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踏哪里来的勇气“硬刚”浑水?

浑水与安踏的交锋来到了第三轮。

7月11日,安踏体育于午间发布公告,表示“董事会强烈否认报告中的指控,认为有关指控并不准确及具误导性”。

在此之前,浑水于7月11日早发布了其针对安踏的第三份沽空报告。报告认为,投资者不能信任安踏披露的旗下FILA品牌店面的数量。经过浑水调查,此前安踏声称系“独立第三方”的苏伟卿在北京拥有46家FILA门店,可安踏一直声称所有的FILA门店均由安踏自己持有。那么安踏要么是在苏伟卿的事情上撒谎,要么就是在FILA门店数量上面撒了谎。

安踏在声明中呈现出了强硬的否认态度,并强调,“股东应知悉相关指控为沽空机构的意见,而沽空机构利益一般而言与股东的利益可能并不一致,而且相关指控可能旨在蓄意打击对本公司及其管理层的信心并损害本公司的声誉。”

浑水三重打击,安踏强硬到底

第三份沽空报告并没有让安踏的股价继续下跌,反而还升了——7月11日开盘后,安踏股价涨幅最高达3.5%,截至收盘时,股价报收51.3港元,微涨0.98%。

或许是为了给二级市场注入更强烈的信心,安踏在这场交锋中最新的动作是于11日下午发布公告,披露了2019年第二季度的最新业绩表现。

在报告期内,安踏品牌产品的零售金额与去年同期相比具有10%~20%的中段增长(即14%~16%),其他品牌产品的零售金额同比增长55%~60%。将时间拉长至2019年上半年,安踏品牌产品的零售金额同比具有10%~20%的低段增长(即11%~13%),其他品牌产品的零售金额同比增长60%~65%。

这已经是安踏被浑水做空后发布的第四份声明。

7月8日,浑水发布针对安踏的第一份沽空报告,认为安踏暗中控制其大部分一级经销商,从而虚增销售额、利润率。当日,安踏股价跌幅超8%,市值蒸发约109亿港元,安踏选择紧急停牌。

7月9日早间,安踏发布公告并复牌。在公告中,安踏否认浑水的指控,称集团的各分销商拥有自身的管理层团队,作出独立商业决定,并拥有独立于集团的财务及人力资源管理功能,且并无相互控制关系。

不过“有备而来”的浑水马上发布了第二份沽空报告。在第二份报告中,浑水开始质疑安踏的大股东,称在2008年安踏IPO之际,安踏的内部人士涉嫌使用代理人体系转移上市公司优质资产(国际品牌零售业务)。

7月9日午间,安踏迅速发布声明进行否认,称浑水报告中含有若干关于集团过往企业交易的指控,“董事会强烈否认报告中就该等集团相关交易的指控,认为有关指控并不准确及具误导性”。

虽然安踏没有给出更详尽的反驳证据,但股价已经“站稳了”。截至9日收盘时,安踏股价微升0.2%。

安踏哪来的勇气?

此前,虎嗅文章《安踏长着一张吸引做空机构的脸》就已复盘过安踏在过去13个月中被做空3次的经历。在前两次被做空的过程中,安踏都是因为太过亮眼的利润率遭到了沽空机构的质疑,认为其“要么是骗子公司,要么是全世界最好的公司”。

安踏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丁世忠

这两次都未给安踏的股价造成致命打击——虽然股价经历短暂下滑,但很快又回升至原有水平甚至创新高。在经受过几次“被做空”的考验,且都“安然无恙”后,投资者对此次浑水的沽空亦不敏感。截至目前,安踏的股价没有经历断崖式下跌,且有缓慢回升的趋势。

此外,对于浑水的第一份报告,安踏给出了详细的证据予以反驳。针对分销商与集团之间的关系,安踏的公告从财务、人力资源等角度进行了说明,强调集团分销商的独立性。

但想要彻底战胜浑水的沽空,安踏还需要对第二、第三份报告中提及的大股东剥离资产、FILA门店具体数据等问题做出详细辩驳。

事实上,尽管安踏声称FILA是集团的营收“增长引擎”,但对这一品牌的具体数据却披露甚少。安踏在2018年年报中仅透露,FILA品牌在中国内地、中国香港、中国澳门和新加坡的总门店数达到1652家,并未披露该品牌的具体营收数据。

里昂证券在7月9日发布的研报中表示,“(安踏)真正的问题在于,一只流通性强的股票,若企业管治及财务披露不透明,在脆弱的市场环境下,估值超出预期基本面,即使没有浑水的指控,股价也可能受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