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一代女皇武则天?一个字恰如其分,一般人不太会写

中国历史上的皇帝多达五百多位,以唐朝之前为分界线,前面无一例外地都是男性,在倡导盛行开放的唐朝,却诞生了千古第一女帝武则天。匪夷所思的是,唐朝之后不乏位高权重的女性当权者,但再也没有一个女皇帝,武则天的争议性不亚于开创大一统王朝的秦始皇。

作为唯一的女皇帝,武则天的强势和狠辣自然是不言而喻的,无论正史还是野史,都对这位开天辟地的女人极尽笔墨。据传武则天的名字武曌,就是武则天自我发挥的杰作,号称明月当空,象征着吞天吐地的豪情气势。而这个字也恰如其分的体现了武则天这个复杂性的人物性格,敬畏是我诵读这段历史的首要态度,或许她的某些行为超出人伦纲常,但她创下的丰功伟绩也不能抹杀否认。

武曌这个充满神秘色彩和无尽魅力的名字,以至于在她死后,“曌”成为一种避讳,影响了近千年的文字书写。武则天的个人魅力尤为特别,她的孙子李隆基曾对嚣张跋扈的武氏宗亲大声斥责:“这是我家的朝堂,关你什么事?”可见李隆基是把端坐在帝位上的祖母武则天看作李家人,并不是窃居李氏江山的外人。

武则天的两个儿子李显和李旦,无一例外地将母亲视作自家人,只不过是想过一下皇帝瘾。尤其是在后来立储一事上,武则天听取狄仁杰“自古有儿子祭拜母亲,哪有侄子祭拜姑姑”的劝告,册立庐陵王李显为太子,断了侄子武三思的念想。

李氏子孙清楚皇位迟早会归还到自家手里,因而对母亲更多的是亲情大于敬重的态度,并不把母亲的登基称帝视为外人家的天下。就连《旧唐书》和《新唐书》在为武则天立帝王本纪的时候,也不忘在前面加一个皇后的名号,意思是临朝称制的皇后,对称帝的事情看作武则天晚年的任性行为。北宋的保守派名臣司马光性子如同老牛那般倔强,格外看重礼法名制,记载先秦时期的春秋战国,往往对王公爵侯的传记十分考究。可司马老先生在编纂《资治通鉴》的时候,写到唐高宗驾崩后到唐中宗复辟的年月时,仍以“则天后”的年号纪年,并将这段历史归结为唐纪,等同于将武则天列为帝王的待遇。但行事老派的司马光追究虚名,给予武则天的历史定位,是有名无实的帝王,固执保守的风格跃然纸上。

武则天不满足于在后宫做一位锦衣玉食的国母,也不愿做个临朝称制的太后,而是千方百计地想要君临天下,亏得是在男女平等风气盛行的唐朝,但仍旧在唐王朝引起不小的轰动。历来的史家政客、文人雅士,无不对武则天的创举采取躲躲闪闪的避讳态度,褒贬不一的争论,众说纷纭的传奇。评说唐朝皇帝的时候,武则天称帝的十多年是不可绕过的历史时期,她切实起到了“上承贞观,下启开元”的历史作用。

武则天和李家的缘分由来已久,父亲武士彠是位家境富裕的商人,后来跟随李渊在太原起兵谋事,再到往后就是一路升官,最高做到州郡长官。武士彠和李渊的友情值得歌颂,玄武门政变后的九年,郁郁寡欢的李渊病逝,得知消息的武士彠伤心得呕血而死,紧随其后地驾鹤西去。

武则天的第一任丈夫就是史书歌颂赞扬的明君,唐太宗李世民,十四岁的武则天嫁给四十多岁的李世民,本就是一场荒唐的婚姻。仓皇之间已是十二年,武则天由一个不谙世事的天真少女,逐渐变成一个成熟稳重的才人,个中心酸苦辣只有她自己知道。深宫生活寂寞空虚,武则天没有获得专宠,不甘于现状的她将心思用到太子李治的身上。李世民服食丹药过多,最终以五十岁的年纪离开人世,那些没有留下一儿半女的嫔妃削发为尼,一并进入感业寺吃斋诵经。武则天的赌注是正确的,青年时期的李治对武则天难以忘怀,几番心理斗争后,还是没能熬过相思苦。武则天就这样被征召入宫,狠命压着昭然若揭的野心,脸上堆起和善的微笑,一次又一次地化险为夷。狠心掐死亲生女儿,栽赃给前来探视的王皇后,这是武则天的一招狠棋,用女儿的鲜血来给自己铺路上位。

一出设计巧妙的苦肉计,让获得专宠的武则天成功上位,母仪天下的皇后之位,充满着痛苦不堪的荆棘和难以自拔的诱惑。纵观唐高宗一生养育的子女,就有一半是武则天所生,这是武则天故作妩媚可怜的成果,可以让怯弱胆小的李治,对反对废立皇后的舅舅怒目而视。体质弱的李治患有常年的头疼病,妻子武则天“好心”地帮忙处理政事,走出封闭的深宫内院,插手权力的游戏。

眼见妻子对政务的可贵天赋,李治始终是忧心忡忡的态度,他不愿妻子和外朝大臣牵连甚广,这等同于架空自己。为此李治想要废除武则天的皇后,但最后还是败在武则天的“夫妻情深”和“梨花带雨”下,怜惜和畏惧让李治怯生生地拉出一只替罪羊,负责起草废后诏书的上官仪。不知什么时候起,李治对武则天的执政能力开始持以欣赏和敬佩态度,他多次想要将实际权力交给武则天,但大臣愣是用跪地磕头的方式死死留住他。武则天的狠辣在于“虎毒也食子”,她和亲生儿子李贤的矛盾日益加深,出手快准狠的武则天找了个“龙阳之好”的借口,一举废黜李贤的太子,关押到长安城内面壁思过。

武则天的长子李弘英年早逝,次子李贤又被亲手逮捕,三子李显就成了太子的最佳人选。可李显虽然表面听话顺从,实际却是竭力捍卫皇帝的尊严,甚至放出大话:“这是我李家的天下,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就是把皇位拱手相让给岳父都行。”李显的命运多舛,猜疑心重的母亲武则天二话不说,立即明示亲信废黜李显的帝位。四子李旦吸取哥哥的教训,保持“少说话,少做事”的做事风格,甘愿做无用的傀儡,倒是让晚年的武则天安了心。还没有登基称帝,武则天就因“擅废新帝”引起扬州兵变,她却饶有兴趣地打量起讨伐自己的檄文,忍不住啧啧称奇。读完武则天还长叹一句:“这是宰相的过失啊,这样万里无一的人才,竟然能使他流落朝廷之外!”檄文作者骆宾王由此名声大噪,连那首《咏鹅》都被列作饶有特色的儿歌,传唱至今。

武则天的人格魅力在于她的恩怨分明,招揽人才、重视改革、减轻税负是她,大兴冤案、任用酷吏、铲除异己也是她。你可以对她的心狠手辣破口大骂,但又不得不敬佩她的胆识和谋略,动荡不安的王朝需要这块镇山之宝。武则天的称帝本质上无法和李唐王朝划清界限,因为她的权力都来源于李氏子孙的亲人身份,而不是凭着一刀一枪打下来的。

晚年的武则天渐渐地接受那些要求“归唐还李”的言论,不再是一昧地逃避现实,只是她始终难以割舍对李氏皇位的贪恋。其实武则天明白自己一生中做的错事不计其数,随着年岁的增长和岁月的蹉跎,她对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往变得释怀。

临终前的她去除帝号,以皇后的身份同高宗共葬皇陵,对那些昔日剑拔弩张的仇人不再耿耿于怀,为曾经迫害的政敌一一平反。武则天去世前下令恢复一切旧制,唯一留下的就是那块屹立在乾陵面前的无字碑,是非功过任由后人评说。

参考资料:《资治通鉴》、《新唐书》、《旧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