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版花木兰可以辟邪的剧照,真的不是在黑东方女性吗?

7月7日,北美福克斯球赛直播频道,全球观众们神情都有些焦躁不安。他们是因为看女足世界杯决赛紧张吗?当然不,大家都在等待插播广告——真人版《花木兰》的预告!

可是预告一经播出,立刻招来了国内网友们雪片式的吐槽,槽点主要集中在以下几点:南北朝的北方大地居然有福建土楼?“为了家族的荣耀”是个什么梗?以及刘亦菲演造型确定不是在丑化我们的女神?

满当当扑面而来的槽量,几乎可以承包看鉴君一年的槽点。清新脱俗的“神仙姐姐”,完全是一副天使跌染缸的感觉,用某小品演员的说法:搁床头都可以辟邪了。可在老外眼里,这叫“娴静、沉着、淑雅”。看鉴君瞬间感觉到了横亘在我们与西方老外之间的一道“审美大裂谷”。于是,一个问题瞬间萦绕、攀升:这个鸿沟到底有多大?

东方的传统之美

双眼皮:眼睛是五官的灵魂,我们古人讲究“目如秋水”“美目清扬”,作为眼睛的附属物,眼皮的风采自然也不可忽略。虽然日常生活中单眼皮的比例更高一些,但在国人看来,双眼皮显然更具魅力。比如“明眸善睐”的甄宓、“一顾倾国”的李夫人,都绝对有双眼皮的加分。

甄宓

高鼻梁:鼻子在五官中最为立体,现在的很多网红美女都有一个高挺的鼻梁。不单因为它增加了五官的立体程度,更因为我们传统文化中认为这是有福的象征:在古代有个高鼻梁,这叫仪表堂堂,“隆准龙颜”有帝王潜质;此外,我们古代更有高鼻梁旺夫的传说。

总之,在一群扁平鼻头的人群中,拥有高鼻梁,就是“不一样”。“面如一朵花,全靠鼻当家”,“鼻若琼瑶”的崔莺莺就是鼻子美丽的代言人。无论男女,高鼻梁,你值得拥有。

崔莺莺

樱桃小口:小巧玲珑、我见犹怜,这在我们东方人眼中,叫五官精致、身材惹人。无论是“朱唇一点桃花殷”的窦美人,还是“冰齿映轻唇,蕊红新放”的善歌者,小巧红润、充满活力的樱唇,都令人想到娇羞欲滴、秀色可餐。如果是大嘴丰唇,恐怕也就没有“点绛唇”的传说了。

刘诗诗

以白为美:在我们几千年的历史传统中,都是“一白遮百丑”,肤白有多重要,不言而喻。在魏晋时期更是如此,不光女人,连男人都要面如傅粉,肤色不佳的还要上“铅华”,彼时,一脸的白光耀眼,才是最美的风景。

《诗经》中写美女庄姜:“手如柔荑,肤如凝脂

宋玉在《登徒子好色赋》中描绘邻家女:“眉如翠羽,肌如白雪

孟昶形容五代的花蕊夫人“玉骨冰肌”

白居易写杨贵妃“梨花一枝春带雨”

花蕊夫人

凝脂、白雪、玉骨、梨花,无一例外,这些文人对美人的仰慕都落在了一个白字。

欧美文化中的东方美人到底是什么标准?

而欧美文化的审美几乎和我们的传统反着来,他们大概是这样的:

单眼皮西方人天生眉骨高挺、眼窝深邃,且多以双眼皮为主。但在他们眼中,似乎单眼皮才是东方美女们应有的特征。比如:刘雯那种完全迥异于玛丽莲梦露的美,这才更加符合西方文化的另类审美。

玛丽莲梦露&刘雯

小鼻梁:在老外眼中高鼻梁才是美丽的代表,甚至对男性也异常苛刻:进化论之父达尔文就很不幸——鼻梁有点塌陷,这在西方叫做“懒鼻头”,在“鼻梁出卖人性”的年代,拥有这样鼻梁的人就是个懒货。这导致在环球旅行的时候,船长一度拒绝达尔文上船,进化论差点胎死于一个塌鼻梁上

达尔文

可是到了东方,小鼻梁却成了他们眼中的东方美人标配。

嘴唇:在西方人眼中,双唇丰厚,才是性感,从安吉丽娜朱莉、朱丽叶罗伯茨,到安妮·海瑟薇,这些好莱坞一线女星,都给人清晰的双唇丰厚感。一向反向审美的西方人,在嘴唇方面却是东西方一个标准:都是丰满型,更胜一筹。

安吉丽娜朱莉

朱丽叶罗伯茨

安妮·海瑟薇

小麦肤色西方人提倡“健康才是美”,他们眼中常晒日光浴是健康的表现。过分白皙,是一种病态美。按照这个逻辑,太阳晒出的小麦色才是美丽准则。而我们很多杀入好莱坞的明星,也开始向“健康肤色”出发。

吉克隽逸

中西方审美差异如此巨大,也就难怪《花木兰》的审美被疯狂吐槽了。说到其中缘由的话,中国属于陆地文明,一亩地三分田的安分日子过惯了,什么都寻求一个稳当,不管是生活还是职场,“中庸之道”玩的那叫一个顺溜,所以对美的评判更倾向于看的顺眼,看的舒服,要的是规则。

而西方人是海洋文明,他们喜欢玩刺激,讲究的是个性,反倒不喜欢那些条条框框的规则,不对称,形式感的东西更让他们觉得惊喜。按照单眼皮、小鼻梁、厚嘴唇、小麦色这样的标准看,动画版的《花木兰》形象,妥妥的就是东方美女。而超级名模吕燕、“男性毒药”全安琪、“霹雳娇娃”刘玉玲、“撩汉一姐”邓文迪,这些所谓的“东方美女”也大都是这个调调。

吕燕

邓文迪

鉴于我们吐槽已久的西方式审美,当初《花木兰》选角定了“神仙姐姐”,还引发了国内网友一片哗然,以为歪果仁们在审美上总算是“改邪归正”了,毕竟,刘亦菲可是极为标准的东方美女。

谁知,预告片的妆容一出,国人算是看明白了:迪斯尼跟杜嘉班纳那老家伙一样,搭着迎合的花架子,玩的还是自己好莱坞的那一套。

影片中各种中国元素的选取,堪称煞费苦心,比如木兰的梳篦选材、土楼取景。还有那槽点满满的木兰盛妆,虽说参考了“当窗理云鬓,对镜帖花黄”的描述,但是自以为是地进行后现代主义想象式的还原,导致下手太狠、用力过猛,妥妥的过犹不及,徒有其形,却未得其神。

说白了,老外有样学样的加入这么多中国元素,是在构建自己想象中的古代东方世界,他们在以自己的方式向久远的传说世界进行“膜拜”。只不过,这种想象与现实差距有多远,或许就是“光年有多远,差距就多远”。下次迪士尼再拍电影,不妨让看鉴君给顾个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