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布里克未完成的剧本首曝光,内容来源于他的婚姻生活

据《卫报》报道,7月12日,美国电影导演斯坦利·库布里克未完成的三部剧本首次被发现。这三部剧本的主题都是关于婚姻、妒忌和通奸的。

这三部剧本写于1954年到1956年。1954年,库布里克与他的第二任妻子露丝·索博卡

(Ruth Sobotka)

结婚,她是一名舞蹈演员。他们的婚姻生活很快出了问题。

在被发现的剧本中,其中一部叫《结了婚的男人》

(Married Man)

,共有35页,文字是由打字机打出来,上面有着铅笔的注解。还有一本手写的剧本叫《完美的婚姻》

(The Perfect Marriage)

,一共才写了7页。最后一部剧本叫《妒忌》

(Jealousy)

,是关于一对已婚夫妇之间的故事。

在《结了婚的男人》的开头,库布里克写道:“婚姻就像一场漫长的宴会。一开始上的是点心……你能想象一个女人就像塑料吸盘一样,从早到晚缠着你有多恐怖吗?……这感觉就像在羽毛之海里面窒息了一样。我沉到越来越深的海底,虽然周围一切都很柔软,但是一天又一天的惯例和熟悉却让人窒息,除非她反击我,发疯或吃醋,哪怕仅仅一次。你看,昨晚我在饭后出门散步,等我回到家都凌晨两点了,你可不要问我去了哪里。”

库布里克

现在,这些剧本和手稿都由伦敦艺术大学的库布里克资料馆收藏。

班戈大学的电影学教授、库布里克的研究专家内森·艾布拉姆斯

(Nathan Abrams)

,对《卫报》表示了他的兴奋之情,“我们先前都不知道这些材料的存在。它们都存放在库布里克的家里。这里面有许多电影项目是库布里克原本想拍的,但是却没有完成。我在我的阅读史里面,从来不记得有谁提到过这些材料。”

我们能从这些未完成的剧本中发现库布里克的遗作《大开眼戒》的雏形。比如在《妒忌》里,妻子和醉酒回家的丈夫吵架;在《完美的婚姻》里,库布里克写道,“故事的背景设置在圣诞节。妻子正在为平安夜做准备,很烦躁。丈夫被圣诞节弄得很压抑。这个故事关于婚姻、忠诚和欺骗。”

《大开眼戒》剧照。

1999年,库布里克在拍完《大开眼戒》之后就去世了。这部电影由汤姆·克鲁斯和妮可·基德曼主演。

内森·艾布拉姆斯刚与Robert Kolker共同完成一本研究专著,叫《Eyes Wide Shut: Stanley Kubrick and the Making of His Final Film》,该专著准备在本月《大开眼戒》上映20周年时,由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但是,内森·艾布拉姆斯对这些新材料的突然出现感到很沮丧,因为他刚刚才写完这本书,而这些新材料对他的研究又有着很重要的影响。

内森·艾布拉姆斯说,“就像库布里克自己说的那样,他不是一个作家。这也是他经常与别的作家合作的原因。他的文学水平并没有多高,毕竟库布里克只是一个电影导演。这也许是他没有完成这些剧本的原因。就像柯克·道格拉斯曾说的那样,‘斯坦利……假如有一个好的作家能当他的编辑,他就能更好地去拍他的电影。我有一份他尝试把《光荣之路》变得更商业化而改写的剧本,这简直糟糕透了。假如《光荣之路》按照他写的那份剧本来拍,库布里克估计现在还住在布鲁克林的一间公寓里,而不是在英格兰的城堡里……’”

内森·艾布拉姆斯还说,这些新发现的材料也让大家明白了库布里克创作的动机和兴趣。“上世纪五十年代是库布里克最少被人了解的年代。这表明他在那时的工作范围远比我们之前知道的大多了。他非常多产。他曾尝试着成为剧作家。但是,在1955年他拍摄的《杀手之吻》里,他并没有依照一个固定的剧本来拍,他经常从一些地方发展出其他的想法来。”

“在库布里克拍摄这些电影的时候,露丝·索博卡跟他在一起,她影响了库布里克。但我们不知道她的影响到底有多深。他们在洛杉矶的相处并不愉快。库布里克后来为了拍《光荣之路》在1957年去了德国,并在那见到了演员克里斯蒂娜。克里斯蒂娜后来成为了库布里克的第三任,也是最后一任妻子。”

《光荣之路》剧照

一年前,内森·艾布拉姆斯在写这本专著的时候,发现了库布里克一度被认为遗失的剧本《锁不住的秘密》

(Burning Secret)

。该剧本是库布里克和《光荣之路》的编剧卡尔德·威灵汉姆

(Calder Willingham)

共同创作的,改编自茨威格1913年出版的同名短篇小说。

内森·艾布拉姆斯称,库布里克迷们都知道库布里克想拍这部片子,但没人想到剧本已经完成了。“这是一个完整的剧本,可以被今天的导演拍成电影”。它是《洛丽塔》的“反转版”。库布里克为米高梅创作了这个剧本,但是米高梅取消了该剧本的拍摄计划,因为那时库布里克还在忙他的《光荣之路》。

参考资料:https://www.theguardian.com/film/2019/jul/12/newly-found-stanley-kubrick-script-ideas-focus-marital-strife,https://www.theguardian.com/film/2019/apr/26/stanley-kubrick-films-obsessive-genius-rendered-more-human,https://www.theguardian.com/film/2018/jul/15/stanley-kubrick-lost-screenplay-burning-secret-found

作者:徐悦东

编辑:徐悦东 校对:薛京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