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岁男童切除重要部位 妈妈:怕影响心理但更想让儿活着

韩盼的儿子患有急性髓系白血病M5,移植后复发,她为儿子捐献造血干细胞,进行二次移植。手术当天上午,韩盼被采集造血干细胞,血压偏高,体征不稳定,她整个人躺在病床上一动也不能动。但作为母亲,她此时的心情非常激动,因为儿子马上就要重获新生。

与此同时,丈夫正在移植仓内照顾儿子。再过一段时间,韩盼的造血干细胞就要回输到儿子体内。而在此之前,疾病导致儿子睾丸肿大,再三考虑下,她决定听从医生建议,将儿子左侧睾丸切除。“这样做,害怕影响孩子心理,但如果不做,孩子连长大的机会都没有。”韩盼说。

如果您想帮助家旺,请点击“切除睾丸的血癌男孩”完成捐赠。

韩盼来自河北保定市,丈夫在北京快递公司上班,她在老家照顾孩子。去年暑假,韩盼带着儿子前往北京丰台,看望正在打工的丈夫。在北京住了20多天,儿子出现反复发烧,淋巴结和肝脾肿大的症状,在北京儿童医院确诊血癌。

由于儿子肖家旺是髓系白血病,最好的治疗办法便是骨髓移植。儿子在人民医院化疗2个疗程,又在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化疗3个疗程并放疗6个疗程,于去年12月用脐带血顺利移植。儿子术后身体恢复很好,韩盼每天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儿子,生怕有什么闪失。然而时隔3个月,儿子在检查中发现0.45%的残留,过了4天,显示完全复发!

儿子还要再一次经历移植手术,与第一次手术不同,韩盼夫妻这次更加害怕。韩盼的配型结果显示为半相合,她希望可以用自己的造血干细胞挽救儿子幼小的生命。儿子只有4岁,化疗导致口腔溃疡,护士清理时特别疼,但是儿子不哭不闹。

自从儿子生病,韩盼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才33岁的她已经头发花白。韩盼的婆婆患有脑血栓,生活不能自理,家人都在瞒着婆婆。儿子第一次移植,正好赶上过年无法回家。婆婆再三追问下,知道了真相,病情愈加严重。婆婆病中仍然担心孙子,每次打电话泪流满面。

儿子生病以来从没有离开过医院大楼,一直盼望着去幼儿园。而夫妻多年攒下的积蓄早已花光,欠下亲戚一大笔钱,最后不得不去借高利贷。儿子第二次移植的押金都还没有交够,而后续治疗花费高昂,韩盼不知如何是好。如果您想帮助家旺顺利完成后续治疗,早日康复出院,请点击“切除睾丸的血癌男孩”,或打开微信支付-腾讯公益-搜索“切除睾丸的血癌男孩”完成捐赠,捐助或转发都是做公益,感谢您的大爱!后续报道请持续关注微信公众号“励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