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水死磕4天连发3弹做空!安踏硬刚股价一度大涨回怼!

短短4天内,港股安踏体育(02020.HK)与做空机构浑水已经“短兵交接”了三次。11日早间,浑水发布做空安踏报告第三部分,称投资者不能相信安踏斐乐店的数量。安踏体育也见招拆招,就浑水发布的第三份做空报告发表了澄清公告。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浑水在短短4天内“连发三弹”,但是安踏体育的股价却抗住了压力。11日,安踏体育股价一度大涨近4%,截至收盘,报51.300港元,涨幅为0.98%。

安踏和浑水4天三次交锋

从7月8日到11日,短短4天的时间,安踏体育和做空机构浑水已经交了3次。

第一次交锋,是7月8日,浑水发布了第一部分做空报告。指出安踏之所以能实现行业领先的营业利润率,并不是因为公司经营状况良好,而是因为安踏利用许多秘密控制的一级分销商,欺骗性地提高了利润率。浑水称有证据表明,安踏秘密操纵27名分销商,当中至少25名为一线分销商,其数量占到安踏总销售额的70%上下,而安踏声称其一级分销商是独立的第三方是谎言。

随后安踏体育紧急停牌,并在次日复牌前发布澄清公告,否认浑水关于“控制经销商”的指控。安踏指出,“各分销商拥有其自身的管理层团队,作出独立商业决定,并拥有独立于本集团的财务及人力资源管理功能,且并无相互控制关系”,“本集团与其分销商之间并无任何管理费用摊分”、“分销商负责作出最终商业决定及自负盈亏”。并称保留权利采取一切适当行动(包括展开法律诉讼程序),以保障其合法权益免受针对本集团的任何毫无理据的指控损害。

就在安踏澄清第一份沽空报告的时候,浑水第二份沽空报告已发出。双方第二次交锋,迅速的展开。

在第二份做空报告中,浑水指出安踏体育存在大量的腐败和利益输送,在IPO后不久将旗下优质的国际零售品牌——上海锋线公司“贱卖”给潜在关联方。认为安踏内部人士有意欺骗外部投资者,并以投资者的利益为代价来充实自己,侵害股东利益。

7月9日,安踏体育在午间休盘时发布澄清公告称,董事会注意到,7月9日浑水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当中含有若干关于集团过往企业交易的指控。董事会强烈否认报告中就该等集团相关交易的指控,认为有关指控并不准确及具误导性。

时隔一天,7月11日早间,浑水再次发起新一轮进攻,发布了第三份做空报告。报告指出,安踏表示苏伟卿作为独立第三方在北京拥有46家Fila店,但这些Fila店实际上一直由安踏持有。报告还称投资者不能相信安踏Fila店的数量,且质疑安踏可能从其不拥有的商店中整合财务数据。

面对浑水的第三次进攻,安踏依然硬刚,下午就浑水发布的第三份做空报告发表了澄清公告。公告表示,董事会强烈否认报告中的指控,认为有关指控并不准确及具误导性。

安踏股价表现相对平稳

虽然短短4天内,被做空机构浑水“连发三弹”。但是从二级市场来看,安踏体育的股价受到的影响并不大。

在7月8日浑水发布第一份做空报告时,一度导致安踏体育的股价大幅震荡。7月8日早盘,安踏体育股价大跌7.32%,随后安踏体育紧急停牌。

7月9日复牌后,虽然浑水再次发布了第二份做空报告,但是安踏体育的股价却稳住了,当天股价收涨0.20%。7月10日,安踏股份的股价仍然稳住了,收出了一根阳线。

7月11日,浑水第三波做空效果似乎更差了。安踏体育股价不跌反涨,涨幅一度逼近4%。午后股价有所回落,但是一直保持着上涨的态势,截至收盘,股价报51.300港元,涨幅为0.98%。

自2007年至今,安踏体育股价涨势如虹。目前,安踏体育市值达到1386亿港元。而这只大牛股,也成为了做空机构的狙击目标。近一年多以来,安踏体育三次被沽空。

2018年6月12日,做空机构GMT发了一份做空报告,做空对象是中国多家体育品牌,其中就包括安踏体育;2019年5月底,Blue Orca Capital创始人Soren Aandahl在香港的Sohn Investment Conference上发表对安踏的看空言论,称安踏股价应最多下跌34%,认为公司应该存在企业管治折让;而这次,浑水也盯上了安踏体育,对其“连发三箭”。

值得一提的是,每次被做空机构狙击后,虽然安踏体育的股价一度震荡,但总体来说都表现的相对平稳。在GMT做空报告发布后的6月14日,安踏体育一度跌逾7%,但随后回升;安踏体育股价在Blue Orca Capital 做空言论出现之后大跌13%,随后短时间内安踏体育股价迅速回升,并在之后创历史新高。

二季度营运继续增长

7月11日晚间,安踏体育发布公告,2019年第二季度安踏品牌产品的零售金额(按零售价值计算)与2018年同期比较录得10%-20%的中段增长;2019年第二季度其他品牌产品的零售金额(按零售价值计算)与2018年同期比较录得55%-60%的升幅。

2019年上半年安踏品牌产品的零售金额(按零售价值计算)与2018年同期比较录得10%-20%的低段增长;2019年上半年其他品牌产品的零售金额(按零售价值计算)与2018年同期比较录得60%-65%的升幅。

公告表示,该公告披露只与集团ANTA、FILA、DESCENTE、KOLON SPORT、SPRANDI 及 KINGKOW 品牌业务有关,并未包括 Amer Sports Corporation 业务。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 谢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