钜登投资“停摆”:法人胡天翔疑失联,部分产品逾期

本报记者 石健 北京报道

7月10日晚,一则“上海钜派创始人、上海翼勋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钜登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钜登投资’)法定代表人胡天翔已经处于脱岗状态十几天”的消息流传出来。对此,《中国经营报》记者第一时间与钜登投资方面取得联系,不过对方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作为钜派创始人,胡天翔已经于2017年离开。5月9日,钜派投资发布一则与钜登投资理财产品相关的声明,否认了与钜登投资存在关系,并提示投资者防止合法权益受到侵害。声明称,钜登投资在宣传文件中自称为钜派投资集团未上市板块,而钜派投资与钜登投资并无股权关系,亦不存在任何关联关系,并提示投资者防止合法权益受到侵害。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目前胡天翔经营的钜登投资陷入“停摆”,部分产品逾期、员工拖欠工资等多重压力。

出走钜派,创立钜登

2017年8月,胡天翔从钜派离职。此后,胡天翔亦卸任多个关联公司法定代表人职务。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3月钜派投资成立,胡天翔为创始人并担任公司董事长兼CEO。2015年7月,钜派投资登陆纽交所。胡天翔离开钜派后,还曾在多家钜派参股的公司中有任职或持有股份。

根据工商信息显示,钜登投资成立于2016年3月,原名为上海子耕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子耕投资”),2017年8月更名为上海甦翔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胡天翔于同月成为公司股东;该公司刚于2019年1月更名为钜登投资,胡天翔也正式成为钜登投资的法人。

钜登投资官网显示,其产品包括私募股权投资产品、策略产品、固定收益产品、与第三方共赢平台“乐银家”的海外综合金融服务。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以下简称“中基协”)官网显示,钜登投资并非注册私募机构。同时,根据天眼查平台信息显示,钜登投资目前有五条有效的股权出质信息,出质股权数额共计5000万元,与钜登投资注册资本数额一致,所有股东的股权已被全部出质。

与此同时,上海翼勋的董事长也是胡天翔。互金企业翼勋金融由上海翼勋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运营,该公司由上海翼勋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翼勋”)全资控股。翼勋金融产品包括P2P钜宝盆,此前钜宝盆已经被曝存在大面积逾期,官网显示,钜宝盆目前还有项目待募集,平台的借贷余额为50亿元。

根据天眼查平台显示,胡天翔为上海翼勋法定代表人及股东,持股比例20%。翼勋创立之初与上市公司钜派投资有着颇多关联,时任钜派高管的姚伟示、倪建达、胡天翔等也曾为其股东;2017年7月,与钜派投资关联的股东退出。而彼时,也正是胡天翔出走钜派之际。

项目逾期,员工维权

根据钜登投资官网显示,钜登投资的业务与钜派投资颇为相似,仍然以固收类产品、私募股权风险投资类产品等作为主营业务。

在调查中,一只名为“甦安1号固定收益专项计划(稳象系列)”的私募基金浮出水面。其发行规模为1亿元,份额持有期限3个月。投资范围为“有限合伙份额”,还款来源为“交易对手自有资金、明确的后续金融机构出资”。

投资人在网络晒图的同时写道:“一款固收类私募基金,兑付两期后,第三期开始出现逾期。同时,协议还有如下规定:有限合伙企业为“新余市安吉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其经营范围为“企业投资管理、资产管理”,协议投资期限为3年,特定合伙人有权要求在实际投资之日起满3个月之后退伙。而在信披的规定上,该协议只规定了重大事项披露的相关内容,而定期报告等如何向投资人披露则并未提及。

然而,按照中基协在2016年发布的《私募投资基金合同指引3号(合伙协议必备条款指引)》,合伙型基金的合伙协议应当具备的“投资事项”相关条款包括:列明本合伙型基金的投资范围、投资运作方式、投资限制、投资决策程序、关联方认定标准及关联方投资的回避制度,以及投资后对被投资企业的持续监控、投资风险防范、投资退出、所投资标的担保措施、举债及担保限制等作出约定。

对此,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固收类产品在业内早已不是首选,同时根据上述协议来看,并不合规。”根据材料显示,上面还附有一则来自胡天翔本人的担保函,承诺同意为被保证人购买该基金的本金及收益的返还义务承担担保责任。一旦被保证人未能按照约定获得其本金及收益时,保证人也就是胡天翔同意应被保证人的要求承担担保责任,并于项目到期15个工作日内将本金及收益支付给被保证人。然而,上述担保并未兑现。

对于目前钜登投资旗下产品经营问题,记者与钜登投资方面联系,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编辑:何莎莎 校对:颜京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