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青海省为国捐躯的第一位公安局长宋信忠烈士

高原沃土埋忠骨

忆青海省为国捐躯的第一位公安局长

宋信忠烈士

在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门源县烈士陵园中,有一座墓碑上题写着:

宋信忠烈士之墓

贵州省贵定县人

光荣牺牲于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七日

屈指算来,这座坟墓在这里静静存在了近七十年。

七十年,中华大地上发生过多少事情,起了多大的变化,然而,这座坟墓连同它里面埋葬的逝者,仍像七十年前那样,静静的安放着…

为了国家的独立、民族的解放,为了社会主义新中国,在我们这片沃土上,浇灌了多少个勇士的鲜血,有多少个像宋信忠烈士一样的烈士?实在是数不胜数。

站在烈士墓前,我似乎听到了青海解放之初的隆隆炮声,看到了当时那艰苦卓绝的对敌斗争惨烈场面。

那是一九四九年秋: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长驱千里,挥弋西进,于九月五日一举解放了西宁。随着解放大军的节节逼进,九月十二日,门源也宣告解放。

人民政府刚刚成立,马步芳的一些残余势力,勾结土豪劣绅、地主恶霸,一边大肆造谣“共产党要共产共妻”、“要杀回灭教”等等,一边蠢蠢欲动,秘密串联,妄图推翻新生政权。当时,在门源县区、乡基层政权中,仍使用不少原来的保、甲长开展工作,其中有不少阳奉阴违,乘机捣乱,给匪首通风报信,妄图瓦解我基层组织。

十二月五日,潜伏在门源东部卡子沟一代的土匪头子韩成,串通匪徒肖龙光,趁驻扎在卡子沟的县公安大队武装班的战士王义高等四同志从阴田乡政府去寺儿沟村开会之机,设下了埋伏。当王义高四人返回时,被三面包围。匪徒马兴旺一马当先,高喊:“缴枪不杀!”被我战士当场击毙。危急中,为保存实力,引开敌人,王义高同志一人向卡子沟方向突围,不幸下腭中弹受伤,被乡政府同志救起。其他三人从河南岸突围过河,到了北岸,幸免遇难。

县政府接到阴田乡和旱台乡政府的敌情报告后,为了消灭敌人,由公安局长兼武装科科长宋信忠同志率领县公安大队一个由十九人组成的骑兵排,于十二月六日下午到达今旱台乡所在地(当时称为二区)和区长张小二及区武装班战士、区全体工作人员会合一处,共计五十余人,到卡子沟一带搜山清剿,抓获数名土匪。第二天晚上,宋信忠他们将土匪关押在二区政府院内,准备于次日押往县城,审查处理。

这一情报被伪门源回族教育促进会教育长、匪首马成彪获取后,连夜部署,想从我手中夺回同伙,消灭我武装战士和政府干部。马成彪纠集武装匪徒二百余人,连同被胁迫的群众,分别在旱台、黄田前崖根、磨儿沟、红山顶等五处设下埋伏。还配备轻机枪两挺,由在马步芳部队中当过兵扛过枪的罗万寿、林得保担任射手。

十二月七日上午,公安大队指战员由旱台乡出发。宋信忠同志带领三名战士前行,区长张小二带领大部分战士押解匪徒紧跟。当我方人员进入磨儿沟时,土匪发射了信号弹,顿时枪声四起。宋信忠察看敌情后,决定由张小二同志押着土匪突围,由他带领五名战士断后。激战两小时,终因地形不利,寡不敌众,张小二等十八名同志当场英勇牺牲。

宋信忠冲到旱台村时,战马被打死,他自己也负伤。他徙步用手枪还击迎战,打死了三个土匪。子弹打完后,匪徒马仓手持铁掀,胁迫宋信忠投降,并追问县政府的兵力部署,要宋信忠同他们一起政打县政府,否则要活活砍死,并要“抽肠、扒肚、挖眼”。在凶恶的敌人面前,宋信忠同志大义凛然,宁死不屈。匪徒马仓恼羞成怒,惨绝人地砍断了他的两根筋骨,还挖出了眼球。在双目失明的情况下,他忍住剧痛,斥责匪徒暴行。他大骂匪徒:“你们妄想变天,办不到”、“看你们能嚣张几日”等!匪徒祁光元恼羞成怒,向宋信忠连开数枪……

杀红了眼的叛匪遂即攻打县城,副县长翟鸿儒等十九名同志先后壮烈牺牲,县城落入敌手。之后匪徒们将当地恶霸地主李复泰推选为“县长”,成立了五个自卫大队,把守各交通要道,企图负隅顽抗。十二月二十一日,我军从西宁挥师进巢,于次日收复了县城。至此,新生的人民政权又回重归人民之手。

七十年似白驹过隙一瞬间!追寻往事,先烈事迹如雷贯耳,令人敬佩万分。解放前的门源县城,只有几间小铺子,经济凋零,民不聊生,满目疮痍,一片凄凄凉凉。看如今,机关、工厂、商店、楼房鳞次栉比,城镇建设已具规模。从全国来讲,各项事业蓬勃发展,小康建设翻开新的篇章,神舟上天、嫦娥飞月、蛟龙入海、5G运行、经济总量世界第二…凡此种种都表明了一个日益强大的中国正在崛起。而这些成就都是对烈士忠魂的具体告慰。

作为晚辈的我们,战斗在宋信忠烈士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这片土地上,一定不能忘记先烈所付出的生命代价,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保卫和建设新青海贡献自己应有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