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成NBA第一罚款大户 联盟年入4000万罚金花哪了?

独行侠老板库班因为将联盟理事会的会议内容泄露给媒体,被联盟罚款5万美元。在2018-19赛季以及随后的休赛期,NBA针对球员、球队、教练、老板以及球队经理人,总计罚款金额高达600万美元,约为4000万人民币。

NBA根据什么做出罚款处罚,如此巨额的罚金,联盟都花到哪里去了?

罚单详解:保罗与火箭“一马当先”

截止到北京时间7月16日,2018-19赛季以及随后的休赛期,NBA针对球员、教练、老板和球队经理人,总计做出了金额为600万美元的罚款,约折合人民币4000万。

过去这一年中,交罚款最多的球员是保罗,保罗总计交了551,781美元罚款。第二到第五位分别是伊巴卡(458,275美元)、韦少(322,891美元)、约基奇(228,691美元)、德雷蒙德-格林(220,480美元)。

具体到赛场位置,控卫球员交罚款最多,总计1,844,286美元,其次是大前锋,罚款总额为1,183,866美元,接下来是中锋(801,916美元)和小前锋(794,817美元),得分后卫的位置是罚款金额最少的,为557,000美元。

具体到球队,火箭“称霸”年度罚款榜,总计罚款635,781美元,紧随其后的是雷霆,年罚款金额为572,298美元,接下来是猛龙,金额为515,275美元。勇士第四,罚款总额是416,985美元,湖人第五,金额是400,024美元。

在具体罚款项目上,技术犯规罚款最多,总计910笔,占比高达88%。其次是遭驱逐罚款,总计68笔,占比为6.6%。排在第三位的是禁赛产生的罚款,总计11笔。需要说明的是,禁赛罚款指的是球员因禁赛扣除的工资,这部分工资不会回到球队,而是作为罚款金被联盟收取。

剖析规则:什么情况会罚款?

NBA的罚款分为两种模式,一种是直接罚款,另一种是禁赛产生的间接罚款。我们以年度罚款王保罗为例进行说明,保罗总计有12笔罚款,其中8笔技术犯规罚款,两笔遭驱逐罚款,一笔是攻击裁判,另外一笔是禁赛导致工资扣除。

技术犯规、遭驱逐和攻击裁判,都属于直接罚款。NBA明确规定,技术犯规前五次是每次罚2000美元,第六次到第十次是每次3000美元,第11次至第15次是每次4000美元,第16次技术犯规罚款5000美元并禁赛一场,从第17次技术犯规开始,每次罚款5000美元,每两次技术犯规禁赛一场。保罗在过去一年,总计交了21,000美元的技术犯规罚款。

球员在比赛中被驱逐也要罚款,第一次被驱逐罚2000美元,第二次是4000美元,第三次是6000美元,以此类推递增。保罗在2019年西部半决赛首战中因为不满裁判约什-蒂文的判罚,找蒂文理论,双方发生身体接触,保罗因此吃到技术犯规,累计两次技术犯规被罚出场。尽管保罗赛后表示他没觉得自己和裁判有身体接触,即便有也是偶然的,但联盟还是根据处罚条例,罚了保罗37,000美元,其中2000美元是遭驱逐的罚金,35,000美元是与裁判发生冲突的罚金。

与裁判有身体接触罚35,000美元?这是必然的,因为针对裁判的违规行为是联盟重点处罚的项目。3月30日,勇士客场加时130-131不敌森林狼,在加时赛最后4秒,出现了两次争议判罚,而且两次都不利于勇士。赛后,杜兰特、库里和德雷蒙德-格林点名攻击当值主裁,联盟随后对勇士三巨头开出罚单,分别罚款15,000美元,25,000美元和35,000美元。2019年西部季后赛首轮第四场,马刺的德罗赞由于被吹技术犯规感到不满,将球扔向裁判,虽然没有打到裁判,但这个行为已经违规,联盟一纸罚单,德罗赞被罚款25,000美元。

技术犯规、遭驱逐和针对裁判的违规行为,都是属于直接罚款。直接罚款的项目还有很多,比如违反体育道德。2018年10月23日,奇才客场加时险胜开拓者,马基夫-莫里斯在场边拉扯开拓者球员塞斯-库里的球衣,对塞斯-库里进行干扰,这种行为被联盟判定为有悖体育道德,莫里斯被罚15,000美元。

在NBA的处罚项目中有一项是“Striking/Kicking/Kneeing”,意思是用手击打/推搡,用脚踢以及用膝盖冲撞对方。在3月21日凯尔特人与76人的比赛中,马库斯-斯玛特故意推倒恩比德,这个行为就属于Striking/Kicking/Kneeing,斯玛特因此被罚了50,000美元。

Fighting,这是NBA处罚最重的项目之一。这个条款的词义是打架,与Striking/Kicking/Kneeing相比,程度要更重,而且往往是混合型罚款,球员因打架被罚出场,通常要交技术犯规和遭驱逐罚款,一旦遭到禁赛处罚,就会产生间接罚款。

所谓间接罚款,是指球员禁赛损失的工资。以保罗为例,他在10月21日火箭与湖人的比赛中参与打架,被联盟禁赛两场,工资损失491,781美元,接近50万就这样没了,直接进入联盟罚款账户。

在3月12日猛龙对骑士的比赛中,伊巴卡与克里斯发生冲突,联盟处罚伊巴卡禁赛3场,克里斯禁赛一场。伊巴卡损失工资448,275美元,克里斯是22,111美元。

保罗和伊巴卡这两次打架事件,有一个相同点,那就是在冲突中都有挥拳击打头部的动作,这是NBA明令禁止的,因为这种动作危险性极高,考虑到NBA球员的力量,一旦打中头部,后果不堪设想,即使是没有打中,这种行为对于联盟的形象也是损害,挥拳就禁赛,这基本上已是惯例。

球员对球迷失礼,这是NBA最为忌讳的,奥本山宫殿事件简直就是联盟的血泪史,球员若是敢对球迷有不礼貌的言行,尤其在比赛现场,NBA一律严惩不贷。在上赛季,杜兰特因为向场边球迷喷垃圾话被罚25,000美元。杜兰特那次多少有些“冤枉”,场边球迷不断用脏话侮辱他,阿杜起初找裁判帮忙,裁判向球迷发出了警告,但这位球迷并未收敛,反而越骂越凶,阿杜忍无可忍,对着球迷说道:“闭嘴,好好看球。”

NBA知道杜兰特被骂在先,并且主动找裁判寻求帮助,最终即便实在无法忍耐,也没有说出过激的话,更没有过激的行动,但不允许对球迷不敬是NBA的铁律,杜兰特只能受罚。

在联盟罚款项目中,有一项是行为并不激烈,但极可能遭到禁赛处罚的,那就是在场上发生冲突时离开板凳席。1月24日掘金与爵士一战,掘金的普拉姆利和爵士的费沃斯发生冲突,当时已经被换下场的掘金球星约基奇离开板凳席,冲到了底线区域。NBA对于这种行为是处罚很重的,因为场上冲突,场下球员有试图入场的举动,很可能导致事态恶化,必须防范于未然,约基奇被禁赛一场,扣除一场比赛的工资。

NBA在禁药方面也设有明确的处罚机制,诸如大麻类药物都在联盟的禁止范围内,赛季进行期间会对球员进行4次随机检查,一旦有球员被查出违规,首次违反接受强制性药物滥用治疗,第二次罚款25000美元,第三次禁赛5场,第四次禁赛10场,之后再有违规情况出现,每次至少禁赛5场,而禁赛就等同于当场比赛工资全部被罚。

对于违反劳资协议的行为,NBA也有处罚。在2018-19赛季,安东尼-戴维斯被联盟罚款50,000美元,起因是戴维斯还在合同期内,他的经纪人就公开提出交易申请。鹈鹕向联盟控告,联盟以戴维斯和经纪人的行为违反劳资协议相关规定为由,做出了罚款处罚。

不仅仅是球员,球队、教练、老板和经理人都可能因为违规被处罚。勇士主教练科尔就在上赛季因为批评裁判被罚25,000美元。在2019年选秀期间,尼克斯被联盟处罚50,000美元,理由是尼克斯拒绝让《纽约每日新闻》参与选秀新闻发布会的报道,这违反了媒体平等报道的规定。

2019年东部季后赛首轮第四场,篮网主场对76人,两队在第三节爆发冲突。篮网总经理肖恩-马克斯对于裁判的判罚感到不满,他在赛后闯入裁判更衣室,因此被联盟罚款25,000美元,同时被禁赛一场。篮网老板蔡崇信在个人推特中,表达了对马克斯的支持,联盟认为蔡崇信的公开信是有害NBA的言论,罚款35,000美元。

在2019年总决赛第三场比赛中,勇士的小老板马克-斯蒂文斯推搡猛龙后卫洛瑞,NBA明确表示斯蒂文斯的做法违背行为规范,行为令人难以接受。在调查后,NBA和勇士官方宣布,罚斯蒂文斯500,000美元,并且禁止到现场观看比赛一年。

揭秘去向:罚金都花哪里了?

NBA一年下来罚款金额以数百万美元计,这些钱最终都花到哪里去了?这是被罚者非常关心的一个问题,他们犯错认罚,但也想知道罚金的去向。“我不知道这些罚金都用在哪里了,我想了解这方面的信息,”库班说,“NBA有权对违规行为进行处罚,但我认为他们也应该说明一下这些钱都花在什么地方了。”

在解释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说说联盟的罚款是怎样运作的?NBA的罚款由联盟执行副总裁范德维奇主管的篮球运营部门负责,该部门会对比赛细节、社交媒体言论和场外的相关行为进行监控,一旦出现违规情况,要收集和保留证据,并通知涉嫌违规的人员。如果涉嫌违规者是球员,球员工会的法律部门会与当事人联系,提供相关的帮助,并提出申诉。

申诉环节结束后,范德维奇会与相关工作人员开会并给出最终的处理结果,在当天以新闻稿的方式公布。如果被处罚的是球员,处理结果要在该名球员下一场比赛前公布,这样不会影响球队的相关安排。罚款金将在球队下一阶段给球员支付工资时直接扣掉。球员工会会监督联盟的处理流程,一旦觉得处置不当,会采取措施进行干预,尤其是涉及到禁赛处罚,球员工会干预力度会比较大,因为禁赛涉及到工资扣除,球员损失相对较多。

我们可以发现,在罚款的相关流程中,球员工会是主要参与者,他们要为球员申诉,在规则允许范围内尽力维护球员利益。正因为如此,NBA在分配罚款金的时候,将钱分成两个部分,一半是联盟直接捐赠给合作的慈善机构,比如男孩女孩俱乐部、瑟古德-马歇尔校园基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以及同心协力(致力于消除饥饿和贫穷的公益组织),另一半是提供给球员工会,球员工会得到的这笔钱,会纳入工会执行董事谢丽-迪恩斯运营的球员工会基金会。

球员工会执行董事谢丽-迪恩斯

必须要指出的是,NBA分给球员工会的罚款金,不包括对教练、老板和经理人的罚款。NBA在这方面有规定,非球员罚款不与球员工会分享。

球员工会得到的罚款金,主要用于公益事业,通常是围绕与篮球相关的项目展开。目前,球员工会通过罚款金运营的篮球公益项目已经遍布15个国家和地区,项目包括球场、篮球训练营以及篮球就业培训等。除了篮球公益外,球员工会还将罚款金用于社会公益,比如美国弗林特市水中毒危机期间,球员工会伸出援手,给当地的慈善机构捐款,并为健康知识普及等社区活动做贡献。

虽然球员工会在罚款金处理方面尽力做到公开,款项收支清楚明白,但还是有球员希望能够有所改变,比如将罚金用于他们选定的慈善机构。球员工会目前还无法直接采纳球员的这个意见,因为球员工会的资金使用受到联邦政府严格监管,如果资金使用不慎会引发法律问题。

球员工会采取了一个变通的办法,比如某位球员因为违规被罚款25,000美元,该名球员可以向自己选定的慈善机构捐款25,000美元,然后该机构可以向球员工会申请25,000美元的捐款。球员的捐款是免税的,球员实现了资助公益的心愿,慈善机构可以得到来自球员和球员工会总计50,000美元的捐赠,可谓两全其美。不过这个捐款有额度限制,球员工会每年为每位球员向慈善机构提供的捐款最高为25,000美元。

妥善处理球员罚款是美国四大体育联盟共同努力的方向,NFL(橄榄球联盟)获得的罚金,主要流向了隆巴尔迪癌症研究中心、布莱恩-皮科洛癌症基金、肌萎缩侧索硬化研究基金会和球员援助基金。NHL(冰球联盟)的罚金全部投入到NHL球员紧急援助基金,去帮助陷入经济困境的前NHL球员。MLB(棒球联盟)的罚金有两个去向,一是联盟球队分享的基金,二是公益组织。

球员犯错交罚款,款项用于社会公益,这是将坏事变成好事,是职业体育的运营标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