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琴声中的魏晋风流:铁匠、七弦琴音与《广陵散》

这是盛夏最后的晚祷,灿然一生,无愧于心,而后轰然凋零,所以诗人说,生如夏花般绚烂。能为这个大暑节气作注解的琴曲,选来选去,《广陵散》再合适不过了。

说《广陵散》,总绕不过魏晋风流。那是一个情深而日浅的时代,城内遍布杀伐之心,城外云隐竹林之君,这个时代的生命朝不保夕,有才华的年轻人总是破空而来,在五言诗行、七弦琴音里悄悄诉说着,颤抖的心灵和痛苦的生命。

一日,身为"竹林七贤"之一的嵇康夜宿华阳亭,引琴而弹,彼时月华如练,琴声如水,一位君子蓦地闯入。他自称是古人,云游至此,要与嵇康谈音律。夏时的琴,带着三分的醉意、七分的兰香,君子援琴而弹,将一曲失传已久的《广陵散》传授给嵇康,并嘱咐嵇康,不得传给外人。

年轻的魏国长史嵇康洁身自好,不愿同流合污,所以被大将军司马懿借机处死。他的死是中国文人历史上最悲怆的一幕,也是中国琴史无法遗忘的篇章。《晋书》以最浓重的笔墨记下嵇康生命的最后时刻:

一切仿佛都沉寂下来,鸣蝉止语,风尘停滞在树梢,日光的影子纹丝不动,送行的人望眼欲穿。嵇康只是静静地,要了一把琴,在凝固的送行中做了最后的谢幕:

弦声响起,仿佛一道光照亮了世界,一注宇宙之泉浇灌了大地,生命的悸动撞击着琴弦,迸射出天际的耀眼光芒,所有泯灭的灵魂高歌猛进,挣脱死之静寂,在惊风骇浪中一搏生命的狂欢。所有不被尊重的人生都应该高傲地绝版,献给诗人的灵魂,高贵的单纯,静穆的伟大。

在《琴史》的记载里,嵇康是一个有艺术造诣的琴人,他的《声无哀乐论》是中国早期非常完整的音乐美学著作。在嵇康的心里,音乐来源于自然,天地万物,寒来暑往,五行因此形成,表现为五色,发出为五声。所谓声音的高低起伏、婉转悲伤是自然的结果,人的悲欢哪里能左右自然界的声音,不过是人为赋予了物候的感情色彩。

这是一个无比崇尚自然的琴人,他宁愿在洛阳城外做一个小铁匠,也不愿与世俗同流合污。他恭恭敬敬地膜拜自然,目送归鸿,手挥五弦,弹着逍遥的歌。一面是铁锤的烈焰,在炽热的政治环境中避乱寻安,追求极致的自由;一面是木心的琴弦,在宁静的内心深处守着自然的纯真,和天地齐逍遥。所以,当他的朋友山涛向朝廷推荐他做官时,他毅然与山涛绝交,并写下著名的《与山巨源绝交书》,向这个逃离不了的社会表明心志。

这是先民记载嵇康的样子。这样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子,却无法做一个默默无闻的小铁匠,或是一个安静弹琴的美男子,只因为他的身上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 龙章凤姿。

这是一种区别于中年男人的"油腻",而回归于健康本真的神韵。他整个的气质风度,是无法掩盖的人格魅力,超越了权力、名气、金钱,甚至时间的意义。夔龙之章,鸾凤之姿,他的一言一行都在诠释着中国的贵族精神,个性独立洒脱,志趣高远精深,审美清逸脱俗,人格傲岸不羁。直到今天,以此共勉,带着遗失的贵族精神,好生在这世间行走吧。

-----------------END-----------------

文:霁月 著

图:净如 绘

来源:《中国人的风雅:二十四节气听古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