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光四溅,拳拳到肉,这部韩国片又炸了

都知道韩国电影《寄生虫》在本届戛纳电影节上拿下了金棕榈奖,这是韩国类型片第一次在戛纳斩获最高大奖,对于韩国电影来说,意义非凡。而今年同样在戛纳展映的,还有《恶人传》,入围了戛纳电影节官方非竞赛展映单元,口碑同样是非常炸裂。

今年,韩国有两部类型片在戛纳受到赞誉,这对于韩国类型片来说,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因为韩国以往在戛纳、柏林、威尼斯、洛迦诺亮相的导演以艺术流居多,入围影片都是朴赞郁、李沧东、洪常秀、金基德这类导演的作品,只有奉俊昊是类型片,虽然每次都入围戛纳,但是终究还是少数。

《寄生虫》即将于7月28日在西宁FIRST青年电影展上举行大陆首映,到时我将在西宁前线替大家先看这部影片,也会奉上前线影评,请大家持续关注我。

今天要说的是同样在戛纳亮相的《恶人传》

这部电影的主演大家非常熟悉,就是《釜山行》的领衔主演之一马东锡。总有那么几个韩国演员,是韩国好电影的标志脸。

什么是好电影的标志脸呢?举个例子就是宋康昊这样的,满脸就写着演技,而且几乎也没有烂片,即使是烂片,那他绝对是能撑起烂片唯一看点的那种。马东锡也算是这种的,所以当你看到《恶人传》里他是领衔主演之后,你就该知道这电影成色绝对坏不了。

整部影片就是非常电影的韩国类型片,凶杀、侦探、黑帮等等元素都一应俱全,场面也是相当的血腥暴力。后面的先不用看,马东锡饰演的黑帮老大一出场就赤裸着一身壮硕肌肉打拳击,本来觉得这场面也没什么,结果几分钟之后,你发现拳击袋里装着的竟然是一个大活人,活活吓人一跳。

但是,你看了后面之后,你就会发现这仅仅是开胃小菜而已,这部电影后面的动作戏一场比一场残忍。特别是马东锡的动作戏,特别的硬派,刀子与拳头齐飞,血液共汗水一色。殷红的血液搭配着影片大部分黑夜戏的夜幕,也是令人看了不寒而栗的。

韩国人拍刑侦类型片,总喜欢搞点政治阴谋、底层色彩,甚至来一点点的警匪勾结,所以我们都说韩国人敢拍,这个尺度确实也不是盖的。而在《恶人传》里,韩国警方与黑帮老大警匪勾结干了一票大的。

年轻的警察郑泰熙接到了一起连环杀人案,凶手在几个月内以同样的作案手法在车内杀害了多名受害者。就在他准备着手调查之际,当地黑帮头目张东秀也在深夜被同样的作案手法袭击。张东秀勾结警方高层欲让警方放手,了结私仇,但奈何郑泰熙死活不放。于是二人达成信息共享协议,共同侦办此案。

这部电影与其他韩国同题材电影最大的不同就是,一般韩国电影在涉及到政府公务员与黑帮之间勾结的情节的时候,都是以揭露的姿态出现的。而这部电影明显不是,它对于这件警匪勾结这件事儿有一个复杂的态度,从年轻警察的视角看,电影首先的立场还必须是反对这种警匪勾结的,毕竟也需要树立一个正面的警察形象。

因此,也展现了很多黑吃黑的黑帮元素,比如火并、打架斗殴,前边的几场大规模的群架戏,几乎都给了黑帮火并了。这立下了一个大前提,就是黑帮终究还是黑帮,不管如何。

但是在具体的语境上,又不一样了,电影对于马东锡饰演的老大的刻画是人性化的,是多面的。他既有凶狠残忍的一面,比如刚刚说过的那场沙袋揍人戏,又血腥又残忍。同时还有比较富有同情心的一面,他在看到小女孩淋浴的时候,也会有温情脉脉的一面。

用我们的话说,这就是对反派形象进行了美化。从一个简单的斗狠的黑帮老大,变成了一个多层次的“教父式”的人设,这在韩国的黑帮电影中实在是不多见。

而对于警匪勾结这件事儿来说,影片也没有特别的着墨于渲染高层的黑暗和底层小警察的无助这些现实,而在一定程度上“美化”了这种情节,这在韩国电影中更是不多见了。

电影的双视角展开给这种“美化”提供了可能。全片双线发展,一条线是年轻警察搜集证据准备伸张正义,而另一条线则是黑帮老大的黑吃黑和复仇之路,这样把警察和黑帮老大拉到了同一个层面上,不分敌我,这让影片有机会尽可能的塑造出一个有人格魅力的反派角色,尽量的人性化。

而这个角色的扮演者,必须是马东锡这样的演技派演员,换一个人都绝对撑不起这个人物。

所以影片的片名是《恶人传》,这其实就是马东锡的大男主戏,只是有很多韩国电影的常见元素在其中。

故事的起承转合都很顺畅,打戏也很好看,雨夜杀人的戏血腥十分猎奇,吸引目光,这都是电影中可以看到的韩国类型片目前的优点所在。类型化的操作带来的感觉就是“爽”,我们看电影的过程中被血腥的场面震撼着,而影片的故事构架又是非常完整的。

当然与《寄生虫》所追求的现实表达不同,《恶人传》追求的“刺激”与“爽”是在故事和视觉层面的。毕竟商业片么,故事好看就算是合格了,更何况还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可爱的反派,这是《恶人传》最吸引人的点之一。

当然,韩国商业片始终都有不能抠细节的毛病。比如,主角们几乎是一路开挂的,反一号的存在感可以说非常弱的。但是说真的,我对《恶人传》的要求并不高,它故事好看、动作场面劲爆就可以了,没有太高要求。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锐影Vanguard作者 | 致远君

欢迎转载,但一定要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