增进了解,以降低事件造成的影响”。

4天前(6月22日),美媒《纽约时报》率先披露,特朗普政府正式将五个中国实体列入美国所谓的“实体清单”,这五个机构和企业包括了中科曙光、海光公司、成都海光集成电路设计有限公司,成都海光微电子技术有限公司和无锡江南计算技术研究所。其中,三家“海光系”均为中科曙光子公司。

被列入名单意味着这些企业除非能获得美国豁免,否则无法获得美国技术和芯片组件。美国此举意在限制中国企业获得美国技术的能力。

巧合的是,中科曙光及其子公司被列入BIS“实体名单”的时间是在国际超算大会(ISC19)刚刚结束之际。在这次大会上公布的新一期全球超算TOP500 名单中,前50位中中国仅有一台由商业公司部署的超算系统(其余由国防科技大学和无锡超算等部署)。该系统正是由曙光公司研制,位列第43位。

下为声明全文:

曙光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

关于被列入实体清单事项的声明

曙光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科曙光”或“公司”)是中国科学院下属、注册在中国天津市的高技术企业,主要从事高性能计算机、服务器、存储产品开发及软件、云计算、大数据服务业务。2014年在公司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股票简称:中科曙光,股票代码:603019)。

2019年6月24日,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以“违反美国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利益”为由,在未与公司核实情况也未事先告知的情况下,将中科曙光、海光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成都海光集成电路有限公司、成都海光微电子技术有限公司等5个实体添加到美国《出口管制条例》实体清单中。这意味着我们使用含有美国技术的元器件、软件和服务受到限制,与美国合作伙伴间的正常商业合同执行及供应链协作受到严重干扰,对此我们感到震惊并深表遗憾。

中科曙光致力于计算技术的研发与创新,并基于此为全球客户提供优质的产品和服务。一直以来,我们严格遵守法律法规,诚实履行与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合作伙伴达成的商业合同,展开了卓有成效的合作,与很多全球合作伙伴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实现了共同发展。

进入美国出口管制实体清单,影响了公司的日常运营,也影响了我们与全球合作伙伴的正常合作。我们认为,美国有关机构对中科曙光及相关企业业务情况的理解存在着较大偏差,所做出的决定缺乏事实依据也不符合各方利益。我们将积极与相关机构沟通,希望通过对话增进了解,以降低事件造成的影响。

在产业全球化的今天,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基本共识,我们愿意积极参与全球化进程,与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合作伙伴开展诚实、开放、互信的合作,共同面对机遇与挑战,共谋人类福祉。

曙光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

2019年6月26日

多读点

曙光是谁?

回望1990年的春天,在国家“863”计划的支持下,一个代号为“曙光”的研究小组在中科院计算所悄然成立。这个由李国杰领衔、技术成员不足十几位的研究小组,就是中科曙光的最早雏形。

对当时的中国来说,高性能计算机(HPC)完全依赖进口,且必须在外国人的全程监控下才能使用。不堪忍受“玻璃房子的耻辱”,发展中国独立自主的高性能计算,成为中国计算机工作者们的夙愿。

3年后,“曙光”小组成功研制出中国第一台高性能计算机“曙光一号”,中国高性能计算实现了从无到有的突破,缩短了我国在并行处理技术上与国际的差距。

随后,曙光搬离了计算所,在中关村水磨西街安静的四合院里,专注于高性能计算机和服务器的研发。此时的中国高性能计算,进入了蓬勃发展期。

随着“曙光4000落户上海超级计算中心”、“千台曙光高性能计算机成功下线”等一系列标志性事件的发生,“863”科研成果产业化进程上,人们看到一个又一个令人瞩目的成绩。

建立现代化的流水线、大型实验室,围绕制造和产品化做大量的工程设计及定型,实现由传统组装向现代化工厂的转型,是曙光发展的迫切需求。2005年,中科曙光天津产业基地落成,曙光二次搬迁。

如今,在全世界的超级计算领域,以曙光为代表的中国自主高性能计算服务验证了“中国速度”。在2011年全球超级计算机500强的排名中,中国进入榜单的超级计算机总数仅次于美国,名列亚军。曙光“星云”摘得亚军,创造了中国的最好成绩。

从十万亿次、百万亿次再到运转速度每秒达到千万亿次的曙光“星云”,人们在问,曙光更高速的计算机何时会推出?

曙光的回答却是,高性能计算不能再仅仅爬速度的台阶,只有提升研发能力、产品设计能力,实现从制造优质产品向设计优质产品的转型,才能更好地参与国际竞争。

而如何研制用户认可的产品、推动市场的应用,正是摆在中国高性能计算面前的最大难题。

“以往造出的超级计算机,实际上是以国家的科研战略或者科研项目为拉动力,我们现在更愿意培育的是以用户需求为推手的产业环境。”如何促进高性能计算机和应用的结合,是曙光面临的最重要的任务。

走出北京四合院的中科曙光,正在与国际巨头同台共舞。中科曙光的新家,将与IBM和Oracle两位行业巨头为邻,两者都是向全球领先的综合服务供应商成功转型的代表。

站在“高速路”十字路口的中国高性能计算也正面临着新的蜕变。而唯有蜕变,才能甩掉包袱,实现更新的发展。

中国超算的发展也面临着新的挑战:通过超算厂商、应用科学家、运维工程师等的协同攻关,中国超算正致力于实现从超算(Super Computer)到超算技术能力(Super Computing)的跃迁。

作为超算厂商,曙光努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只有把高性能计算机的每一个环节都做好——搭好硬件、做好软件、做好管理和运维,才能有最好的超算。中科曙光高性能计算产品事业部首席科学家吉青说,这也是中科曙光发展超算的理念,行稳方能致远。

以国内市场为根据地培育高端产业

去年4月,美国商务部对中兴通讯的一纸禁售令几乎置中兴于死地。当时笔者向李国杰院士约稿,李老师表达了“对发展核心技术的长期性和艰巨性要有清醒的认识”的观点,并希望各界同仁要对“支持我国信息产业从中低端走向高端要有足够的耐心、恒心和信心”。

一年多后,曙光成为被禁的对象。结合曙光公司今天被列入黑名单的处境,再读这篇文章,别有一番滋味。

最近,美国商务部对中兴通讯的一纸禁售令几乎置中兴于死地。这背后的原因不言而喻:中国在很多关键部件和核心技术上依然受制于人,中兴通讯在美国以外的其他地方还难以找到替代者。

美国打芯片禁运这张牌绝不是针对中兴通讯一家公司,将来有可能扩大禁运范围,华为目前正在接受美国司法部的调查就是明证。这对我国影响很大。目前,尽管国内已经可以生产一些芯片,包括以龙芯和海光为代表的通用CPU,但去年我国芯片进口总额仍超过2600亿美元。

高端芯片的设计与制造水平能代表一国的整体科技水平。坦白说,国产芯片的制造水平与国外有两代以上差距,而且近几年差距并没有缩小。

存在差距并不可怕,最大的问题是,我们还没有掌握缩小差距的主动权。如果我们掌握主动权,经过多年努力能将差距缩小至1代甚至追平,那么抹平差距只是个时间问题。但遗憾的是,这个主动权还不在我们手中。

其原因不是哪个芯片企业不努力,而是因为集成电路是信息领域最基础的产业,芯片的实力差距不是某一两项技术的差距,从芯片加工设备、仿真软件到配套的各种IP(知识产权)等都需要经过长期累积,才能有所进步。不是说只要国家愿意投钱,砸几百亿元就能立刻看到效果。

此外,目前我国芯片和软件厂商最需要支持的不是研发项目,而是试用和完善。我们做龙芯CPU的体会是,最困难的并不是技不如人,而是做出产品很难找到机会试用。核心技术和关键产品都是在应用中不断试用迭代出来的,不用永远是个未知数——芯片和操作系统都是如此,微软的操作系统也是通过根据用户反馈打“补丁”才完善的。

因此,我国应对国内研发生产的核心产品有优先采购的扶植政策。经常听到集成商和应用部门说:“国产芯片什么时候做得跟国外一样好了,我就用你。”采取这种态度绝对支持不了国内集成电路产业发展。

长期以来,我国的科研和产业化进入了这样的恶性循环:国外垄断或禁运—我国研制出替代产品—国外降价打压—我国放弃支持—维持或扩大差距。往往是国外对我们控制严一点,我们就重视自主研发;一旦国外放松一点,我们也就松懈下来,缺乏战略眼光和战略定力。

对于关键芯片等核心技术的支持,国家要有战略定力,要保持长期稳定支持,政策上不能左右摇摆。高端芯片、大型软件、航空发动机、精密仪器都是十分复杂的系统,需要长期积累经验,一代一代改进。新产品开始试用时,一定是问题越试越多。暴露问题是件好事,不要看到问题多就打退堂鼓,或者草率改变技术路线。要相信经过努力之后,问题一定会越来越少。

同时,我们可能要从更高的角度认识给自主产品试用机会和初始市场这件事。放眼当今世界,几乎所有的发达国家都是进口中低端产品,出口中高端产品。纵观世界历史,后发国家从产品低端走向产品高端,几乎没有一个国家不是先利用国内市场保护培育自主产品的。德国和美国赶超英国、日本的明治维新都采用了关税保护政策。

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现已成为推动全球化旗手的形势下,我们不能重复历史上靠关税保护民族产业的老办法,但完全靠企业在全球的所谓“公平竞争”,完全靠市场这一只手,不可能实现后发国家从产业低端走向高端。必须靠政府这只手在国内开辟一块市场做根据地,培育和发展决定国家命运的关键产业。

当然,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局面不大可能马上改观。大家对发展核心技术的长期性和艰巨性要有清醒的认识,同时对支持我国信息产业从中低端走向高端要有足够的耐心、恒心和信心。

若能借中兴被禁运一事,进一步坚定国家以国内市场为根据地培育高端产业的决心,那么坏事一定会变成好事,必将大大加速我国通过自主创新实现安全可控成为科技强国的进程。

来源:本来科技

编辑:岳靓

审核:管晶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