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秦是狠人,为找出刺客,主动要求把自己五马分尸

在战国历史上,苏秦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他以一己之力改变了天下格局。

从性格来看,他更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秦惠王不看好他,结果秦国就遭到“六国合纵”。

苏秦不仅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历史上“锥刺股”的故事就是出自于他。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为了找出刺杀自己的凶手,苏秦在病危时对齐王提出一个要求,把自己“五马分尸”。

《史记》有记载,“臣即死,车裂臣以徇于市。”

燕文侯死后,苏秦与燕国第一夫人有染的事情被刚即位的燕易王知道了。

当然,这件事有可能是苏秦政敌的故意中伤,犹如秦孝公死后,商鞅遭人诬陷一样。

奇怪的是,燕易王不仅没有惩罚苏秦,反而对他更加礼遇。

这让苏秦非常忐忑,于是请求出使齐国。他认为自己现在对燕国毫无作用,去齐国可以搞破坏活动。

《史记》有记载,“臣居燕不能使燕重,而在齐则燕必重。”

对于燕国来说,齐国是世仇,阻拦它进入中原;对于苏秦来说,齐国破坏他的合纵大业,因此恨之入骨。

既然去齐国是搞破坏,两人就唱了一出双簧,苏秦假装得罪燕国,而燕易王下令通缉。

苏秦入齐后,齐宣王非常高兴,任命他为客卿。在随后的时间里,苏秦出了不少歪点子,令齐国名誉直线下降。

可是齐宣王不顾朝臣的劝谏,依然信任苏秦,因此齐国朝臣都视苏秦为眼中钉。

齐宣王去世后,齐湣王即位,他没有从政经验,也稀里糊涂地跟着苏秦指引的方向走。

这些年来,苏秦在齐国的破坏活动,主要有两个方向。

一是破坏齐国的国际关系,让其他国家来攻打齐国;二是引发齐国内乱,让百姓起义推翻齐王。

就在齐国快要被苏秦折腾倒下的关键时候,燕易王去世了,燕王哙即位。

可能是燕易王生前没有交代清楚苏秦的真正身份,燕王哙不仅不配合苏秦的工作,反而开始打击他。

齐国换了国君,燕国也换了国君,苏秦的破坏工作更不容易了。

齐燕两国朝臣数次围攻苏秦,几次下来,终于得出经验,最好的办法就是行刺。

苏秦在齐国,这个任务自然落在齐国朝臣的肩上,他们不惜重金请来死士。

商鞅也遭受过秦国旧贵族的痛恨,数次派人刺杀,可是都以失败告终。

原因很简单,商鞅是法家,每次出门都有数百人保护,目的就是防止暗杀。苏秦则不同,他是纵横家,警惕性没有商鞅高。

在刺客的追杀下,商鞅身负重伤,虽然侥幸逃脱,但也奄奄一息。

《史记》有记载,“齐大夫多与苏秦争宠者,而使人刺苏秦,不死,殊而走。”

纵观苏秦的一生,可以发现他是一个睚眦必报的狠人。

遭遇家人冷眼,就有引锥刺股;被秦国拒绝,他就鼓吹合纵抗秦;齐国背叛盟约,破坏合纵大业,他就搞破坏活动。

这次被刺,苏秦依然如此,不肯轻易放过凶手。可是齐湣王出动大量军队,还封锁了都城,可是最后劳而无功。

苏秦病情很重,知道无法医治,临死前向齐湣王说,在闹市把他五马分尸,并且公告天下,苏秦在齐国就是搞破坏活动,凶手一定会现身。

五马分尸是一种酷刑,但这是苏秦的遗愿,齐湣王也只能答应。结果正如苏秦所料,就在他快要被撕裂成几块时,刺客现身了。

对苏秦而言,没有留下全身无所谓,只要能逮到刺杀自己的凶手就可以。

古往今来,狠人不少见,但是做到这种程度者,估计也没有几人。

(参考文献:《史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