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导演被讨钱上热搜,电影慈善为何总被道德绑架?

作者 / 白萝卜

#慰安妇家属向二十二导演讨钱#,昨天登上热搜的这个话题,着实让我们看到了社会魔幻的一面和人性的丑陋嘴脸。

在“红星新闻”关于《〈二十二〉票房过亿!部分“慰安妇”子女向导演公开讨钱》的报道中,部分慰安妇家属及曾为影片拍摄提供帮助的张双兵都表示自己应该拿到票房捐款其中的一部分钱,而导演郭柯则对此事回应:“未在影片中出现的人,未给予我配合的人,于情于理,我也不该给他们钱。”此外,《二十二》电影官微也早在去年10月发布了关于电影票房收益捐款的说明,表示片方及导演已经兑现承诺完成捐款。

《二十二》的拍摄、上映及后续捐款,原本是一桩意义深远的善事,但未曾想,善意却引发了一场贪念,以至于出现吃“自家人血馒头”的事件,部分慰安妇家属披上“受害者”的外衣公然登场进行一次对于电影的道德绑架,实在令人唏嘘。

《二十二》善举下的邪恶贪念

回看《二十二》这部电影,影片于2017年8月14日上映,这是中国首部获得公映许可的“慰安妇纪录片”。影片上映后引发强烈社会反响,最终这部制宣费用仅为400万的影片取得1.7亿票房成绩。

同时,导演郭柯也公开表示将个人所得票房收益捐给上师大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以支持“慰安妇”制度受害者生活及此项事业。从台前到幕后,《二十二》的故事一直很动人。

谁曾想,“碰瓷儿”来得如此突然。

据“红星新闻”的报道,有部分慰安妇家属多次向郭柯要钱,声称“啥时候上映的,我们不知道,也没人通知我们。只知道赚了很多钱,郭柯没有兑现承诺。”“电影赚钱了,有必要给其他受害者和家属钱。拿我们母亲的名声赚钱,反而把钱给别人花。为什么?”

“红星新闻”报道内容

除此之外,在“红星新闻”的报道中,曾帮助郭柯拍摄影片、被称为“中国‘慰安妇’民间调查第一人”的张双兵也搅入此次“讨钱”事件中,对于未拿到钱一事,张双兵的说法是:“我觉得自己的劳动没有得到尊重,是我翻开了历史的旧账,撬开了老人们的嘴巴,哪怕不给我那么多钱,一点辛苦费总该给吧。”

而对于以上这次找上门来的“讨债”行为,导演郭柯也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明确表示:“我拍摄时,这些老人已去世,我也没见过他们的家属。去年,他们不断给我打电话,想法设法要钱。我只负责我拍到的、在影片中出现的老人或他们的家属,他们曾给予我配合”。

而且再退一步说,就算找到郭柯头上要钱,他手里也没钱了。早在去年10月,《二十二》影片票房尾款结算完成后,影片官微就已经公布了票房捐款说明,共计一千多万元捐款已经捐赠给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对此郭柯也表示,如果这些家属需要资金补助,可以通过合理途径申请救助资金。

由此事情也明了了,这其实就是一次慰安妇家属企图用道德来“绑架”电影,以求私利,而且在某些家属接受采访的言论中,也不乏可笑可悲的言辞,例如有人说:“拿我们母亲的名声赚钱”,不知在这些所谓受害者的家属及后人眼中,“拿母亲的名声赚钱”的究竟是电影《二十二》还是他们自己;

此外也有人借这个机会往自己身上揽功,表示:“如果没有16位受害者家属子女的支持,索赔无从谈起。没有这个题材,哪有《二十二》?”纪录片所纪录下的是现实,反映的是历史,受害者必然值得来自正义的同情和帮助,但倘若按照这句话当中的思路,那《二十二》要感谢的源头是不是还在日本侵略者身上?

被贪欲所控制的人,总是不自觉地露出丑陋的一面,这一点不论是曾经历史上的战争罪犯,还是眼下现实中的道德绑架者身上都体现无疑。

电影慈善频遇道德绑架

其实,类似于此次《二十二》道德绑架案的事件也不是第一次发生。

2017年《战狼2》称霸暑期档狂揽56亿票房,而在电影热映期间,四川阿坝州九寨沟县发生7.0级地震,明星们纷纷积极捐款,其中吴京谢楠以夫妻名义通过壹基金向灾区捐款100万元人民币,本是善举,但吴京的微博评论当中却出现乌烟瘴气之音——“赚了几个亿捐款100万,战狼里描述的冷锋估计会捐一半进去吧”“准备捐多少,不要让我们失望,票房这么高,你又这么爱国”“我有点心寒了,只是说了你捐款100万真的很少,至于吗?”

吴京微博下面有许多网友反对道德绑架

在这样的道德绑架之下,且不论网友多么天真,根本不知道五十多亿票房该怎么分,又需要多久结算后的票房收入才能进到吴京手中,单看这些伪善的说辞,就已经让人颇为愤慨,因为很显然,许多人连最基本的道理和道德都不懂,捐款多少和电影票房高低之间没有必然关系,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对于别人的慈善行为评头论足,而对于别人表达的善意回应如此的恶意,这才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同样的事件在去年暑期档的爆款电影《我不是药神》身上也曾发生,在《我不是药神》热映期间,片方也曾发布声明,表示一次性捐款200万元给陆勇先生(电影主人公原型)指定的白血病相关机构;同时票房总收入每达到一亿元,再追加30万元人民币捐给以白血病资助为主的专业公益机构。

这也本是一件善事,但也有评论加以“讽刺”:“每增加一块钱票房就会捐出千分之三块钱做善事,千分之三块!连分也算不上!这是多大的数字啊!”看吧,一桩美事又莫名其妙地遭到道德绑架,殊不知,“绑架”之人才是真正的无德之人。

三十年前韦唯就唱过了“假如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但如今,每每别人献出一点爱的时候,总有一群自诩道德高尚之徒跳出来污言秽语,诋毁慈善之举,还有人硬把自己划入“受益人”的范围内公然要钱,这伤害的不仅仅是受害者,同时也在打击施善人,太多的道德绑架背后不仅令人思索,这世界究竟是不懂事的人太多还是人心太险恶?而对于电影而言,能拍出来就不容易了,出了名赚点钱还被扣个屎盆子,若长此以往,公益事业还搞不搞了?

可笑的是,《二十二》道德绑架案这出闹剧,更可悲的是,闹剧背后所体现的人性贪婪之悲哀。

最后还有一句提醒,人怕出名猪怕壮,谨防碰瓷白眼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