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宗棠没劝过曾国藩称帝,“鼎之轻重似可问焉”很无聊

左宗棠肯定没建议过,编纂这句这话的人根本不了解左宗棠的性格。

(1)左宗棠的性格根本不可能劝曾国藩称帝

从左宗棠临终前给光绪、慈禧上的“遗折”看,他屡次提及咸丰皇帝知遇之恩。可以肯定地说:作为一个第一次见面就没看上曾国藩的人,他怎么可能把整个家族、亲朋故旧的性命都交给一个自己并不看好的人吗?

综合起来对其评价八个字:好人一个,才能一般。

许多人都在说这句话:曾涤生侍郎来此帮办团防。其人正派而肯任事,但才具稍欠开展。与仆甚相得,惜其来之迟也。

同时,咸丰四年再与胡林翼的信中,左宗棠说:涤公才短,麾下又无勤恳有条理之人。

可见,左宗棠认为曾国藩有知人用人的心胸,但才能有限。所以,左宗棠不会劝曾国藩称帝。

(2)左宗棠虽然性格豪爽不善权谋,但也并非一勇之夫、没有社会实践的人

领兵统帅没钱自我享受正常,没钱领兵不可能的!因此,为了争抢军费、为了争抢军功,谁不与曾国藩争?又有谁不跟曾国藩争?由此,我们可以看到:因为军费问题,各个将领之间的矛盾并不小。

曾国藩的湘军内部就有江中源派系的刘长佑、刘坤一;罗泽南派系的老湘营;左宗棠派系的楚军;李鸿章派系的淮军;胡林翼派系的霆军鲍超部;曾国藩派系的湘军等许多派系。这些都被称为“湘军”系统。但他们都各自有自己的组合。

这些人老湘营和曾国藩派系不和,最后与楚军合流;

曾国藩派系与淮军关系虽好,但那是在李鸿章有求于曾国藩时,李鸿章翅膀硬了后,不也讽刺曾国藩是只会修“长城”的人。而且李鸿章属于“带着官位”投奔的曾国藩,因此,一直希望有自己的“独立队伍”。

左宗棠和曾国藩都是聪明人,就凭自己和曾国藩掌握的军队造反?

再者说,不造反时听你的,是为了荣华富贵;造反了,那你就是反贼!谁敢打包票自己的手下人不会背叛他们。

因此,这些谣言作为主要是1900年后才出现的各种传闻,根本不值得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