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亚和京东互撕:谁失职,谁撒谎?

博信股份董事长罗静被刑拘事件持续发酵,诺亚财富、京东、苏宁、云南信托、湘财证券等公司相继被卷入其中。漩涡中的相关公司纷纷撇清与自己的关系,让整个事件变成一起“罗生门”。

7月5日,承兴国际控股和博信股份相继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罗静已于2019年6月20日被上海警方刑事拘留。

随后,7月8日,美股开盘前,诺亚财富发布公告称,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的一只信贷基金出现问题。

据悉,这笔基金为承兴国际控股相关第三方公司提供供应链融资,总金额为34亿元。

当日晚间,诺亚财富创始人汪静波发布内部信称,这笔基金主要是向承兴国际相关方就其与京东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提供供应链融资。

一夜之间,诺亚财富和京东成为这起34亿元私募基金爆雷案主角。此后,这起爆雷事件余震不断,波及的机构越来越多,让整个事件变得愈加扑朔迷离。

多家机构卷入

这起爆雷事件的起源,要从罗静被上海警方刑拘说起。

有消息传出,罗静是在诺亚财富创始人汪静波的办公室被抓的。此前,承兴国际控股为供应链融资在诺亚财富发行了很多产品。因为无法兑付,罗静去找汪静波,希望诺亚继续发产品,但汪静波选择报警,罗静旋即被警方控制。

针对这起消息,接近诺亚财富高层人士向媒体透露,诺亚内部根据相关信息察觉到承兴的风险,开展内部调查后确认风险。汪静波找来罗静进行对质,发现疑问仍旧难以消除,最后还是决定报案。

除了罗静之外, 6月25日,博信股份财务总监姜绍阳也被警方控制。此外,承兴集团和诺亚财富亦有相关员工正在配合警方调查。

罗静被刑拘的消息传出不久,诺亚财富爆雷的消息又震惊金融圈。不过,汪静波内部信的说法让京东陷入漩涡,京东予以驳斥,双方陷入一场相互扯皮的拉锯战。

京东方面否认与承兴之间应收账款合同的真实性,并称,“近期在警方调证过程中,警方出具了多份所谓承兴与京东未结账款的确认函,经核实均为伪造。”

随后,诺亚财富再次发文指出,“承兴国际相关方为京东供应商,双方存在大量长期交易,歌斐已经就这个供应链融资对承兴和京东提起司法诉讼,正在积极配合并尊重司法调查的结果”。

对此,京东方面发布《有关承兴事件的情况说明》指出,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是京东的普通供应商,在京东有一定的业务。在京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承兴涉嫌伪造与京东等公司的合同进行诈骗。就此,京东也已经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在诺亚财富和京东扯皮之际,更多金融机构和电商公司随后也卷入其中。

据悉,罗静以广东承兴与电商公司之间的应收款项作为抵押,向多家资管机构获得融资。应收款项除了京东之外,苏宁也赫然在列。涉及的金融机构,除了诺亚财富,还包括云南信托、湘财证券、中粮信托等十几家公司。

截至目前,云南信托回应称,目前已同时采取民事和刑事两方面手段保护投资者权益,包括联系公证处和专业律师启动强制执行手续,追索融资人、担保人的付款义务;并向昆明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寻求公安部门的协助。

此外,湘财证券表示,正在组织相关部门核实情况。而苏宁方面的表态与京东类似,表示完全没有关系。

涉嫌虚假融资

在金融去杠杆的形势下,很多企业面临融资困境。于是,供应链金融为许多企业融资提供了一条便捷路径。

一位供应链金融专家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供应链金融一般是围绕核心企业来做,信托凭证便是与核心企业之间的应收账款。

上述专家称,很多上游供应商向核心企业供货时,核心企业会按照账期向供应商结算款项。其间存在一个时间差,若有供应商存在资金困难,便可以申请应收账款融资。

“供应链金融整合上下游物流、信息流、资金流和商流作为风控手段,供应链金融的前提是真实贸易,并以贸易收益用来偿还融资款项。”上述专家强调,“供应链融资风控一定要严格贷前审查,即交易背景真实性调查,加强贷中资金流向检测、强化贷后监控工作。”

由此看来,应收账款真实与否,即是否存在真实贸易,成为诺亚财富和京东的争议焦点。而诺亚财富在对承兴贷中资金流向检测和贷后监控工作的风控能力同样受到关注。

据悉,承兴国际通过应收账款贷款筹集的资金,主要用于收购上市公司股权与拓展大健康、智能硬件等业务运营。

诡异的是,罗静在2015年至2017年间,收购了三家上市公司,分别是香港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A股上市公司博信股份和新加坡上市公司Camsing Healthcare(BAC)。

原本,供应链融资的资金应用于相关业务,而非资本运作。近些年,承兴国际的几大业务发展并不顺利,导致还款压力剧增。于是,这起利用应收账款的融资包装术开始破绽百出。可疑的是,此前为何有那么多金融机构深陷其中。

曾接触承兴供应链融资的中阅资本首席经济学家、总经理孙建波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今年三月份,有中介向他们介绍了该项目的好处:一是上市公司股权质押担保;二是京东的供应链应收账款作为担保,双保险。尤其是,京东供应链保障,决不会出问题的,关键给的利息还不低。”

不过,当孙建波提出要与京东高管面签时,对方表示,京东这么大公司的高管怎么能掉价面签。“现在的骗子实在太狡猾,就算拿着所谓正规的合同和公章,在京东的办公室签字,依旧可能是骗人的。所以,我们才要求当面确认身份。当对方不能满足我们的条件时,我们就放弃了这个项目。”

诺亚财富踩雷史

产品经常爆雷,年年总部被拉横幅,这是金融业内人士对诺亚财富的印象。近年来,诺亚财富接连发生多起爆雷事件,引发外界对其专业性质疑。

2017年3月,诺亚财富踩雷辉山乳业信用债。诺亚财富旗下歌斐资产代销的5.46亿元的信用债权出现无法兑付难题。

2017年7月,诺亚财富卷入乐视危机。诺亚财富旗下歌斐资产创世鑫根并购基金参与设立乐视鑫根并购基金,涉及资金23亿元。此后,乐视危机爆发,诺亚财富手握30亿债权,而主动方鑫根基金早已“跑路”。

近期的踩雷事件发生在2018年3月,诺亚财富旗下两个产品诺亚麒凤新三板1号和2号,各出50%投给鼎峰资产和景林资产以对标投资新三板,如今深套亏损,引来投资者们的强烈不满。

更加奇葩的是,诺亚财富总裁赵义在客户交流群中,公开用肢体语言问候投资者。上市企业高管竟恶语谩骂投资人,这样的奇葩事件再一次将诺亚财富推上风口浪尖。

在此次的爆雷事件中,诺亚财富创始人汪静波在内部信中表示,“从宏观的角度来说,经济走到了周期的尽头,当经济下行,抵押品衰竭,资本品价格不再上涨的时候,暴雷的会越来越多,系统性风险也越来越大。”

最后,汪静波将这次事件的根本原因总结为,宏观市场当前处于信用周期的末端,这可能也是从事金融业无法反抗的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