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丽蓉去世19周年:她把笑声留在人间

赵丽蓉老师逝世时,纪念她的一幅挽联中写道:“昔人驾鹤西逝去,人间千古笑声留。”她带着人们的思念远去,把笑声留在人间。

本文作者:淘漉作者团 李小满

1989年的央视春晚精彩而温暖,宋丹丹第一次登上春晚舞台。

韦唯演唱了她的代表作《爱的奉献》。

台湾歌手潘安邦连唱了《跟着感觉走》和《外婆的澎湖湾》,随后红遍大江南北。

晚会现场,一位61岁的老太太凭着台词“司马缸砸光”逗得观众捧腹大笑,这句话一下砸进了观众心里,此后成为流行语。

这位名叫赵丽蓉的老太太在全国掀起笑声的狂潮。

三年之后,赵丽蓉再次登上春晚舞台。

这一次她与年轻演员巩汉林合作,表演小品《妈妈的今天》。

一个好的小品一定要有精彩的收尾,这个小品的收尾是赵丽蓉与巩汉林跳一段探戈,为了把这段舞蹈编排的妙趣横生,主创人员们费劲了心思。

一天巩汉林走在街头,身旁的舞场响起了探戈舞曲的声音,巩汉林跟着鼓点跳了起来,心里想:

探戈舞也不过如此,就是“趟着走”嘛。

这个想法使巩汉林灵感突现,编出了一段介绍探戈的顺口溜,他口中念着词跑向赵丽蓉的家,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她。

正因腿痛在家养病的赵丽蓉,听了巩汉林的想法后立即从床上跳下来,连笔带划把台词演绎了一遍。

这才有了当年春晚中,赵丽蓉一边念着“探戈就是趟着走,三步一蹿两步一回头”,一边跳着探戈舞的经典画面。

小品播出后引起了极大轰动,在那一年的中国掀起一阵学习探戈的热潮。

人们的笑声如舞步般轻盈,时光如笑声般温暖。

如果说《妈妈的今天》是赵丽蓉喜剧生涯的序曲,那此后与巩汉林的合作则是她喜剧生涯的华章。

1993年与1994年的春晚巩汉林均未参加,赵丽蓉在这两年参演了小品《追星族》和《吃饺子》,但两部作品效果不甚人意,令赵丽蓉倍感自责。

1995年,春晚导演拿着小品《如此包装》的剧本找到赵丽蓉,赵丽蓉看过剧本后眼前一亮,觉得这个剧本是为她和巩汉林量身定做的,于是邀请巩汉林再度与她合作。

当时巩汉林正在拍摄一部由他主演的电视剧,无法腾出档期,只能放弃与赵丽蓉合作的机会。

戏剧性的是,电视剧导演在开机后得了严重的腰间盘突出,拍摄工作被迫延期,巩汉林得以参演小品《如此包装》。

《如此包装》讲述了赵丽蓉到一家包装公司拍摄评戏MTV,进而引发的一系列啼笑皆非的故事。

这部小品创造了许多脍炙人口的片段,包括巩汉林给赵丽蓉取名“麻辣鸡丝”,教赵丽蓉说“嗯哼”,以及赵丽蓉那段被称为中国说唱代表作的“春季里开花十四五六”

那个年代的中国经济发展生猛,乱象也随之而生。

带着对社会的观察,赵丽蓉与巩汉林携作品《打工奇遇》再登春晚。

小品中“群英荟萃,我看是萝卜开会”“宫廷玉液酒,一百八一杯”等金句广为流传,赵老师演唱的改编版《走四方》也成为金曲。

十多年后,《打工奇遇》剧本的作者石林出差时,在酒楼里仍听见有人念着小品中的台词揽客。

1999年,赵丽蓉老师最后一次登上春晚。

在节目彩排时,巩汉林发现赵丽蓉时常咳嗽不止,有次甚至咳出了血。

春晚前十多天,赵丽蓉的家人带她到医院做了检查,检查结果为肺癌晚期,所有人哑口无言。

他们决定暂时向赵丽蓉隐瞒真相,让她安心完成春晚表演。

那年春晚,赵丽蓉在小品《老将出马》中登场,演唱了电影《泰坦尼克号》的主题曲《我心永恒》。

歌声娓娓而来,台下的观众在歌声中期待新年,台上的巩汉林用微笑掩饰内心的伤痛。

他知道对于赵丽蓉来说,这首动人的歌曲是她的舞台绝唱,谢幕时的招手是与观众的诀别。

2000年7月17日清晨,一通电话让还在犯迷糊的巩汉林彻底清醒,赵丽蓉去世了。

当时巩汉林正在外演出,他立即联系主办方商量取消他的节目,主办方起初不允,听到赵老师去世的消息,将他的演出顺序提前。

那一天舞台上的巩汉林神情呆滞,此前演出从未出错的他说错了几次台词。

草草结束演出后,巩汉林带着妻子驱车五个多小时赶回北京。

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

那天的北京天色极阴沉,巩汉林在挽联中写道,“艺术千古绝唱,美名万世流芳”。

一代艺术巨匠,就此驾鹤西去。

关于喜剧,陈佩斯有这样一个观点——

“喜剧都有一个悲情的内核。”

赵丽蓉的人生经历与艺术成就,似乎就是这句话最贴切的印证。

1928年3月11日,赵丽蓉出生在天津市一个普通家庭。

她与舞台结缘极早,一岁时就被抱上戏台演出,六岁正式登台,十五岁便作为主演表演评剧。

电影《红楼梦》里饰刘姥姥

赵丽蓉早年的生活历程较为平坦,二十五岁时,她与艺术工作者盛强喜结连理,婚后两年产下长子。

再两年之后他们的第二个儿子出生,一家四口其乐融融,幸福美满。

然而个人的命运,终究难抵时代的巨流。

在二儿子出生不久后的社会运动中,盛强因阶级问题被捕入狱,留下赵丽蓉和两个儿子艰难度日。

丈夫的被捕使赵丽蓉遭受了沉重打击,她时常提着饭菜去探望丈夫,仍然相信只要夫妻二人只要好好工作,就能平安脱身。

赵丽蓉和盛强

日复一日的焦急等待下,赵丽蓉得到的却是丈夫去世的消息。

那是1960年的深秋,得知丈夫死讯的赵丽蓉,领着两个孩子去往丈夫生前所在地。

他们并未见到遗体,只被允许看一看盛强的遗物,赵丽蓉眼前只有一块手表,一件外套,还有年纪尚小的两个儿子。

寒风凛冽,赵丽蓉的心比寒风还要萧瑟,但要强的她也在悲伤之余下定决心,要好好抚养两个儿子长大成人。

四年之后,为了让儿子生活多一份保障,赵丽蓉与同样失去配偶的盛强胞弟盛弘结合,这段婚姻曾招来不少闲言碎语,心地善良的赵丽蓉都选择了默默承受。

赵丽蓉和盛弘

两人婚后产下一儿一女,其中女儿的出生使赵丽蓉格外欢喜,在一切似乎苦尽甘来之时,命运再次捉弄了赵丽蓉。

赵丽蓉发现,女儿出生三天后仍未睁开眼,医生检查之后告诉她,由于赵丽蓉怀胎时受到过度惊吓等原因,导致胎儿发育不良,有成为植物人的风险。

赵丽蓉再次接受了命运的不公,寸步不离地照顾了女儿七年,直至女儿离世。

赵丽蓉和孩子们

女儿离世七年后,丈夫盛弘因心脏病突发撒手人寰,此时的赵丽蓉已然参透了生死的一些真谛,她明白,为了生者和逝者,她都要好好活着。

对于自己人生中的种种遭遇,赵丽蓉曾说:

“只有吃过黄连的人才知道什么是甜,只有在悲剧中生活过的人,才能够创造并演好喜剧。”

用欢笑淹没泪水,是她人性中最明亮的光辉。

赵丽蓉是通过春晚被观众熟知的,但在参加春晚之前,她就已经是评剧界的明星。

赵丽蓉首个春晚小品《急诊》

她的几部评剧作品先后被搬上银幕,毛主席看后也连连称赞,要接见这几部作品的主创人员。

《小二黑结婚》《杨三姐告状》等经典评剧中都有她的角色

面对这个机会,赵丽蓉却对同伴说:

“我艺术功底不够还要多磨练,再说,我文化浅,去了也说不出什么道道来。”

婉拒了被毛主席接见的机会。

新凤霞、赵丽蓉合作评剧经典《花为媒》

多年的评剧演出让赵丽蓉磨练出了良好的表演功底。

她在86版《西游记》中扮演车迟国王后,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1991年,凭借电影《过年》中“母亲”一角,赵丽蓉荣膺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女演员,成为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位国际影后。

朱时茂曾评价她:

“赵老师的表演都是自然的流露,没有设计的痕迹;所谓重剑无锋,大巧不工,不过如此。”

极强的专业能力之下,是赵丽蓉老师敬业的态度。

拍摄电影《过年》时,气低温达零下二十几度,其中有一场戏需要赵丽蓉露着后背拔火罐,导演决定找个替身演员,可赵丽蓉坚决不同意。

拍完后,赵丽蓉大病一场,落下了肺气肿。

蔡明曾经回忆过这样一件往事,她与赵丽蓉老师一同去外地演出,演出开始时间是晚上八点,赵丽蓉三点就开始化妆了。

蔡明问她为什么提前这么久就开始化妆,赵丽蓉老师一脸诚恳的说:“我不会化呀明子,笨鸟先飞呀。”

在小品《打工奇遇》中,赵丽蓉老师在结尾处手写“货真价实”四字可谓是点睛之笔。

行家知道赵丽蓉用的是“悬腕”笔法,难度极大。

春晚之后还有不少人去找赵丽蓉求字,老太太只能乐呵呵的告诉他们,自己其实不识字。

由于时代原因,赵丽蓉年轻时没有接受教育的机会,等到进入文艺界,才断断续续学了一些字。

后来参加春晚,由于识字不多加上视力衰退,赵丽蓉都是请别人帮她读剧本,她再把台词背下来。

排练《打工奇遇》时,为了把“货真价实”四个字写好,赵丽蓉每天在家临摹。

不仅吃饭时手不停在大腿上比划,有时深夜里还会因为想到了更好的写法,突然从床上翻下身来到书桌前继续练习。

正是靠着这种忘我的状态,赵丽蓉老师才在几乎不识字的情况下练就了一手好字。

对于一个艺术工作者来说,被别人喜欢不难,没人不喜欢却难如登天。

前者更多靠的是作品和能力,后者则需要人性光辉的润泽。

巩汉林与赵丽蓉是一对黄金搭档,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在演出单位的食堂里。

那时的巩汉林还是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去见赵丽蓉之前,他担心已是大腕的赵丽蓉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出乎巩汉林意料的是,赵丽蓉见到他,立马亲切地用唐山话打招呼:“你就是‘儿子’吧。”

见巩汉林仍局促不安,赵丽蓉又指着餐桌上的饭菜说:“吃,剧组的啊,不吃白不吃。”

在场的人粲然一笑,欢笑之间,巩汉林心中顿时温润如水。

对于观众,赵丽蓉更是尊敬有加。

彩排小品《如此包装》时,由于骨质疏松,赵丽蓉的膝盖内掉入了一个小骨渣,时常因膝盖疼痛难以正常表演。

导演劝她放弃春晚演出,在家好好休养,她却说:

“观众都知道我要演了,都等着呢,这节骨眼上我要是下来了,观众怎么办呢。”

小品中赵丽蓉跳了一系列舞蹈,随后单膝跪地。

这一幕并非事先安排,而是赵丽蓉在剧烈运动后膝盖疼痛难忍,不得不跪在地上。

她拖着伤腿完成了余下两分多钟的表演,向观众致谢后被演员们架着走下舞台,直接送进了医院。

她将生命和欢笑付给了舞台,把伤痛留给了自己。

春晚成名之后,赵丽蓉隐居在了北京西郊的一户小四合院里。

她每天清晨端一杯热茶,提着收音机站在小院子里,欣赏自己精心栽种的花草。

外界的各种邀约都被她拒绝,她说:

“我得总结总结,我究竟吃几碗干饭,我究竟有哪儿做的不对的地方,在这时候都能找到。”

她是那个时代舞台上最杰出的表演艺术家,也是生活中最谦虚诚恳地普通人。

观众们被赵丽蓉的幽默和亲切打动,年长者称赵丽蓉为赵老师,年龄稍小的人都亲切地称她为“赵妈”。

赵丽蓉老师出殡当天,三万多人自发聚集在北京八宝山公墓为她送行,有人拉开十米长的横幅,上面写着,“沉痛哀悼杰出的人民表演艺术家赵丽蓉老师!”

现场呜咽声四起,赵丽蓉带给了观众无数欢声笑语,观众只能用悲伤和怀念致以敬意。

赵丽蓉老师曾翻唱过《昨夜星辰》,歌词写着:

“常忆着那份情那份爱,今夜星辰,今夜星辰依然闪烁。

歌声同思念掠过,如繁星一样闪烁。

回望赵丽蓉老师的一生,跌宕坎坷波澜起伏。

她经历过生活不济的磨难,体尝过失去至亲的痛苦,感受过流言蜚语的噬咬,终于在和病魔的抗争中燃尽了生命。

她乐观而通达,一面是过着乡居生活的淳朴老太,一面是能够跳探戈、说英文、唱Rap的潮流达人。

那些令人畏惧的磨难没有将她击倒,反而使她增加了热爱生活的气度。

星光熠熠并不足以形容她,她像是广袤的土地,群星是她的点缀。

赵丽蓉老师逝世时,纪念她的一幅挽联中写道:

“昔人驾鹤西逝去,人间千古笑声留。”

她带着人们的思念远去,把笑声留在人间。

因为思念和笑声,在人们心中,她一直都未走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