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力量》十人摄影联展

于风亮

1961年11月生于青岛。

在工人阶级队伍摸爬滚打十几年,后进入青岛日报报业集团成为一名摄影记者。从少年时期拥有第一台玩具相机开始接触影像,从胶片到数码,从海鸥120到佳能5Ds……时代在变迁,科技在发展,不变的是对影像的初心。

入行近三十年,作品体裁包罗万象,从奥运会到百姓生活,作品多次在国际、国内获奖、发表。

摄影对于我来说是一种观看、纪录、发现,更是自己内心的一种视觉表露。

八十年代海云庵糖球会,骑在爸爸肩膀上的小胖丫。

图片左侧那一抹红调,是“物质匮乏”年代“自缠胶卷”片头“跑光”效果……该片《春笛》1989年入选第五届国际影展。

1986年汇泉广场看热闹的“吃瓜群众”们,站在自行车后座的“长发妹妹”正在为男朋友转播活动实况。

1984年盛夏的午后,老沧口剧院门前,卖冰棍儿的老奶奶和路过的长发大嫚儿……

八十年代末天主教堂广场的露天画展。虽然天气寒冷,却丝毫不影响观展者的专注。

九十年代初,“BAR”这个泊来语出现在青岛街头(香港中路),光顾的大多是生活在青岛的“歪果仁”和少数时尚青年,年轻人们开始热衷“过洋节”,图为酒吧里过洋节的年轻人。

上世纪末,移动电话面世,有一个奇怪的名字“大哥大”,是那时香港称呼帮会头目的谐音。今天的手机是它不断“瘦身”的结果。图为八大关手持“大哥大”的伴娘。

这张图片摄于首届青岛海云庵糖球会。

那时青岛街头的外国人并不多见,这位喜欢中国味道的“外国妞”正大快朵颐……豪放的吃相引来男女老少的围观。《中国味》曾在《摄影报》刊发。

1992年中国摇滚之父崔健青岛首唱,他的歌声陪伴我们走过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广告牌,不像现在电脑设计、喷绘打印……那时的广告牌不但“高大威猛”而且完全手绘,画匠要爬到高高脚手架上绘制,一个广告牌画下来至少要一周,刮风下雨都要画,因广告牌不能移动,完全是户外作业。图为画匠师傅在修补油漆脱落的斑驳广告牌。

这张照片摄于中山路附近。九十年代初的中山路是老青岛的“街里”,是俊男靓女们假日“逛吃”的最佳去处,图中的女孩脚蹬“松糕鞋”是当时的流行,这对情侣逛街累了,马扎上一坐擦鞋的同时,也不忘秀一把“恩爱”。图中行走江湖擦鞋的行当已成历史。

责任编辑:杨振勇

通联编辑:林 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