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夏天,这些女兵火了

这个夏天,女兵火了

不是瘦脸美颜滤镜下的火

是一种硬核的火

是一种想低调都不行的火

视频中这十个开坦克的女兵

被称为“当代花木兰”

坦克车长刘姝杉说

“那个时候自己还挺好看的”

在其他人滤镜美颜清凉一夏的时候

她们在战车和风沙里接受夏天的磨炼

确实

这些训练对天性爱美的女生是残忍的

当兵前后对比照

但是,这种的夏天

这样的青春

只有军营能给

今天接到一位边防女兵的投稿

她所经历的夏天

可能更少见

她离我们更远

她和战友们的故事更少有人知道

今天,借一位女兵的视角

走进一个神秘的地方

在祖国的西北边关

有这么一个特殊的边防连叫做北湾边防连

那个防区被称为“蚊虫王国”

世界四大蚊虫密集地之一

防蚊专家在这里曾一巴掌拍死了56只蚊子

能想象每立方米高达1700只蚊子是什么样吗

穿着上图中的装备

她就和战友们出发去边境线巡逻了

踏上俗称蚊子窝的39号界标

北湾边防连防区有着美丽的额尔齐斯河

因为水系的滋养,植被茂盛

每年涨水结束后

河两岸就出现大量的沼泽地

从而成为了蚊虫的“天堂”

驻守在这里的战士不仅要忍受漫长孤独的冬季

夏季也要和蚊虫作斗争

虽然已经做好了面对蚊子的准备

但当真实地处在这个环境中时

之前所建立的心理防线全部倒塌了

即便在营区大家出门也要带上防蚊帽

窗台上随处可见蚊子尸体聚成的小堆

毫不夸张地说

这里的蚊子多到可以吃掉一个人

巡逻出发前

男兵让她穿好特制的防蚊服

这种面料稍厚的衣服穿在身上很笨重也很热

踏上巡逻路不久

身上特制的防蚊服在烈日下烤的发烫

捂着全身开始出汗

沿路因为涨水留下的大大小小的水坑

一脚踩进去最深可达到膝盖

蹚过冰凉的水坑

作战靴里灌满了水

裤子湿答答的黏在腿上

身上冰火两重天

离目的地越近蚊子就越多

军犬炎龙除了喷洒防蚊药以外

没有任何防护措施

尽管每隔一段时间就喷洒

但是蚊虫的叮咬仍让炎龙感到焦躁不安

大家都很心疼军犬

一路上不停地为它驱赶着密密麻麻的蚊虫

军犬训导员说,蚊虫最多的时候

出现过军犬被咬死的情况

即使有防蚊帽的保护

但是腋下的空隙仍然可以钻进来蚊虫

特别是一种叫“小咬”的东西,学名班布蚋

它喜欢钻耳洞和鼻孔

一不小心还会飞到嘴巴里

这种虫子在北湾最高可达每立方米3500只

新兵郑骏不堪其扰

终于掀开防蚊帽纱

去拍这些让人生厌的虫子

走在他身后的下士班长陈小兵看到了

立即阻止了他这种行为

他说,飞进去的虫子是不能掀开帽纱拍打的

那样会有更多的蚊子飞进来

遇到这种情况,也只能隔着帽纱去拍打

进入蚊虫最多的地方后

面前飞舞的蚊虫像一面黑色的网

将人笼罩在其中

防蚊帽遮挡的眼睛有些视线不清

脚下深一脚浅一脚的全是沼泽地

耳边成千上万只的蚊虫发出的嗡嗡声

不时的有两三只蚊子飞进面罩里

叮的脸上全是包

就在巡逻队按照计划前进时

意外的情况发生了

军犬炎龙趁着不注意

挣脱绳子朝着反方向跑了

训导员汤延义连忙叫着名字追赶上去

被牵回来的军犬炎龙有点委屈

趴在地上一个劲的用地蹭着脸

训导员说——

这是炎龙入夏以来第一次到蚊子窝执勤

蚊子太多咬的它受不了

训导员汤延义给它喂了一些水,进行了安抚

才得以继续执勤

穿过密林,远远看去

39号界标倚着河边静静地矗立在丛林中

满眼的绿色真当是个风景如画的地方

就是这个地方,让战士们又爱又恨

从建站到现在

他们与蚊虫的斗争已经有56年

一代又一代的官兵把自己的青春留在了这里

这是巡逻一趟的成果

虽然有防蚊装备

但是脸上已经不成样子了

她被蚊虫叮咬的算是轻的

下面这是摄像小战士的腿

隔着裤子,蚊虫照咬不误

这是一个女兵参加巡逻的记录

她和她的战友们的生活应该被更多人知道

在感叹北湾的蚊虫之余

更多的是感叹驻守在这里的战士不易

但还有很多我们不知道地方

还有很多默默无闻的士兵

她们和他们的夏天

过得很不一样

那么

这样的夏天有意思吗?

无论如何

这样的夏天

这样夏天里的青春

只有军营能给

图文 | 高洋

本文部分资料参考来自军报记者、中国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