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牛市继续,美股为何屡创历史新高?

在,还有相当数量的投资者手握着现金和债券,正“被迫”买进股票,因为要达成自己的财务目标,他们已经没有了其他的可行选项。这就是美股牛市的现实——投资者只能选择自己买进某物,而不是在注定亏损的情况下将钱借给某人。

投资其实并不是多复杂的事情,本质上就是投资者配置资本、寻求回报的过程。尽管逻辑上说来,大家可以选择的资产无穷无尽,但在现实当中,多数时候就是两个主要选项——是把钱借给某人(债券),还是自己买进某物(股票)。如果从整个金融市场的视角着眼,大家就没有理由对美股近期的强势感到吃惊。

全股市的整个大盘子,大约是85万亿美元。与此同时,将主权债和企业债都计算在内,全球发行在外的债券总量则大约是100万亿美元。在这100万亿美元债券当中,现在有超过12万亿美元都是负利率。

如果再将通胀率纳入考虑,则现在已经是负利率,以及扣除通胀率后会变成负利率的“真实负利率债券”,总规模更达到令人瞠目的25万亿美元——已经超过了整个债市盘子的四分之一!

当一桩投资几乎百分百确定会让你根据通胀调整后的未来购买力受到损失时,大多数散户和机构都会对其说不的。按照纯粹理性,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会宁可选择保持现金部位,也好过将自己锁定在几十年的负回报当中。

麻烦在于,今天的市场上,哪怕现金,其真实回报率也已经是负数(在欧洲和日本,干脆名义回报率都负掉了)。更不必说,现金只是一种战术层面的权宜之计,不能作为长期投资的选项而存在。

投资者该怎么办?他们也只剩下买股票一条路可以走了。是的,这是一条充满风险的道路。大多数经济学家都相信,美国当下这长达十年的经济扩张周期已经走到了尾声,近期内发生衰退的风险已经很大了。

更有许多股票策略师发声,预言美股未来十年的回报率远不能和过去十年同日而语。或许,他们都是对的。关键在于,哪怕股票的预期回报率要低于大家已经习惯的当下水平,但是也总好过大多数债券所能够提供的几乎肯定是负数的回报。

要分析股票和债券的相对价值,有一种虽然有点大而化之,但依然有足够效力的观察角度,即所谓“股权风险溢价”。所谓股权风险溢价,指的就是股市大盘的收益率水平与无风险的长期利率之间的差值。

最广泛的股票大盘代言人,无疑是明晟的全球指数,涵盖了全球几十上百个国家和地区所有大大小小的股票,而代言债市的,则是巴克莱全球整体债券指数,根据24个国家和地区的国债、政府机构债和企业债编制而称。

至少根据过去二十五年的历史来看,全球股市的价格水平目前还是要比全球债市相对低廉。明晟全球指数的收益率是5.61%,而巴克莱全球指数是1.53%。两者之间4.08%的差值,即风险溢价还是要高于长期平均水平的。当然,这并不是什么股市未来会有出色表现的担保,但这确实是不折不扣的现实。

大家都知道股市投资是有风险的,但投资债市也一样可能遇到危险,无论你是在经济周期的开端、中期还是尾声入场,全都一样。在对两个市场的预期回报率进行了权衡之后,投资者现在选择了股市。毫无疑问,这样的选择意味着他们将承受更强烈的波动,以及不时可能会出现的让人痛苦的回挫行情,但是,这原本也是股市投资经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对于储蓄者而言,这些年来的全球性量化宽松和债券负收益率的现实确实是一场灾难。原本,美国联储近年来的紧缩政策立场一度燃起了一些人的希望,让他们开始期待债券收益率回到足够吸引投资者再度开始买进,享受到得体的扣除通胀后真实回报的水平,但是伴随近几个月,联储政策急剧转向,这种希望也化为了泡影。

在这种情况下,让试图进行选时操作的人们一再受挫的股市便成为了相对的宠儿。现在,还有相当数量的投资者手握着现金和债券,正“被迫”买进股票,因为要达成自己的财务目标,他们已经没有了其他的可行选项。这就是美股牛市的现实——投资者只能选择自己买进某物,而不是在注定亏损的情况下将钱借给某人。(费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