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有看不见的办法:视障人士王慧的追梦之路

“不要给自己设限,本就没有什么不可能。”王慧斩钉截铁地说。

打开电脑,选取应用,键入字符……没有人会看出来,正在流畅完成操作的王慧是一名视障人士。

王慧今年35岁,家在天津,目前是一家科技公司产品总监。尽管天生视力存在缺陷,但他靠着一股子钻劲,从小就成绩突出。

坐在第一排,也看不清黑板,就趁着课间黑板还没擦的时候贴近了把板书抄下来。

学习立体几何,几乎只能凭借想象作图。

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王慧被兰州大学国际政治专业录取。

学习、运动、校园活动……个性外向的王慧在大学里如鱼得水,身边的同学们第一次与他交流时,很难想象他居然有着严重的视力障碍。

然而,厄运却突如其来。

大二的一个早晨,王慧起床后突然感觉眼前像蒙上了厚重的浓雾,以前贴近还能看清的事物,如今却什么也看不到。

无奈选择休学的他辗转各地求医,但视神经萎缩已不可逆转——他再也看不见了。

“看不见有看不见的办法。”王慧没有觉得天崩地裂,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完成学业!

在当时的女朋友,如今的妻子高建华的帮助下,王慧用听的方式学习,用口述的方式作答,完成了本科阶段的学业。

“我从没有觉得什么是不可能的。”王慧说。

2009年,毕业进入社会的王慧遇到了更大的挑战。“我想做一名盲校的老师,但视力是个硬指标。”在就业时,王慧颇费了一番心思,却仍没有满意的结果,“很多事情不是我们做不了,而是缺乏相应的条件。”

恰逢触屏手机流行,用惯了按键的王慧颇不习惯——难道视障人士注定与触屏无缘?

不肯低头的韧劲又让王慧琢磨着一种可能性,看不见,就用听的!

他找到一批志同道合的同学,开始尝试开发盲用软件,经过一段时间的研发,一款盲用智能手机软件应运而生。

王慧(左一)参与电台节目的录制,为视障朋友们讲述自己的故事。(图片由王慧提供)

“不同的手势在触屏上代表不同的操作,为了防止误触也有专门的手势设计。”王慧向记者演示软件的用法,通过左右滑动、双击点触等操作和语音播报提示,视障人士也能操作电子产品。

记者戴上眼罩,进行了几分钟的简单学习,成功选中目标应用并执行了相应操作。

“如果是后天失明,掌握起来会更快,适应了之后可以调快语音播报的速度,基本与常人使用速度无异。”王慧说。

除此之外,团队还将软件加入电脑,近年来,他无偿培训视障朋友们使用电子设备,无论男女老少,都喊他“王老师”。

孙师傅失明前没有接触过电脑,经过王慧前后月余的培训,如今早已退休的他也能够上网冲浪。“以前只能听广播,王老师来了,我们能看的世界就大多咯!”

“我想创造的是平等,我们最希望的事,就是社会能将我们与常人一样看待。”王慧说。

选择与王慧走下去,对于妻子高建华来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时候我还不太会用电脑,出了问题就找他。”高建华说,一来二去两人便熟识,兴趣相投的他们自然走到了一起。

“当时真没觉得有什么,他人好,又聪明。”当被问及究竟是谁追的谁时,两个人都笑了,互相不肯承认。

然而,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龄,高建华的父母不出意外地反对这门亲事。

“当时爸妈认为一个名校毕业的女生,可以有更好的选择,可我觉得王慧就是我的选择。”一向独立自主的高建华铁了心,2009年,她背着父母偷偷和王慧领了证。

高建华告诉记者,是王慧的聪颖和坚强激励着她完成了博士学业,并成了一名老师,“没有他的鼓励,我不可能坚持下来”。

如今,王慧是家中的“开心果”,接纳了他的高建华父母时常给他打电话,许多事情都优先征求王慧的意见。

“遗憾当然有,我想看看我孩子的脸。但诚实地说,我们现在很幸福。”王慧这样评价自己的生活,一旁的高建华看着他,笑靥如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