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上的盛世华章:“万里同风 新疆文物精品展”国博开幕

中国美术报

新疆地处我国西北边陲、亚欧大陆腹地,是古丝绸之路的枢纽、东西方文化交流汇聚之地,更是中华文明向西开放的门户和中介。

新疆博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保管部副主任于志勇介绍到:“早在先秦时期,新疆地区即与中原内地保持着密切联系。自汉代设立西域都护府始,新疆地区正式成为中国版图的一部分,‘天下为一,万里同风’(《汉书·终军传》),此后直到清代中晚期,包括天山南北的新疆广大地区一直统称西域,历代中央政权也都对这一地区行使着有效的管辖权。在大一统的中央集权统治下,屯垦戍边的实施,丝绸之路的畅通,不仅极大地促进了新疆社会经济文化发展和繁荣,而且有力地推动了东西方文化的交流与融合。”

新疆地区是中华各族人民共同开发和建设起来的,历史上频繁深入的中外文化交流、相对稳定的社会环境和特殊的地理位置,促使农耕文化与游牧文化、中原文化与西域文化在这片沃土上交流融合,催生形成新疆地区丰富多样的文化面貌,留下了众多闻名遐迩的历史文化瑰宝。

中国国家博物馆是代表国家收藏、研究、展示、阐释中华文化代表性物证的最高机构,通过展览展示促进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是中国国家博物馆的重要职责。此次中国国家博物馆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共同举办“万里同风——新疆文物精品展”,就是要以文物实证新疆各民族都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重要成员,新疆各民族文化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新疆地区是国家博物馆开展战略合作的重点地区。2018年9月,中国国家博物馆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物局在自治区博物馆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是贯彻中央治疆方略、推进“文化润疆”的具体举措。此次展览是继2003年 “天山·古道·东西风——新疆丝绸之路文物展”、2011年“新疆古代服饰展”后的又一次合作,也是国家博物馆与地方文博机构共同举办地方精品文物系列展的又一成果。

本次展览共展出191件(套)新疆各地出土的精美文物,在时间上自先秦延至宋元时期,在材质上包括陶器、金属器、纺织品、木器、纸制品、佛造像、玻璃器等,在内容上还包括一部分的汉唐时期官府文书和多种文字的简牍文书资料,配合以石窟壁画还原及视频、投影等多媒体展示手段,多角度全方位地展现古代新疆缤纷灿烂的历史文化,以及这片热土上千百年来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生活画卷。

双耳彩陶罐 哈密天山北路墓地出土 刘桐

单耳带流彩陶杯 和静察吾乎4号墓地出土

早在先秦时期,中原即与西域有着紧密联系。商代起,中原与西域就有玉石交易,而中原的丝绸最迟在战国时期就已传入西域,表明早在张骞通西域之前,丝绸之路就已初具雏形。作为中华文明向西开放的门户,这一时期的新疆引领了东、西文化交流的浪潮。

几何图划纹陶罐 玛纳斯县出土

双熊对坐青铜祭盘 新源县71团农场鱼塘出土

甘肃、青海地区的彩陶文化、粟作农业技术向西传播,深刻影响了天山南北多元文化的发展。

东方与西方的青铜冶炼技术,在古老的西域大地上交流融合,留下了东西合璧的青铜长歌。绿洲与草原、农耕与游牧,各种不同生产生活方式族群的交流互补、迁徙汇聚、冲突融合,是推动中囯统一多民族国家形成和发展的重要因素。

“汉归义羌长”铜印 1953年沙雅于什格提出土 刘桐

印面阴刻篆文“汉归义羌长”5字,“归义”是汉中央政府给予其统辖的边疆少数民族首领的一种封号。从出土地点判断,此印应是汉中央政府颁发给西域地区羌族首领的。

随着汉唐大一统格局的形成,新疆历史进入了统一多民族国家发展的辉煌时期,古丝绸之路也迎来盛世华章。

彩绘骑马武士俑 1964年吐鲁番阿斯塔那29号墓出土 刘桐

张骞凿空西域,丝绸之路正式开通,而西域都护府的建立,则标志着新疆地区正式成为中国版图的一部分。此后,历代中央政权都行使着对新疆地区的管辖权。

绢衣彩绘木俑 1973年吐鲁番阿斯塔那206号墓出土 范立

女俑头部为木塑彩绘,身躯以木柱支撑,胳膊用纸捻制成,呈侍立恭候状。发束高髻,头微向左侧。面部描绘花钿。身着团花锦上衣、黄底白花绢制披肩。下穿红、黄相间竖条曳地长裙。一派高贵、典雅、艳美的姿态。阿斯塔那206号墓是高昌左卫大将军张雄与妻子的合葬墓。唐贞观之初,高昌王麴文泰对抗唐朝,有分裂行径,张雄则主张统一,与麴文泰发生激烈冲突,于公元633年忧愤而死。公元640年唐朝平定高昌后,有感张雄之忠,将张雄的两个儿子封为高官,并封其妻为“永安太郡君”。公元688年其妻死,被厚葬于张雄墓中。故该墓随葬品丰富,大多具有明显的盛唐风格。

唐朝先后设置安西大都护府和北庭大都护府,统辖天山南北。设官建制、屯垦戍边等政令的实施,促进了西域各地的稳定与发展,保障了丝绸之路的畅通,有力地推进了东西方文化交流的进程。从商贸活动到文化交流,带来了文化融合的多元格局,并汇集为开创新时代的动力,最终形成了以汉唐为核心向四周辐射的中华文化圈。

彩塑菩萨头像 焉耆锡克沁千佛洞出土 刘桐

此头像发髻为大波浪纹,圆脸,眉、眼细长,双耳饰花式耳环。此菩萨头像是1928年黄文弼先生参加中瑞(瑞典)考察团在新疆进行科学考古时发现的文物之一,这是中国考古学家首次到新疆进行科学考察的成果。这些造像展现了佛教艺术传入新疆地区后与当地风格的融合,造像面庞圆润,细眉高目,既有佛教发源地古印度的艺术风采,也有东方艺术的特色,具有明显的地区过渡性,是佛教艺术发展史中不可或缺的佐证。

在世界文明史、中国文化史上,佛教文化传入中国,对中国历史产生了重要而深远的影响。新疆是佛教系统传入中国的第一站。佛教传入新疆后,与中国传统文化融合发展,产生了独具特色的西域佛教,并形成了几个重要的佛教文化中心,丝路南道有:于阗、尼雅、米兰、楼兰等;丝路北道有:巴楚、龟兹、焉耆、高昌等。

佛教文化艺术在交流中不断发展,千年间,在这条文化交流的大动脉——丝绸之路上,以鸠摩罗什等为代表的西域高僧为传佛法持箧东进;法显、玄奘等中原大德为求真经负笈西行,经年络绎不绝。

彩绘驼夫俑 1973年吐鲁番阿斯塔纳206号墓出土

新疆的历史与文物已深刻清晰地向世人阐明:始终扎根于中华文明沃土的新疆各民族文化,是中华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新疆地区历来是各民族共同开发建设和拥有的地方,是中华民族共同家园的组成部分。在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形成发展的辉煌历程中,新疆各族人民同全国人民一道,共同开发了祖国的锦绣河山、广袤疆土,共同缔造了多元一体的中华民族大家庭,共同创造了悠久灿烂的中华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