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档?挪档?“刀背”后的电影市场疑云重重

7月9日晚间,微博多位电影博主突然曝出电影《刀背藏身》撤档的消息,随后,一些业内影评人转发并表示确认。截至发稿日,网传的“撤档”变成了“因市场原因挪档”,而出品方尚未对此消息作出回应

凡此种种,看客们大约也能猜出此事走向与原定计划有所不同。这是开年以来,既《一秒钟》、《六欲天》、《八佰》、《少年的你》、《小小的愿望》之后,档期凭空消失的第6部国产电影。

一种似曾相识的无力感再次包围广大电影从业者,说好的“久别重逢”,怎么就变成了“后会无期”?

《刀背藏身》的现身之路

《刀背藏身》自2016年7月开拍,经历4个月的拍摄完成,如果不出意外,影片原本2017年就能与观众见面。

然而,2017年4月,徐浩峰在博客连续发布两篇随笔,一篇遣词无奈,“劳动者最悲哀劳动者无尊严”,另一篇表述极为痛心,表示自己将放弃导演署名,“如果一个作品面目全非地进入电影院 在世上定型 导演放弃署名 并且在电影公映后 臭骂这部电影 就是保护这部电影。”

一时间不少猜测认为导演在定剪权上与背后的出品方保利影业发生了分歧,也有人猜测,是因为影片题材涉及到三四十年代动荡期,而遭遇审查难题。保利影业宣传负责人对媒体的回应是“此事并非保利影业与导演之间的矛盾。”

抛开是是非非,影片最终还是成型了,并在2017年第四十一届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拿下一樽最佳艺术贡献奖,徐浩峰本人参加领奖并向全体参与影片的人士致谢,此前的不欢而散看似在场外达成了和解。

在这之后,《刀背藏身》似乎从观众视线消失了,连徐浩峰的新电影《诗眼倦天涯》都开始接二连三发布剧照了,《刀背藏身》还是没有定档消息。直到今年4月份,演员春夏上综艺《我和我的经纪人》透露自己的新戏一直不播出,只能“被迫”上综艺增加曝光量,观众才猜隐约记起“哦,《刀背藏身》还没上呢。”

到了今年五月底的时候,《刀背藏身》剧组亮相戛纳,导演徐浩峰与主演张傲月、李光洁、许晴、黄觉一起出席了戛纳电影闭幕式红毯,引得大家都在猜测是不是定档消息要来了。

果然,戛纳闭幕结束后,影片宣布定档,于今年7月19日全国上映,这个时候,距离影片开拍已经3年过去了。然而撤档、挪档的传闻一出,影片再次被打回了小黑屋,与观众见面时间依然是谜。

事实上,3年来,电影市场早已发生巨变。片方曾介绍影片投资达8000万,预测票房3个亿,在当今市场整体资金收缩,古装影视作品接连撤出大小银幕的情况下,并非主流观众宠儿的“徐氏武侠”,能否回本还是个问题。而如果影片原本因为审查问题而滞延,那么这个时期审查只会更严格。

电影的困境也是创作者的困境

当前电影大盘两股势力对撞,国产电影的寒潮与进口电影的热闹分裂成冰火两重天的局面。

一方面,进口电影大量引进造成领跑之势,造成当前大盘“很热”的假象。《复联4》、《蜘蛛侠:英雄远征》领先北美上映,并在内地大肆屠档;《狮子王》、《命运之夜——天之杯II》、《机动战士高达NT》、《速度与激情:特别行动》等知名IP定档消息不断,有意击中情怀粉的心弦。

另一方面,“寒冬”撞上敏感期,本就数量稀缺的国产电影接连遭遇掣肘。在内容高压之下,一些具备议题性或涉及特殊年代的电影在本来可以顺利上映的前夕突遭下架或撤档,原因是暧昧不明的“技术愿意”、“介质问题”、“制作原因”,能否上映只能等待中宣部电影局的放行令。

每年的暑期档都包含着“国产电影保护月”——2004年,国家电影局为支持国产电影,不鼓励在每年6月20日至7月10日、7月20日至8月10日引进海外分账大片,这个不成文的规定在过去的几年一直如影相随。

这个初心是为国产电影谋求盈利的机制多年来一直受到诟病,因为它像一只无形的大手干扰着电影市场自由发展的秩序,限制了电影的多元发展。然而,今年“国产电影保护月”这一说却神奇的消失了,进口大片恨不得统统涌进档期、甚至领先北美上映,“国产电影保护月”守护的国产片票房份额有朝一日需要进口大片扛起来了。

不难看出,在今年上半年内地总票房较去年下跌9亿,观影人次减少1亿的情况下,管理者也慌了,为提振全年的票房成绩,国产电影档期缺口只能用进口片来补上,而遭遇撤档并无限期延期的国产片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吞。

他们是很委屈,但没有一个创作者不想让自己的电影在影院上映,能够拍成成品便不会想到某一天会被审查制度掐断咽喉。

频频撤档无疑是直接影响了上游的内容创作,未创作的在脑海里毙掉了无数idea,已经创作的开始自我阉割,仅有的一点自由又再次被缩减,一时间人心惶惶,电影创作者们深感大难临头,前路道阻且长。

一部电影从孕育出想法,到打磨出成品,再到与观众见面,经历了无数次意见、修改、妥协。电影的困境也是创作者的困境,每撤档一部电影,就等于往电影人身上加一条链索。

前几年,业内鼓励现实题材电影的创作,就在中国创作者愿意抛开对视觉特效、鲜肉流量、疼痛青春的执迷,去探索真实世界的时候,这条路也被封死了,因为管理者说的“现实题材”跟创作者理解的“现实题材”完全不是一回事儿,那什么是现实题材?

历史题材也面临同样的问题,管理者所谓“历史题材”是国家视角下的历史,放置大环境客观讨论的历史题材则会面临不明所以的指摘,那么什么是历史题材?

对于创作者来说,不仅是不能拍什么,还要“你必须这样拍”。所以像徐浩峰这样的创作者说出“臭骂自己的电影 是创作者对作品最后的温情”,大家便都不会觉得奇怪了。

作者/银翼

责编/如谦

播报当日票房、排片数据、档期资讯、深度票房数据挖掘、电影产业观点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