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祖国边防的安定,我们没有不能付出的牺牲!”

岗巴,坐落在喜马拉雅山北麓,

被生物学家称为“生命禁区”。

这里平均海拔4800多米

空气含氧量不足内地的60%

最低气温零下40摄氏度

8级以上的大风一刮就是200多天......

在这个天无一日晴,

风无一日停的高寒之地,

戍守官兵们每年要徒步巡逻1万公里

翻越6000米以上雪山78次......

他们在这里用脚步丈量雪域,书写忠诚。

今天,就让我们一起走近

《军旅文化大视野》节目现场,

聆听这些“岗巴勇士”背后的故事。

战位就是我的生命

官兵们因常年巡逻,满脸黢黑

“岗巴黑”,是岗巴军人身上独有的印记。高寒缺氧、风雪肆虐、强烈的紫外线,让这些戍边勇士满脸黢黑。

官兵们在巡逻路上

大学生士兵鲁周扬因为常年执行巡逻任务,脸上布满了晒斑和冻疮。第一次休假时,为了不让父母担心,他硬是躲在朋友家里足足养了一周才敢回家,但一周时间,他的脸根本无法恢复。当父母看见脸在脱皮的鲁周扬时,心疼不已,心里也忍不住想要开口劝说儿子:退伍回家吧。可二老知道,在鲁周扬心中,战位等同于他自己的生命,谁来劝退他都没用......

生命的最后一刻 也要回到曾经的战位

查果拉哨所海拔5318米,是岗巴营海拔最高、条件最艰苦的哨所。这里的大雪封山期长达6个月,空气含氧量不足内地的35%(在内地心脏跳动一次的供养供血,在这里心脏需要跳三到四次才能满足这种供给)......可每年却有大批的岗巴军人申请驻守查果拉,他们说驻守查果拉,是自己一生的荣光。

曾在查果拉哨所驻守多年的老兵樊德聚,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也要坚持回到这里。他说:“我这一生最美好的时光 ,就是在岗巴度过的。”

樊德聚不幸患上肝癌(晚期),在病痛的折磨下,他原本健壮的身体日益消瘦(体重只有70来斤)。樊德聚自感时日不多,便想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再看一眼查果拉。登峰路上,虚弱的身体,加上剧烈的高原反应,樊德聚每前进一步都异常艰难,但他却谢绝战友的搀扶。在成功登上主峰后,樊德聚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他卸下了满身的疲惫,说出了一句让在场战士无比动容的话:“我人生的最后时刻,还能回到查果拉,此生无憾了!

这就是岗巴军人!身在战位,他们用心坚守;离开战位,他们依然不忘初心!在岗巴营,像樊德聚、鲁周扬这样的戍边勇士还有很多:那年巡逻时,岗巴官兵遭遇暴风雪,两名官兵被大雪吞没,永远留在了祖国的边防线上;年仅19岁的上等兵任浪,在执勤中突发高原心脏病,一头栽倒在地上,再也没有醒来......然而一代代官兵依然前赴后继,勇上岗巴!他们说:“驻守高原,时时需要牺牲奉献,但为了祖国边防的安定,我们没有不能付出的牺牲!

致敬,边防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