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中最经典的一首诗,写尽相思之情,却被当成讽刺诗

《诗经·郑风·子衿》,这首诗是中国文学史上描写相思之情的经典之作,不过这首诗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被当成讽刺诗。全诗如下:

子衿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毛诗序》中说:“《子衿》,刺学校废也,乱世则学校不修焉。”说这首诗是指责学校荒废,因为世道乱而学校废弃,学生离去,诗中恨责学生的离去。这显然是附会之说,诗中完全看不出这层讽刺的意思。这种曲解对后世的影响很深,使得“子衿”一词成为后世读书人的代称。

朱熹《诗集传》中说:“此亦淫奔之诗。”他看出这是男女相悦之辞,比较符合这首诗的主题。

这是一首女子思念情人的诗,诗中细腻形象地刻画了女子的心理活动。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子,代词,你。

衿, 的假借字,也作襟,即衣领。

悠悠,思念不断的样子。

宁(nìng),反诘副词,岂,难道。

嗣(sì)音:寄传音讯。嗣,通“贻”,给、寄的意思 。

这一节的意思是,你青青的衣领,让我心里不断思念,纵使我不去你那里,你难道就不能寄传音讯来吗?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佩,玉佩,借指系玉佩的绥带。

这一节的意思是,你青青的玉带,让我不断思念,纵使我不去你那里,你就不能过来吗?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挑(tiāo)兮达(tà)兮,独自一人走来走去。

城阙,城门楼。

我独自一个在城门楼上走来走去,一天没见到你,就像已经分别了三月一样。

这首诗的前两节,用相同的句式不断回环,读起来用一种思念不绝的况味,纵我不往,表现出女孩的矜持,不愿主动去找男孩,但她又渴望听到男孩的消息,渴望见到男孩的身影。第一节中还是希望听到男孩的消息,第二节中已是希望男孩能主动来找自己,这是一个思念不加强的过程。

这两节对女孩的心理描写得极为微妙,那种在爱情中矜持而又热烈的感觉,跃然纸上。

第三节写女主人公的城门楼上徘徊,我们已经看可以想见她时而徘徊,时而眺望的样子,四个兮字不断加强女孩的情感,最后用夸张的手法表现女孩热切的思念,说不定女孩已经忍不住要主动去找男孩了。

当我们思念一个时候,会在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她的样子,她穿的衣服,她的衣带中风中飘荡的样子,她的衣服的颜色,她身上散发出的气味等等,都浸润在了我们的思念之中,这种感觉,就是“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