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送福利!日本政府养老投资基金2018财年扭亏为盈

在日本养老金录得创纪录亏损后,最新的数据稍稍让日本民众感到宽慰。

最新数据显示,全球最大的公共养老基金——日本政府养老投资基金(GPIF)在今年第一季度录得9.1万亿日元的盈余(约合844亿美元),一扫前一季度的颓势。

2018年最后一季,GPIF亏损约14.8万亿日元,创下该基金历史最大单季亏损纪录。而当季的投资回报率为-9.06%,与2018年第三季度3.42%的增幅相比,出现严重下滑。

这一表现也使得GPIF在2018财年(2018年3月~2019年3月)最终的投资回报率录得1.52%,该财年的收益总额为2.38万亿日元。GPIF公布的数据显示,自2001年投入市场运作以来,GPIF累积收益率已达3.03%,累积收益总额约为65.8万亿日元。

股市提振

第一财经记者查询GPIF官网显示,截至2019年3月底,GPIF掌管的资产总额约为159.2万亿日元。这一数据与2018年12月底的150.66万亿日元的规模相比,呈递增趋势。

目前,GPIF的投资组合仅限日本国内外债市、股市,以及一些短期资产。今年第一季度的数据显示,GPIF投资日本国内股市收益2.7万亿日元,投资外国债市则收益5.1万亿日元。

日本媒体分析认为,GPIF之所以能在今年一季度扭转颓势,主要还是得益于日经指数的表现。在美联储频繁放出降息风声的刺激下,日经指数今年一季度平均上涨幅度为8.4%。

今年一季度,全球主要股市出现普涨行情。美国三大股指均处于上涨通道,其中,标准普尔500指数涨幅超过12%,创下自2009年以来的最大单季度涨幅。而在全球范围内涨幅跑赢标普的则是爱尔兰股市。爱尔兰股市今年一季度飙升超过26%,是标准普尔500指数迄今为止的两倍多。希腊、意大利和加拿大的股市也各上涨超过12%。因此,日经指数与上述股市相比,可谓小巫见大巫。

鉴于日本目前处于超低利率的环境,GPIF的投资组合也较上一季度出现小幅变动。其中,对日本债市的投资比重调整为26.3%,低于此前28.2%的比例。GPIF在今年第一季度加大了对外国债市的投资比重,由此前的15%提升至当前的16.95%。此外,GPIF对国内外股市的投资比重分别为23.55%与25.53%。

此前,GPIF录得淡季最大幅度亏损也是源于全球股市的波动。

养老金话题左右参院改选

GPIF止损的消息,能使那些为养老金捏把汗的日本民众彻底放心吗?

GPIF出现亏损,意味着日本民众的养老金集体缩水。当时,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称,GPIF短期波动在所难免,管理GPIF要采用长期视角。首相安倍晋三也请民众方向称,GPIF短期损失,对于养老金的财政来说不是个问题。

7月21日,日本参议院改选即将举行。选前,日本媒体的民调显示,除了修宪,养老金、消费税上调等,都是此次改选的热门话题。在6月19日~7月3日的最新调查中,受访者对于养老金议题的关注仅次于“安倍政府的经济对策”。而安倍力推的修宪问题,关注度最低。

调查中,“对晚年感到不安”的受访者比例为84%。受访者纷纷表达了对养老金发放金额减少和制度本身崩溃的担忧,表示,“如果少子老龄化继续加剧,养老金会减少”、“有可能拿不到养老金”等。而正在领取养老金的受访者也表示:“(养老金)完全不够,靠孩子照顾勉强维持生活”。甚至有受访者表示:“不指望养老金”。

此前,隶属于日本财政部的金融厅(FSA)在6月最新报告中指出,在日本,一对退休的夫妇如果活到95岁,需要自备至少2000万日元的资产。这一结论随即引发日本民间的争议。尽管包括安倍、财相麻生太郎等政府高官均出面辟谣,认为报告的结论误导了民众,但依旧不足以说服日本民众。

而联合国的最新数据也显示,日本养老负担全球最重,即1.8人抚养1名老年人。联合国经济和社会理事会认为,受少子高龄化的影响,日本缴纳养老金的劳动年龄人口负担正在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