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谋反被活擒,皇帝闻讯后让把人放掉,他这是什么意思?

公元1519年,经过多年的精心准备,宁王朱宸濠终于发动了武装叛乱。

时任都察院左佥都御史的王守仁,此时正在江西丰城,在得到宁王叛乱的消息后,他立即赶往吉安。

知府大人得知王守仁前来,忙把他迎入城中商议对敌之策。

面对宁王的反叛,他分析形势道:“宸濠若打出上策的牌,就会直捣京师,出其不意,则社稷就危险了;若是打出中策牌,就会直扑南京,则大江南北都会被他占据;如果只是据守江西省城,那就是一副下策的烂牌,我们就可以一举歼灭他们了。”

为了迷惑敌人,他假装传檄各地至江西勤王,在南昌到处张贴假檄迷惑朱宸濠,声称朝廷派了边兵和京兵共八万人,会同自己在南赣的部队以及湖广、两广的部队,号称十六万,准备进攻宁王的老巢南昌。

为争取时间集结军队,又写蜡书让朱宸濠的伪相李士实、刘养正劝宁王发兵攻打南京,还故意把此消息泄露给宁王。

李、刘二人果然中套,力劝宁王进兵南京。但朱宸濠此时大为疑惑,按兵不动。

等犹豫了十多天,探知朝廷根本没有派那么多的兵来,才沿江东下,攻下九江、南康(今江西星子)两城,逼近安庆。

但宝贵的稍纵即逝的战机,就在宁王这两天的犹豫中错过了。

趁朱宸濠率兵六万自九江沿江而下、窥伺南京的时候,王守仁已经率领仓促组建的八万平叛军,直捣宁王的老巢南昌,迫使他回师救援。

当时有人建议王守仁去救安庆,他不肯。

他给大家分析道,如果救安庆,与宁王主力相持江上,而南康和九江的敌人就会乘虚攻我后背,我们腹背受敌;而我们直捣南昌,南昌守备空虚,我们的军队锐气正足,可一举拿下。

宁王得知老巢危机,必定全力回救,到那时我们迎头痛击,肯定会取胜。

后来的事实果如王守仁所料。

宁王的精锐都前往安庆,留守南昌的兵力空虚。大军齐集南昌城下,王守仁给部队下达了死命令:“一鼓附城,二鼓登城,三鼓不登者诛,四鼓不登者斩带队的将领!”

于是,号令一下,士兵像蚂蚁附墙一样爬上城墙,没多久就被占领了。

听说老巢被围,宁王不得不回兵施救。最终双方在鄱阳湖遭遇了,经过三天的激战,宁王战败被俘。

宁王叛乱,前后历时35天,宣告结束。

当时宁王叛乱的消息奏报到朝廷时,朝中大臣闻讯,震惊不已。

只有熟知王守仁的兵部尚书王琼十分自信地说:“王伯安(王守仁)在江西,肯定会擒获叛贼。”

但是他的回答让明武宗朱厚照给顶了回去,他说宁王很有实力,必须御驾亲征才行。

这一句话说得群臣大骇,马上各种进谏都来了,顿时朝堂上嘈杂成一团。但皇上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

这是为何呢?

其实原因很简单,爱好游玩的明武宗朱厚照,这几年在皇宫内呆的有些腻歪了,总想找借口到外面的花花世界里去逛逛。

但是身为皇上,他要天天点卯,日日早朝来处理国政呀,没有正当理由也没法出去不是?

这次的宁王叛乱,给了他出行的口实,所以他坚持要御驾亲征。

但是皇帝能说走就走吗?不能。

朱厚照虽然贵为皇帝,但还有手下的那些大臣,特别是谏官们杵在那里呢。他们会及时出面劝阻皇帝的。

但这一次朱厚照看样子是铁了心要走,谁的话也不听。

为了图个耳根清净,不让言官们再鼓噪,他下旨:“再言之,极刑”。

群臣已经领教了皇帝的执拗,知道劝谏也无用,只好随他去了。

于是,朱厚照的愿望实现了,他率领大军从北京出发。

出行才几天,大军刚走到涿州,前方却传来一个消息。

这个消息对大明的朝廷或者老百姓来说,就是天大的,好得不能再好的好消息。但是此时对朱厚照来说,却等于是个噩耗了——南赣巡抚王阳明不懂礼数,不等御驾亲征的王师前来,就三下五去二把不争气的宁王给活捉了。

朱厚照闻报只急的搓手顿足。叛贼已平,还亲什么征呀?

但皇上自有他的鬼聪明,他隐匿捷报,继续南行。

武宗皇帝不几日就抵达了扬州府,从第二天开始,就率领数人骑马在城西打猎,从此,天天出去打猎。

就像吃饭要不时的换换花样,生活也是这样。除了打猎,花花草草的地方也要留下“圣迹”,于是亲自前往妓院检阅各位妓女,烟花柳巷中顿时火爆起来,一时间花粉价格暴涨,妓女身价倍增。

对于皇帝的这种胡闹行为,众臣束手无策。没办法,只好请他的宠妃刘美人出面,才终于劝住了这位好玩成性的皇帝爷。

这一闹个把月过去了,皇帝由扬州来到了南京。

此时王守仁的捷报呈上来了,他要到南京来献俘。但朱厚照接到奏报后,却给压了下来。

平了叛贼,朝廷不说嘉奖,连上门敬献俘虏都不允许,这是为何?王守仁百思不得其解。

江彬、张忠这些皇上身边的佞臣,只有他们懂得皇上此时的想法。

这次皇上御驾亲征,闹得天下尽人皆知。可自己带领的大部队还没赶到,战事已经结束了。那这趟出来不是劳而无功吗?这让皇帝怎么向全国人民交代?

于是他们给王守仁商量,把活捉的宁王等一行人给放了。放到鄱阳湖里,以便让皇上能亲自率军,再与其进行一次“交战”,让明武宗生擒之,以展示皇帝威信,然后再论功行赏。

这都是什么事呀?王守仁听到这个建议顿时目瞪口呆!

寻思良久,苦求道:“江西之民,久受宁王荼毒,今经大乱,又继以旱灾,加之供京军粮饷,困苦已极。如再有苦压,一定会啸聚山谷为乱。如果此时放宁王入湖,兵连祸结,何时有个结局啊!”

眼看事情要僵在那里了。

这时,刚接了大太监刘瑾班的司礼监掌印太监张永,他来出面点化王守仁了:“圣驾此番亲临,劳而无功,如何向天下人交代?巡抚还是再思量思量吧。”

王守仁是谁?那是大学问家,明代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呀,他可不是一般的腐儒。试想,一个哲学家的脑子能是愚笨的吗?

一句话惊醒了梦中人,他马上回过味来。对呀,自己光顾报功了,怎么把皇上给忘了?

于是回去,连夜急写一本奏疏,上言“奉威武大将军方略讨平叛乱”,靠他老人家的威德和方略,以及他身边的一干功臣,才能迅速平乱。在奏本中,只字没有提自己是如何苦战才擒获宁王的。

果然,这一本递进去,旋即准奏。

接下来,在南京城外上演了一部活报剧。

公元1520年闰八月,王守仁将擒获的朱宸濠押至南京,献给明武宗,名曰“献俘”。

等候在那里的明武宗与诸近侍身着戎服,摆开作战的阵势,将朱宸濠除去桎梏,释放在军队的包围圈中。

然后列阵好的士兵伐鼓鸣金,上前擒拿了朱宸濠,重新给他戴上枷锁,列于队伍前面,作凯旋状而归。

宁王朱宸濠被囚一年后,于次年年底被赐死,并被焚尸扬灰。

宁王之乱,终于尘埃落定。

这次,王守仁做了一回无名英雄。

他没有抢功,皇上也没有嘉奖他。

但他的心里是悠然自得的。这可能就是大哲学家与常人不同的地方吧!

参考资料:

《明史》清·张廷玉

《大明朝的另类历史》梅毅

老衲侃春秋严正声明:原创作品,禁止非法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