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猛兽困于港交所

带领金山上市后,雷军选择了离开;带领小米上市后,雷军选择了重回一线。

一年前扬言“要让在上市首日买入小米公司股票的投资人赚一倍!”,一年过去了,经历了股价的跌跌不休之后,雷军还好吗?

文|江岳

来源|首席人物观(ID:sxrenwuguan

带领金山上市后,雷军选择了离开;带领小米上市后,雷军选择了重回一线。

过去一年里,小米发布了18款新手机,8款IOT与生活消费产品,进行了7次组织架构调整;雷军参加了9场发布会,发布了超过1500条微博和21条小红书笔记……这些数据组成了雷军的A面:一位勤劳的、似乎永不知疲惫的企业家。

另一组数据是,小米集团进行了21次股票回购,但股价仍然接近腰斩,从发行价的17元港币跌到如今徘徊在9块多,小米手机出货量始终无缘前三,在不同的统计数据里,它的位置是第4至6名不等。这些是雷军不愿接受的B面:一头尚未收复失地的困兽。

1.

时钟拨回到一年前的7月9日,那是个多云的礼拜一,雷军站在香港交易所那面铮亮的巨大铜锣面前,西装革履,笑容灿烂。铜锣超过一人高,比旧版直径加长80%,雷军是第一个敲响它的人。

那天,整座香港城都能听到小米的感谢声。晚上,在庆功宴的觥筹交错间,雷军豪迈发话:“要让在上市首日买入小米公司股票的投资人赚一倍!

此前一周,他焦虑得睡不着觉,“大家投资了我们55亿美金,万一跌得很难看,怎么出去见人?”早在武大读书时,雷军就是全系出名的学霸,正牌的天生骄傲,毕业后又追随求伯君,兢兢业业把金山苦熬上市,为的也是不辜负于人,“要还债,这么多年,给兄弟们开了那么多的空头支票,不上市,我一辈子也还不清。”

但世间总有不如意之事,学霸也无可避免。

他没能在港股市场继续学霸的好成绩,小米上市首日即破发。不过,这倒是在雷军的预期之内,甚至下跌幅度比预期还好。他特意拍了张穿着破洞牛仔裤的照片“纪念”这场破发,也提醒自己:“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但随后一年间,跌跌不休的小米股价似乎让雷军失去了自嘲心情。

今年1月,摩根大通、麦格理、瑞银等三家机构发布报告下调小米股价,其中,摩根大通将其从评级“增持”降为“中性”,并把目标股价从18港元下调至10.5港元。

小米股价很快跌破10港元,小米集团选择的应对措施是回购股票,而这个斥资1.5亿港币的自救举动只是开始,此后,小米陆续进行过21次股票回购,以稳定股价,传递市场信心。

对于这些,雷军显然不愿多谈,今年6月的米家发布会前一天,小米临时取消了雷军群访,这天,小米刚刚发布第四次股票回购消息。【1】

从数据看来,频频的股票回购并未对小米股价产生明显而持续的拉升作用。事实上,从财务指标来看,小米公司的状况不像它的股价表现那么糟糕。

在小米上市以来发布的四次财报中,这家公司的整体营收、利润等数据都不错。以最近的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为例,小米公司该季度收入为438亿元,同比增长27.2%,利润为32亿元,经调整净利润同比增长22.4%至21亿元。

而更早些时候发布的2018年报显示,小米收入增长了52.6%,经调整净利润增长了59.5%。“小米的模式起码要15年才会被大众完全接受”,雷军的公开信随年报一并发布,他用了克制而委婉的措辞,表达对小米模式在资本市场“不被理解”的无奈。

资本市场给他的回应是:第二天,小米集团开盘报12.3港元,涨0.82%。

但这波上扬未能持续,截至当天收盘时,小米集团报11.64港元,跌幅为4.59%。

2.

中年雷军一直在努力保持年轻。

这一年,他参加了9场发布会。舞台上,他总是熟练说着年轻人的流行语,还经常摆出OK的时髦手势挡在眼部自拍。为了宣传主打年轻女性的小米CC,他在小红书上设立账号,将发布会前后的幕后花絮剪辑成Vlog,一种颇受年轻人欢迎的视频方式。

与雷军忙着保持年轻形成对比的是,小米公司亟需迈入成熟——上市就像一场成人礼,来自资本市场的全方位审视决定了它需要尽快进化。从规模来看,这家营收过千亿、员工近两万的公司也需要一套更成熟的管理方法论了。

雷军曾经形容小米早期的打法像游击队。

从创立之初起,小米的模式就是:八位联合创始人各自分管几块业务,公司实行扁平化管理,组织架构只有三层:联合创始人—部门负责人—员工。小米曾经受益于此,但这种灵活高效的打法在此后慢慢遭遇瓶颈:部门协作困难,过度倚重负责人的能力等。【2】

事实上,早在2016年的低谷时期,雷军亲自回归一线抓手机业务时就开始尝试提拔年轻干部,当时的销售与服务部成为试点,效果不错。

于是,2018年9月13日那个下午,雷军发出了第一封内部信,小米“成年”后的组织架构调整就此拉开序幕。

这次调整包括:新设集团组织部和战略部,将原来的四大业务部重组为十个新业务部门,部门总经理直接向雷军汇报等等——他们大多是80后,平均年龄38.5岁,在小米的平均供职时间为5.9年。调整之后,小米集团总部职能被加强,刘德和王川两位合伙人回归总部,更多发挥大脑作用,年轻人在一线业务阵地被重用。

“没有老兵,没有传承。没有新军,没有未来”,雷军在那封内部信的结尾写道。

调整在此后几个月里持续进行,截至目前,小米集团已经形成三大部(财务部、参谋部、组织部)和三大集团委员会(质量委员会、技术委员会、采购委员会)的架构。

按照雷军向极客公园张鹏透露的信息,组织架构调整是个“渐进的过程”,或许需要至少两年才能完成。

这是小米成长的必经之路。多数时候,成长总是缓慢而疼痛的,

但对于小米和雷军而言,痛感在上市之后的第一年显得尤为突出——他们赶上了冬天:全球智能手机行业增速持续放缓,从2017年开始,全球手机出货量就开始持续下滑;中美贸易战加剧了经济形势的不确定性。此外,小米本身也面临手机业务被超越 、AIoT 战略尚未充分发挥商业价值的困境。

于是,在2019年的小米年会演讲中,雷军提到了8次“冬天”,“冬天来了”成为最广为人知的呐喊。

毫无疑问,他依然是带领小米过冬的关键人物。那场演讲中,他把小米现阶段的主要矛盾总结为两条:公众对小米的期待与小米发展速度之间的矛盾;小米的发展速度与现有组织管理能力之间的矛盾——在组织结构真正完善之前,这些矛盾的出口,只有雷军。

这是一场艰难的持久战,雷军不得不保持年轻活力。

3.

仿佛历史重演,一纸任命书,雷军又把自己送回前线,这一次是中国区。

今年5月,雷军宣布兼任中国区总裁,全面负责中国区业务开展和团队管理。中国区的前身是销售与服务部,再早是小米网,从天语挖来的汪凌鸣、小米联合创始人王川先后出任过中国区总裁。

图:小米联合创始人王川

小米手机中国区失速已经成为业内共识,从雷军的反应来看,这显然是比短期股价震荡更让他焦虑的事情。

这危及小米的根本。

公开数据显示,小米手机国内出货量在2018年第四季度就出现了明显下滑:1030万台,同比下跌35%。

对此,小米CFO周受资称这是“主动进行产品组合调整的结果”,当时小米正在筹备红米分拆,作为销量主力,后者在该季度没有发布新机,影响了最终数据,而多款机型的发布时间都定在了2019年第一季度。

然而,好消息并没有如期而至。2019年第一季度,小米手机在国内的出货量仅比上一季度多出30万台。【3】

雷军急了。

他已经很久没提过那个“两年半时间重回中国第一”的梦想,以小米目前的状况来看,这个目标显然过于遥远。他更担心的是,手机业务萎缩会影响小米的双引擎战略落地。

手机+AIoT ,这是雷军在今年年初宣布启动的新战略,未来五年,小米将在AIoT 领域投入100亿,过去几年,小米已经在逐步建立IoT 生态并颇有成效,在手机市场趋进饱和的大环境之下,这条新出路显然有更多可能。

然而,手机依然是小米安家立业之根本,是任何时候都不能输掉的业务。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雷军需要再打一场硬仗,但人人都知道,这场战役比2016年更艰难。

小米手机当时补课的方向很明确:抓供应链、开拓线下、补上明星代言等营销手段。于是,雷军可以摆好笑脸拜访供应商,修复此前被破坏的关系;可以厚着脸皮去参观OV的线下店,学习线下模式;也可以在舞台上自然地与流量明星互动,讨用户喜欢。

只要明确方向,劳模雷军自会倾尽全力。

但商业的残酷之处在于,只有结果才能验证方向选择是否正确,而等待结果的过程可能是一两年,可能是七八年,也可能是永远。

4.

雷军素来好脾气。

他不善于拒绝人,不太熟悉的老乡要求会面也得安排半小时,碍于人情而安排的会议和见面让他太累,经常忙到没时间吃饭。他也不爱骂脏话发火,出现在发布会上时,总是笑吟吟地、慢斯条理地说着湖北味的普通话。

唯一的例外出现在今年1月,在宣布红米以Redmi 品牌独立的发布会上,雷军一改平时“把朋友弄得多多的”友好姿态,向华为荣耀开炮,喊话“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生存面前,形象和面子都不太重要了。第二天,小米年会,雷军严肃地向全员预警:冬天已经来了。2019年,我们即将面临最严峻的挑战。

这意味着更辛苦的日子。

一年前的7月9日之后,雷军给自己放了一周假,每天行走十五至二十公里。他后来说,那是创立小米八年以来最奢侈的行为。

此后一年里,工作成为他世界里唯一的主题。

这一年里,股价没有困住雷军,他始终坚信短期震荡没有意义,小米具备长期价值;股价也困住了雷军,他不再是那个所有人仰慕的明星企业家,股价下跌成为笼罩在他名字上的灰霾——记者们每次撰写关于他和小米的新闻时,都会习惯性地查询股价,看到的数字总是绿色居多。

对于雷军而言,上市当天那个流光溢彩的日子已经恍若隔世,对于那些领着低于行业薪水跟随雷军奋斗、又因为股价下跌受损的小米员工,今夜同样值得庆祝——位于上地的小米新总部迎来了游园日,他们得以参观即将入驻的办公场所。

公开资料显示,这个规划有8栋玻璃建筑的园区花费约46亿,雷军亲自过问设计,参与过讨论男洗手间的小便器等细节。

从物理空间的意义来看,小米开始了新征途。

如同一艘航船,新总部承载着小米的梦想,驶向茫茫大海。它在雷军所说的“冬天”起航,冷冽海水考验着船体结构质量,更考验着船上的人心。

50岁的雷军立于船头。

凛冽寒风之中,他挺直了腰板。

注:作者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作者。你还可以在大风、企鹅、头条等平台找到我们。

部分参考资料来源:

【1】《小米上市一年:雷军再当“救火队长”,小米还有戏吗?》,钱玉娟,《经济观察报》

【2】《小米推动层级化设立KPI:毕业生入职13级,雷军没级别》,张珺,《财经》

【3】《小米挤泡沫的365天》,姚心璐,全天候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