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乾盛世被称为“番薯盛世”?并没有那么夸张

所谓康乾盛世,即康雍乾盛世,历经康熙、雍正、乾隆三朝,持续时间长达134年,是中国古代最后一个盛世。

康乾盛世又被称为“番薯盛世”,这是怎么回事呢?

许多人认为,康乾盛世最主要的表现形式是人口剧烈增长。明朝时期,全国人口在1.3亿人至1.5亿人之间。到了康乾盛世的1790年,全国人口数量前所未有地突破了3亿大关,几乎是全世界总人口的三分之一。要养活如此巨大的人口数量,单单依靠小麦、大米、小米等传统农作物,是无法完成的任务。幸好,中国从南美洲引进了番薯、马铃薯和玉米,并积极推广,最终,使得全国粮食产量达到了2040亿斤,能够养活3亿人口。

番薯、马铃薯和玉米真的在康乾盛世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吗?真实情况,可能并没有那么夸张。

的确,番薯、马铃薯和玉米的原产地是南美洲。15世纪初,随着荷兰、西班牙、葡萄牙等国开启了“地理大发现”,番薯、马铃薯和玉米从南美洲传到了欧洲。明朝后期,番薯、马铃薯和玉米从欧洲传到中国。由于这三种农作物产量高、对环境适应性较强,迅速在全国范围内得到推广,成为北方旱地与南方山区重点依赖的粮食作物,为推动经济社会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然而,就算从明朝后期算起,到康乾盛世时,番薯、马铃薯和玉米在中国推广的时间也只有100多年,并没有在农作物中占据统治地位,甚至只占据了很小的一部分。

根据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历史地理中心教授韩茂莉向澎湃新闻记者提供的一组数据显示,到20世纪30年代,玉米在安徽、察哈尔、福建、广东、贵州、河南、江苏、江西、宁夏、热河、山东、绥远、云南、浙江14省份占地比例很低,几乎视作零,甘肃占地6.5%、广西17.2%、河北15%、黑龙江5.3%、湖北10.7%、湖南3.9%、吉林5.4%、辽宁12.6%、山西5.4%、陕西11.3%、四川13.2%、新疆19.2%,全国仅7个省玉米占地面积在农田总量中超过10%,但也没超过20%。

番薯的情况大同小异,察哈尔、宁夏、青海、甘肃、山西5省份占地面积近于零,其他山西、河北、山东、河南、安徽、贵州、云南7省份占地为1%,江苏、湖北、浙江3省份占地2%,江西、广东2省份占地3%,湖南占地5%,福建、广西2省份占地6%。

马铃薯也是一样,在黑龙江、热河、宁夏、陕西、山东、湖南、浙江、四川、云南10个省份,马铃薯占地不足1%,吉林、绥远、甘肃、广东4个省份占地1%,山西、广西2省份占地2%,察哈尔占地6%,其余未提及的省份,马铃薯占地比例几乎为零。

由此说明,番薯、马铃薯和玉米进入中国后,对促进农业发展,提高人口数量方面发挥了一定作用,但并没有达到绝对优势。我们不能将康乾盛世归功于番薯、马铃薯和玉米等来自南美洲的农作物,甚至夸张地说成“番薯盛世”。

事实上,康乾盛世的出现,还得归功于小麦、大米、小米等传统农作物产量的增加,以及在荒地的大量开垦、耕地面积的扩大。

【参考资料:《番薯造就盛世,盛世开发番薯》《美洲来的玉米番薯创造了康乾盛世?》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