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江松柏寨灵芝岩,唐宋摩崖造像保存完好,石刻题记却状况堪忧

内江般若寺,位于高桥镇松柏寨上。始建于唐,明清时期香火鼎盛。松柏寨建于清嘉庆年间,寨墙十里三分,雄居于四周诸峰之上,被誉为“中州胜景”。松柏寨内有八景七堰,松柏寨四周现有灵芝岩和石门寺两处摩岩造像保存较好,有唐宋明清造像两千余尊,各类石刻题记、碑刻几十处。灵芝岩位于松柏寨的南面 , 是寨墙下一陡岩 。这里石壁高约 20 m , 连续延伸近 1 km ,有些地段形成天然的石棚。岩壁中有一石突出,状如两朵灵芝 ,故名“灵芝岩”。其形状又似一巨大的耳朵,故又称”佛耳岩“。灵芝岩有大小62尊造像,都是在石壁上雕刻出来的,现在都还保存得比较好,多数雕于唐代,也有雕于宋代的。高的有6米多,小的只有几寸。

从般若寺出来,绕过寺前的红色照壁,沿石梯路往前走过一座小石桥,前面就是一片空旷的石头坝子,悬崖下就是灵芝岩。再沿岩壁往右走约二十米,有一条隐藏在杂草丛中的小路下去,往前走一段就看见这个红色围墙的院子,里面就是灵芝岩。

现在内江东兴区文管所在灵芝岩下修了围墙和房子,有专人守护这里的文物。

进入大铁门就看见灵芝岩的佛像都修了亭阁保护起来了,不像以前在露天日晒雨淋。

院子中还有许多老建筑残件,和许多未用的条石。还有一些木头,两条小狗和一位老人。院子边上那座小房子就是守护老人住的地方。

芝岩左泉,现在左泉基本上没水,但岩上有水流痕迹,夏天大雨之后,这里就会有泉水流出,可能因为左泉有些时段是干涸的,下面堆了一堆条石。

芝岩右泉的水势大,常年泉水不断流,右泉山崖之上靠近黄泥堰,黄泥堰里的水常年不断,为右泉提供了源源不绝的水源。

清澈的泉水流下滴入潭中,在山岩间回响,点点滴滴,细流涓涓 ,叮叮咚咚流入壁下的石潭中,其流时缓时急,其声时断时续,似有人拨琴鼓瑟,声音悦耳动听,故又称“滴水弹琴”,潭名“龙潭” 。此处清幽静谧,泉水叮咚,岩上岩下古木参天,层峦叠嶂,故誉为“芝岩滴翠”,为松柏寨“八景”之一。

面对如此美景,张应登在此挥毫写下《芝岩》诗一首:“一方明月千尊佛,两朵灵芝万斛泉。月下泉头诸品静,不知身世在人寰。”落款丙申(1596年)孟夏日。张应登。此诗留于灵芝岩上,至今清晰可辨。张应登,内江人,字玉车,明朝万历十一年(1583年)癸未科进士。

2009年拍

回想起以前我们曾多次来到灵芝岩的所见,与今日还是有很大不一样。2009年我们看到这里的天然石棚下,堆着一堆残肢断臂,无头的身躯,或是断掉的佛头。不知是什么像,什么时候什么原因打烂的。松柏寨有许多未解之迷,这也算其中一个吧。

2009年拍

那年没有楼阁,最高大一尊唐代接引佛阿弥陀佛立于岩上,抬眼可见,佛像高达6.5米,造型生动,体态丰盈,衣纹流畅,栩栩如生。这是内江附近最大的唐代石刻佛像,十分珍贵。

2009年拍

另一面三米高的石壁上,由于向内凹陷的石壁成为天然的保护,受影响不大。前边的释迦牟尼坐像在一个摇摇欲坠的屋子中。

2011年拍

又过了两年,2011年冬天去时,那个破屋子跨掉了,坐佛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日晒雨淋。

2011年拍

有意思的是他居然穿着雨衣,戴着斗笠。他的右边岩上灵芝右泉流水滴答,常年不绝。

2011年拍

那堆佛像残肢仍在原地,只是荒草更茂密了。灵芝岩下,到处都长着这样的劐麻,每走一步都必须小心翼翼,否则挨上劐麻可不是好受的。小时候不小心被劐麻劐过,疼痛奇痒难忍,久久不绝。

如今,有了遮风挡雨的亭子护佑,释迦牟尼佛算是安心了。

这位老人叫周吉富,今年73岁,他告诉我们,是东兴区文管所请他在这里看守灵芝岩的文物,他常年守在这里,吃住都在这里,有这么一位尽职尽责的老人看护,大家都可以放心了。虽然工资不多,但他挺知足,非常感谢这么质朴的村民。

亭子下,石壁之上,有“灵芝岩”三个大字,是用繁体字书写。

释迦牟尼坐佛,现今可算安稳,不再受那风吹日晒之苦了。

释迦牟尼背后近3米高的崖壁之上,一字排开雕凿有七佛、七菩萨、一天王共15尊造像。像高约1.5米,神情肃穆,各具情态。

有一处用墨书写的题记:般若寺大佛岩新雕刻释迦牟尼阿难迦消灾延寿药师佛 药又大将共拾陆尊。主持僧海觉师 助料三宝弟子寂明 雕师唐成和 胡龙 一九九一年一月十八日起至六月廿四日吉祥圆满。其实应该是1991年1至6月间,对这16尊佛像进行了维修保养。

赤葵山人书“鹭一山”石刻。题刻年代看不清楚,字迹模糊。

明王锡山的擘窠大字“芝岩凤翼”苍劲挺拔,使用阴刻手法。

大佛现在有楼遮挡,只有走进楼下,才能仰望全貌。

其月禅室几字下边三尊佛像,高约一米多,端坐于莲台上。

明王一阳书“其月禅室”几字在佛龛上方。仔细看时,有孔洞这面石壁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小字,现在加上装修流的灰浆,更是看不清楚了,这些题刻经历次破坏,已面目全非。

明代“卓锡云岩卓锡”几个大字已是这样污损模样。而其之下清代的《丈雪禅师行实》也是同样命运,污浊不清了。

康熙己未年是公元1679年。这年是康熙18年,丈雪70岁,为躲避战乱,从成都到内江,住在般若寺。内江般若寺方丈野月常奇立石刊丈雪《内江般若寺重建藏经楼碑记》,并为丈雪建牙髪塔。而内江诸古寺方丈佛冤则为丈雪在般若寺山下的大佛岩左侧,刻下了《丈雪禅师行实》。在《行实》之后,佛冤还附录了三项内容:一是丈雪的法嗣。二是丈雪住持过的禅寺。三是丈雪在般若寺写下的两首诗,是和赵贞吉游般若寺诗的。

题刻末尾刻录了丈雪禅师两首诗,是和赵贞吉游般若寺诗,内容如下:

师甲寅午日次文肃赵老先生韵:

误入芝泉际,优游镇日间。蜘罗烟外寺,蝉噪雨中山。檐水依甃出,千僧去不还。偶寻茶粥冷,星月伴余闲。

又 次《魁岩歌》:

浩浩江流入翠微,奇峰抱绿绕疏篱。菊已澹,白云稀,目送斜阳共叶飞。

浩浩江流入翠微,稠岩束瀑浒声肥。鹰影落,女萝扉,岭上行云似著衣。

浩浩江流入翠微,牧童吹笛弄玄机。厩掩密,御寒威,枕笠眠蓑送夕晖。

这些红字下面,明显有古代题刻字迹,这样已难以辩认。

每一尊佛像真是比以前保护得更好了,已重新修整了一番,看起来干净整洁。

我也很不解,山上般若寺和山另一边石门寺都被毁坏了,为什么灵芝岩的佛像保存得这么好。与守护人周吉富聊起这事,他说这山上的菩萨灵验,没有打到这里来,所以保存完好。而石门寺是首当其冲,传说当年张献忠久攻松柏寨不下,下令砍了石门寺菩萨的头,他认为是菩萨显灵在保护山寨,打菩萨就破了风水,以利攻寨。唐宋元明清经过多少次战争和匪患袭扰,灵芝岩始终平安渡过。据我分析,灵芝岩之所以得保全,一是因为它地处偏僻,只有一条际峭狭窄的路可以到达。二是因为佛像造在高高的岩上,没有梯子,人站在地上是无法破坏它们的。而石门寺的佛像就没这么好运了。

在经历了一千多年风风雨雨之后,这些唐宋造像神奇地保存到了现在,实是幸事。而今国泰民安,更应好好管理好这些传统文化,包括那些历代题刻,它们虽然不如佛像那么起眼,只是岩上一些模糊不清的字,但是它们所包涵的历史信息很丰富,值得后人深入研究,政府应该重视起来,更好地保护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