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中国观众逃离电影院?这事并不简单

对于关注中国电影的朋友们来说,这两天的消息可谓“平地一声炸雷”:

据国家电影专资办数据,今年上半年,中国内地电影市场总票房为311.64亿元,同比下降2.7%;观影人次则从去年同期的9.01亿人次下降到8.08亿人次,降幅高达10.3%。

观众缩水九千万之余,更有7家A股影视公司2019年净利润预计最高下降不少于100%。

有资深“电影宅”发现,这是自2011年起、中国电影市场经过8年的狂飙突进之后,票房、观影人次、资本的首次组团离场。

国人正在逃离电影院?挠头长叹之余,一场新的“观众”争夺战正悄没声儿地展开。

2019年上半年影视公司业绩预告

触顶

说起上半年的电影市场,有两点趋势值得关注:一是票房重任全靠爆款。《流浪地球》《复仇者联盟4》联袂收割89亿票房、一举拿下上半年票房大盘近30%的同时,另有77部电影票房未过百万、爆冷尺度惊人。

二是中小城市影院生存堪忧。前6个月除一线城市外,其他级别城市票房无一逃脱同比下滑的厄运,江湖传闻中的新的观众增量——“小镇青年”,似乎忽然就没影了。

有朋友借此坐实了中国电影“变脸”论,还拽住岛叔讨要说法,21世纪第二个十年以来,说好的稳坐百亿、向千亿元“钱”程高歌猛进的票房高增长,怎就一夕之间不再赏饭?

以“变脸”论之,固然不错,但脸谱的摘下,倒也不止于这一两年。

从2010年票房上百亿开始,不到10年,中国内地电影票房就已稳稳站在600亿的上方;与之并肩的,则是放量式增长必然逃不过的“死胡同”——触顶。

以2018年为例,先是每年高达“500+”的影片总量触了顶;再是影院的平均上座率、单银幕产出、单座收益、场均人次、场均收益等年度数据均创“2014年以来最低值”的成绩单、带着“院线产能”撞了红线

电影《流浪地球》剧照

说到底,我们国家电影市场的增长模型,与改革开放40年来,城市化的进程完全重合。电影票房急速增长的过程,也极微妙地与国内房地产,特别是商业地产的爆发节奏同步共振。

从2008年开始,我国的商业地产进入到了“大跃进”式的发展阶段,每年商业地产的新开工面积,被迅速拉升到2亿平方米的台阶;与之同步,从2012到2017年,国内也新建了近6500家影院——院线已基本“下沉”到了三、四线城市和广大县级市。

正是“小镇影院”产能的迅疾膨胀,在相当程度上“稀释”了“小镇青年”带来的观影人次增量。

而如今,随着中国城镇化脚步已经进入到大周期性的平台阶段,再加上国家房地产调控政策的持续加码,三四线城市和广大县级市商业地产的高速发展周期,已经事实性落了幕。

今年4月,随着国家发改委《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提出“收缩型城市”范畴——我国城市格局的未来基本面——则为票房的“人口红利”、“影院银幕的刚性增长”这些“虚胖”的乐观,划上了终止符。

同时,由于2010年到2016年的过快增长的提前透支,近年来资本市场对于电影市场的估值也已整体性大幅下调,资本投放额度被逐步收紧的“雪上加霜”,更让票房最高潮时“年票房总量剑指3000亿”的梦呓不再。

如果说过去两年的暑期档,还有《战狼2》《我不是药神》“救急”,那么今年,就算没有撤档、调档的那些个别影片,怕是也“顶它不住”——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700-800亿,就是中国电影票房实实在在的“天花板”。

直面并反思档期、院线和“小镇青年”的口味问题,才是出路的关键。

2019年上半年票房数据

通俗

影片、院线产能的中长周期性“触顶”,可以说是中国当代电影在下一历史周期的基本格局。

但“触顶”的还真不只电影。和影院、银幕数量的“登峰造极”相同步,曾一路飙升的智能手机出货量,如今也开始下滑,而且不只是中国,包括欧美在内的全世界都是。

说明啥?——无论是以电影为代表的传统文艺形态,还是以游戏、直播为代表的新兴网络文艺形态,乃至二者身后的整个文化产业,都已在中长周期内陷进了“上可九天揽月”的“顶部”区间

毕竟曾经好风凭借力。自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就已明确将文化产业作为国民经济的支柱型产业来培育——即在国民经济的占比不低于5%的门槛。

根据2018年的经济数据,去年GDP首破90万亿元大关,而文化产业欲成支柱,至少4.5万亿的“小目标”就需在未来不断保持。

“风口”依然还盛,可如今的各种产能过剩却正在自缚手脚。站稳了百亿区间并向千亿门槛迈进而不得的中国电影,已经把道理“盘”得实在:复制曾经的GDP发展模式的老路、通过放大渠道来赚市场规模红利的套路,已经不管用了。

唯票房论破了,低价策略破了,低门槛产出模式也破了......接下来能走的方向很明确——就是深耕优质内容,直戳“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

电影《复仇者联盟4》海报

举个电影界“老前辈”的例子。

刚摘得中国电影史总票房第三的《复仇者联盟4》、新上映的《蜘蛛侠:英雄远征》都一再说明,好莱坞的漫威宇宙、DC宇宙等系列IP,已成我国电影票房巨型“收割机”

这些影片实际上都脱胎于上世纪60年代前后——美苏冷战最高潮年代的系列漫画IP。当时风靡全美的这些漫画,也并不是今天“人畜无害”的样子,而是与冷战年代各类热点事件紧密结合,是美国在通俗文艺、大众文化领域的意识形态“下水道”。

经由冷战年代漫威、DC等IP的原始积累,《2001太空漫游》《星球大战》等美式“举国体制”出品影片的持续输出,其后通过通俗文艺、大众文化领域不断的形塑和调教,美国文化产业体系才得以最终“养成”为如此“自然”的模样。

以史为鉴,构建具有我国特色的通俗文艺、大众文化的可持续生态,也是在一系列“触顶”过后,中国当下文化产业体系要持续发力的关键。

具体说就是:一方面,传统媒介形态下的通俗文艺、大众文化要打开眼界,别看国内出版市场有所萎缩,《三体》日文版发售一周内加印10次、全球累计销量破了2100万——“走出去”不妨“通俗范儿”。

另一方面,对移动互联网等新兴媒介形态下的通俗文艺、大众文化——游戏、直播等,各位朋友也需格外留神“媒介原罪论”

沾了网络就有“原罪”?以2017年的数据来说,在不到4万亿的文化产业体量中,网络游戏的2189.6亿直接就占据了支柱性的5%;而以网络游戏、网络视听为主的网络文艺,更是以5000亿左右的规模,稳占整个文化产业的13%。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文化产业的领头羊、先锋队和主力军,已然浮出了历史地表。

日文版《三体》热卖

受众

然而,有个现实却尴尬了:我们还远未触及今天银幕/手机“另一端”的“小镇青年”的真实面孔。

从电影圈诞生、因移动互联网各类APP而流行起来的“小镇青年”的称谓背后,是来自三四线城市和广大县级市的、未受过高等教育、工作不稳定、收入整体偏低的海量青年群体。

新世纪第二个十年以来,这一群体作为电影、电视、游戏、直播等不同媒介形态下通俗文艺、大众文化消费的主力,一步步走入了主流视线。

他们的“忽然”涌入,自然也会带来可能在很长时间内、我们都无法理解和改变的复杂文化情境。电影在这个大格局中,只是那块最先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这背后的时代动能所携带的综合效应,则将辐射到整个文化产业治理乃至国家治理。

中国经验在这个层面上,也正走在世界的前列,一旦问题解决,对于全球“文化圈”都会有相当的示范意义。

有无一二入手点?当然。

对于“小镇青年”来说,主旋律与传统文化,始终是他们的最大文化公约数。譬如这几年,无论是曾经延缓观众逃离步伐的《战狼2》《红海行动》,还是《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公约数”之上,是商业逻辑与正能量传播的双赢。

在当下,我们还要大力推动网络文艺:对内,可通过综合加工、集成“小镇青年”等我国文化产业的“腹地”和增量,完善文化产业跨媒介、融媒介发展格局。

对外,又能有效增强中国文化软实力的传播覆盖面——让中国文化无声息、多角度、广辐射地“走出去”。

行文至此,每日沉迷“吃鸡”的岛叔,还是想以游戏为例,和大家再絮叨几句。

前一阵一款国外研发的三国题材游戏的爆火,为我们敲了警钟——别人拿咱家的传统文化IP赚的钵满瓢满,咱真的应该开心?

中国网络游戏行业,必须得有“华为”式的觉悟,得从现在积蓄起核心技术。且游戏领域的核心技术,远不仅限于游戏自身——漫威宇宙能在2008年以后快速崛起,其中起到关键作用的视觉特效,正是来自于北美游戏、影视公司长期的技术积淀。

换言之,不管是游戏还是电影,都得让人看、任人玩,做不出视觉特效,靠嘴说啥都没用

在可预见的未来,被各个领域“触顶”所唤醒的,新一代青年文化、青年亚文化的历史势能才刚刚展现。

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要面对的,也远不只是这一次对电影院的“逃离”。

观点/孙佳山(中国艺术研究院学者)

采写/点苍居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