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接盘侠遭遇危机,贾跃亭煤商老乡韦氏家族烦恼上身

作者 | 郝美平 宋冠宇

来源 | 野马财经

常在河边走,难免不湿鞋。并购发家,赚得盆满钵满的韦氏家族旗下产业链甚广,做煤炭生意起家,接盘过乐视互金资产,玩过互联网也玩过钢筋水泥的房地产。

父亲韦俊康,山西煤商起家。儿子韦振宇是80后海归,子承父业。如今,韦氏家族旗下产业接连破产,上市公司被ST,财富如梦幻泡影。

韦氏父子已鲜少活跃在台前。浮华落幕,事业拐点的烦恼或将来临。

上市公司的子公司竟然拒绝了总公司的专项审计?近日,*ST高升(000971.SZ)发布公告表示,其子公司高升科技以干扰经营为由拒绝了*ST高升的审计。

这并不是*ST高升第一次后院失火。就在一周前,*ST高升就因为前两大股东——宇驰瑞德和蓝鼎实业的破产申请而陷入实控权变动风云。

宇驰瑞德、蓝鼎实业和*ST高升均是韦氏家族的产业,且实控人均指向韦氏家族的少主人——韦振宇。靠着并购起家,在资本市场如鱼得水的韦氏家族,正走向拐点。

并购起家,军师坐阵

*ST高升的前身是湖北迈亚,2006年在深交所上市,湖北省仙桃市国资企业毛纺集团是其控股股东,主营业务是纺织。

2006年,湖北迈亚遭遇业绩滑铁卢,当年亏损2.28亿元。2007年,仙桃国资委将控股股权转让给丝宝实业。

这次转让成为湖北迈亚命运的转折点。如果说此前湖北迈亚还是一家实业公司,那么转让之后已经成为棋子,资本玩家们接连转手。

2012年,有着“海外赌王”之称的安徽商人仰智慧旗下的蓝鼎集团接盘湖北迈亚,丝宝实业退出。蓝鼎集团入主后,湖北迈亚更名为蓝鼎控股。然而屡次转手,公司业务并未见起色,常年依靠补贴维持上市地位,从2006年后其扣非净利润连续亏损近9年。

接着,2014年仰智慧又将公司股权以4.8亿元的价格转让给德泽世家,后者的实控人正是今天的主角——韦氏父子,控股德泽世家92%股权。在此次交易后,韦氏父子正式进入资本市场。

自此,蓝鼎控股成为韦氏父子疯狂并购的重要平台。2015年到2017年,蓝鼎控股先后以高溢价收购了高升科技(同年更名为“高升控股”)、莹悦网络、华麒通信等。

在连续多次的并购后,高升控股从一家最初的制造业公司演变为以IDC(互联网数据中心)、CDN(内容分发网络)、APM(应用性能管理)为主的互联网基础云服务商。

互联网+资产是市场上颇受追捧的模式,高升顺势而为,股价一度翻了近5倍,从10元涨至46元的历史高点。而高升控股也在持续收购中成为控股型的上市公司。

图片来源:北京文化硅谷(韦氏父子)

其实在韦氏父子身边,有一位军师坐阵,此人或是张弛。在加入高升控股之前,张驰先后完成了中文传媒、沙钢股份、黑牡丹等上市公司的资产重组和并购,资本市场的经验丰富。早在2014年,韦振宇通过德泽世家收购蓝鼎控股时,张弛就参与其中,担任“韦方”的财务顾问。

而张弛和韦氏的交集远不止于此。韦振宇认购蓝鼎控股重组配套融资发行股份的公司正是宇驰瑞德,而“宇驰”的公司名字恰好也是韦振宇、张驰名字中的各一个字的组合。当时,“宇驰组合”的说法已经被媒体广为传播。此外,张驰的妻子持有宇驰瑞德1%的股份。

所以,在韦氏父子资产腾挪背后,张弛应是韦振宇身后具体负责收购重组的核心人物之一。

韦振宇生于1984年,毕业于加利福尼亚州立理工大学,是南开大学商学院的EMBA。2014年担任高升控股董事长之时,刚满30岁。

韦振宇通过宇驰瑞德和蓝鼎实业间接持有高升控股的股份,合计占股27.98%。天眼查信息显示,目前韦振宇实际控股公司高达42家,包括影视、酒店、地产等。

图片来源:*ST高升2018年报

而在韦氏家族的资产版图中,韦振宇的父亲韦俊康却鲜少露面。根据公司2018年9月披露的《关于对外担保及资金占用的进展公告》可以看到,在上市公司关联方认定中,有10家公司是韦俊康控制的,但在天眼查等信息查询网站中,韦俊康却不曾持有任何一家韦氏家族旗下公司的股份。

图片来源:天眼查

韦俊康是山西煤商出身,曾经担任过上市公司同德化工(002360.SZ)的董事,后在北京从事房地产。韦俊康的履历显示,其曾历任山西合宝钢铁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北京魏公元鼎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等职务。

魏公元鼎公司凭借煤炭生意发家,这也是韦氏家族财富的原始积累。1997年,韦俊康从煤炭业转战房地产,北京魏公村的韦伯豪家园就出自韦俊康之手。

转战p2p,勇当乐视接盘侠

在高升控股之外,韦氏家族的网贷生意也做得风生水起。2015年,韦氏成功抓住了互联网的机遇,让高升控股成功转型。在追风口,嗅商机上,韦氏父子是佼佼者。

2016年,韦氏家族勇敢地接盘了山西老乡贾跃亭旗下乐视的一些网贷资产。这让韦氏走到了聚光灯下。

2015-2016年是冒险的大扩张时代,彼时乐视旗下的乐视金融先后入股P2P平台懒财网和骑士贷。后来乐视发展坎坷,资金频频出现问题,乐视也于2017年和2018年先后从两家P2P平台退出,而接盘方正是韦振宇控股的宇驰瑞德。

当韦氏父子在资本市场急速狂奔时,却没想到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已经倒下。宇驰瑞德在接手懒财网后,懒财网不断暴雷,懒财变“赖财”。

先是标的企业接连出现财务风波,包括韬蕴资本等。接着,去年12月,懒财网又被曝出随意修改提现规则,提现时间一再被延长,用户投资金额在30万元以上的是多数。而借款方集中展期、懒财网的网贷债权6折都难出手,遭遇危机。

危机似乎也确实在步步逼近。

网贷平台的暴雷,开启了韦氏财富的滑铁卢。就在去年,韦氏家族多次陷入欠供应商贷款,以及民间借贷纠纷,涉及金额超过2亿元。

雷声轰隆,韦氏频遇烦恼

借贷纠纷只是韦氏家族危机下的冰山一角。

2018年5月,韦振宇出现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的被执行人行列,执行标的分别为2.04亿元、2.13亿元。同期其控股的宇驰瑞德和蓝鼎实业也出现在被执行人名单中。

再往前,早在2017年,因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安信信托曾将韦振宇、辛维雅(韦振宇配偶)、韦俊康、何欣(韦俊康配偶)告上了法庭。

诉讼缠身,而韦氏家族又不被高升控股的股东待见。就在年初,高升控股的9位股东“逼宫”实控人韦振宇,认为韦振宇违规担保以及资金占用等事项惹了众怒,直言“实控人不诚信”。

违规担保,所指担保对象是宇驰瑞德和世宇天地(韦俊康实际控制),合计担保金额约3.4亿元,而资金占用方则是韦俊康实际控制的企业北京华嬉云游文化产业有限公司(简称“华嬉云游”)。于是股东上演了“逼宫”大戏。

眼看韦振宇也成了上市公司的众矢之的,于是韦氏家族开始启动韦姓族人韦红星、韦俊瑞、韦荣喆等抛头露面。2018年,宇驰瑞德、蓝鼎实业的法定代表人变为韦荣喆,韦红星等则分别在韦氏家族的其它产业中担任不同职位。

然而,倒下的多米诺骨牌只会引发蝴蝶效应。持续并购,3年新增32亿的商誉减值。其中收购高升科技、莹悦网络、华麒通信分别产生13.39亿元、10.72亿元、8.22亿元商誉。不过这3家企业的收购也尤为引人注目。

2017年12月,华麒通信发布公告称,高升控股拟以不超过9.19亿元的交易价格收购华麒通信99.997%的股权。停牌前,华麒通信的市值为4.83亿元,这也意味着此次收购溢价达90.27%。且标的公司在不到2年的时间内估值就增长达10倍。不寻常的增长引来深交所的连环17问,其中对商誉减值风险问题重点询问。

2016年3月,高升控股拟11.5亿元收购莹悦网络100%股权。但重点来了,截至2015年12月31日,莹悦网络100%股权对应账面净资产2493.89万元,这场收购溢价高达45.11倍。不过该公司的业绩完成情况不太可观了,2018年仅完成27.5%。

图片来源:公司年报

高升控股高溢价并购,成为如今商誉暴雷的源头。今年4月,因为高升控股巨额违规担保出现了连锁反应,连续亏损的高升成功加入ST队伍。2018年净利润为-21.96亿元,降幅为-1504.47%。

图片来源:高升控股2019年半度业绩预告

从公司公告的2019年1月-6月业绩预告的数据来看,能否摆脱风险还是未知数。

如今旗下产业接连破产,*ST高升又业绩不济。摇摇晃晃的韦氏家族,似乎走到了一个转折点。你还知道韦氏家族的哪些资产故事,欢迎在评论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