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牵连的山大女生:我清清白白地读书,怎么就成三陪了?

山东大学的“学伴风波”加上后续的道歉事件,让这群普通大学女生瞬间被卷入了名誉的污泥池中。她们跟随着整个山东大学,陷入了这场旷日持久的争端,“被网络暴民的狂欢一点点蚕食”了。

文 | 王子戌 编辑 | 陈显玲 胡雯雯

2018年11月,山东大学男生周儒在校园网看到一则学伴招募广告。“能认识不同国家到朋友,分享不同的经历,很有意思啊”,于是他点开了报名表。

填着填着,一个“结交外国异性友人”的选项跳了出来,有点扎眼。周儒当时的感觉是,这个选项有点“不太体面”,但自己交朋友从来无所谓性别,于是直接跳过了它。

学伴活动其实挺有意思,大家和留学生一起剪纸、套圈,一边做传统文化小游戏,一边像朋友一样聊天。“当天,中国女生确实多一些,但男生也不少。”

没想到9个月后,那个“不太体面”的招募选项,留学生“学伴”项目引争议,并掀起了互联网上一波又一波的口水仗。

7月11日,学伴招募启事被微博截图发了出来,网上评论立刻炸了锅,质疑这个学伴项目是“3个中国女生陪1个外国男留学生”,甚至曲解为“强迫女生陪男留学生”。而对山大女生的语言暴力也顿时铺天盖地,“妓女”、“跪舔洋人”、“山大女生别娶,易感染艾滋”等用语层出不穷。

谣言和争吵蔓延到了朋友圈、微信群、QQ空间,《因学伴被群氓羞辱的山东大学》、《山大学伴,一场当代“叫魂”》等文章开始刷屏。每天点开手机,周儒仿佛就看见键盘侠们站在他面前,指着鼻子骂他。

而他周围的几个女生,在微博上解释了学伴活动的详情,却被辱骂“护校蛆”、“山大鸡”、“你们陪睡洋人几个学分”。

(网络上的各种语言暴力)

朋友也开始向他问这问那,带着激动的情绪。忙于暑假社会调研的周儒本来不想理会,但他无奈地发现,自己跟随着整个山东大学,陷入了这场旷日持久的争端,“被网络暴民的狂欢一点点蚕食”了。

1

兵临山大

山大刚陷入舆论漩涡时,新闻传播学院的李青青在知乎上回答了“如何评价山东大学学伴计划”,评论区立刻涌入了侮辱和谩骂。网友们先给她扣上“护校狗”的帽子,然后用带生殖器的词语攻击她。

她无比愤怒,但仍压制情绪和那些人理性争论,刷知乎直到凌晨三点,早上起来继续回复评论。中午12点,她的答案被举报了。

她觉得不可思议,自己压制着情绪进行理性辨析,结果侮辱女性的回答留着,她的却被隐藏了。

“网民根本不在乎真相是什么,解释越疲惫,谁在意小六子到底吃了几碗粉?”

对所有山大女生无差别的网络暴力也在进行着。

吴书语的一则个人视频,几个月前在山大青岛校区官方抖音号发布过。随着音乐切换,她从常服变成一身汉服,从海棠花下面走过。

学伴事件爆发后,这条视频被翻了出来,至少20条评论问:小姐姐陪读吗?甚至有人说:“我认住你的脸了,山大的。”

吴书语看见这些评论时,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哭了一个小时,消沉了好几天。她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遭受到这种从未有过的谩骂。她的朋友愤愤不平:“我们每天好好读书,认真生活,每一天都过得青春干净,怎么会被那么多人说是妓女、三陪?这是多么大的侮辱啊!”

朋友对吴书语的评价是:努力学习、认真生活、兼具智慧和气质。她在校媒做记者,曾暗访过卫生条件不合格的餐厅,统计过学校内废弃的自行车。每到考试周,直到凌晨三点,宿舍里依然能看到她点起台灯,坐在床上翻书的身影。

吴书语向家人提起了这件事,妈妈特别着急,让她赶快联系删除视频。她不解,自己的视频没有错,错的是别人,凭什么要她删除?

但是,山大青岛校区官方抖音号还是删除了那个视频,甚至连带所有视频一并删除了。该账户下面,如今只有一行字“作品0,转发3,喜欢844”。

影响也从网上蔓延到了线下。山大女生赵婉瑜和同学在济南一小区做调研时,一个中年男子问:“你们是哪个大学的?”她说山东大学,对方说:“哦,山东大学,就是那个三陪的是吧?”

她一下就哭了。

当晚调研结束打车回校时,司机问:“去山大吗?”她犹豫了:“如果说是,他会怎么想我?会和我聊山大学伴的事吗?”她不想再提,很勉强地“嗯”了一声。坐在后排,她内心开始翻腾:“我以后都要带着这个标签了吗?”眼泪又止不住掉了下来。

2

公关?投降?

与此同时,山大同学的中学同学、家人,在千里之外穿过层层的恶意和语言暴力,传递来尊重和鼓励。“我无比感谢家人的信任,在最黑暗的时候一直陪着我。”外国语学院的王佳凡说。

但是,山东大学回应“学伴”项目:引发不良影响,深表歉意该声明表示:学伴相关报名表中出现“结交外国异性友人”不当选项等问题,我们深表歉意。

朋友圈一篇哗然,被新一轮的愤怒、失望刷屏。有人写道:“我们在网上为了捍卫山大和山大的学生,受尽了辱骂,但是学校没有护着我们。”

“这不是公关问题,这是投降问题。”从山大毕业一年的杨秋说。在网上维护母校声誉时,网民经常一句话把他噎住:“道歉就是心虚,你们学校都道歉了,你还在维护什么?”杨秋很无奈:“网民不了解真相,而学校不但不驳斥,还带头道歉,岂不让参加活动的同学没法站出来澄清自己了?”

当晚,山大法学院几位老师联合起来,发布微博称:“不能让学生吃哑巴亏。如果有被侮辱的同学,请与我们联系。不要害怕!”

截至7月15日,已有七八个同学向这几位老师提供了完备的证据材料。几位老师商议,准备起诉侮辱学生和公布学生名单的几个微博大V,杀鸡儆猴。

部分学生对学校的道歉表达愤怒

新闻传播学院的同学也在行动。一位在央视实习的女生在朋友圈向大家征集线索,为学伴事件正本清源。然而,她的朋友圈连带实名,被截图挂到了微博上,受到了恶毒的嘲讽和攻击。

事后,她清空了自己的微博,征集采访对象的朋友圈也删除了,设置了三天可见。

山大学生王舂则发现,一群自诩“网络吉普赛”(意指网络键盘手)的人准备混进山大新生群,潜伏、“开群”(意指突然大规模刷屏侮辱信息)、恶意举报群组。当时机械学院、控制学院、口腔学院的群号都已经泄露。王舂紧急联系群管理员,将部分“网络吉普赛”踢出。

7月13日,山大中心校区有同学发朋友圈称,女生宿舍9号楼疑似有5个男性偷拍。同学纷纷转发,互相告诫注意安全。但当晚,山大一老师发文澄清,那5个男性是他带过的学生,毕业返校聚会,曾在9号楼住过,故拍照留念。

但大家还是开始警觉。李青青开始用驱蚊水和辣椒面自制防狼喷雾;她的同学则一整天紧紧拉着窗帘,上网搜防身术;有的同学已经随身备刀;赵婉瑜把校警卫室的电话设置在联系人第一个,晚上不再单独出门。

山大中心校区的门禁

如今,李青青每次走在校园里,都能看见安保人员加班加点工作。为了防止有人进来骚扰学生,每栋宿舍楼都有安排了临时岗亭,学校里的道路、大门、操场都有保卫随时巡逻,24小时内,学校每个区域2-3分钟内随叫随到。

青岛校区应急指挥中心的张宝胜,每天在校内巡逻8小时以上,夏天的青岛暖风潮湿,他的制服里总是蒙出一层汗。他说:“我们现在工作压力很大,但都是为了孩子,一定要把工作做好。”

济南的6个校区,都从安保公司增配了安保警力,24小时不间断巡逻。中心校区110值班室的李昌武称,主校区增加了一倍安保人员。学生刷校园卡进校,教学楼和宿舍楼都有岗亭值班。

3

“超国民待遇”

此次争议中心的另一批学生,山大的外国留学生们,在网上鲜有发声。

来自西非的Ghaniyah大致了解学伴事件的经过,但她不明白,“为什么网络上的人要对山大女生insult?女生并没有做错事。”她甚至感觉有些中国网友,是种族主义者。

来自韩国的金素妍说,她参加了山大国际交流协会,并没有抱着什么和异性交往的目的。她回忆在协会里遇见的同学,也没有一个是以“结交外国伴侣”或“寻找sex partner”为目的。

“学伴朋友们,在我人生地不熟的时候,帮我安顿,带我去市中心吃饭、逛书店。要是没有学伴的帮助,真的很辛苦。”她最担心的是,以后没人愿意再去参加学伴活动了,“希望我的经历能消除对学伴的误会!”

留学生的“超国民待遇”是被争论的重点。但来自韩国的金恩俊说,留学生宿舍条件是好,但是一学期费用是4000元以上,远远超过中国学生宿舍800元的价格。他在青岛校区的韩国朋友,住的是和中国学生一样条件的宿舍,要交1万元。

“除了没有晚上11点的宿舍门禁,似乎也没有别的特殊之处了吧。”金恩俊说。

然而,愿意表达看法的留学生仍是少数。一位留学生表示,要先去询问国际事务部,才能确定能否发表看法。

7月14日晚11点起,山大部分学院和学生组织陆续下发通知,“无论是否做过学伴,不要接受任何采访,以免被人利用。”有的辅导员呼吁学生“不要病急乱投医,等待学校处理结果,要对学校抱有信心。”

受到压力的还有法学院的老师们。在寻找被侮辱同学,搜集证据时,学校让法学院老师等事情平息一些再行动。

7月14日晚,学工部召集学生代表,搜集同学们对学校的诉求,例如:若希望学校重发声明,重点应是什么?对学校公关有何建议?

7月15日,参与调研组会的某学生代表在微博称,学校对于留学生政策、学伴活动会有较为全面的说明。对于人身攻击言论,可举报至网信办,也可留证,学校会采取相关法律行动。

然而,该学生代表并未提及学校将会对网络暴力做出声明。

更安静的是山大党委宣传部。15日下午,笔者打通了该宣传部办公室电话,刚询问对方是否为宣传部工作人员时,电话立即被挂断。随后笔者数次拨打该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和安全,文中所有人物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