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川奖、直木奖揭晓,女性作家包揽令和年代首奖

撰文 | 新京报记者 何安安

来自日本东京方面的消息,今天日本文学振兴会公布了第161届芥川龙之介奖(即芥川奖)和直木三十五赏(即直木奖)获奖作品:今村夏子凭借《穿紫色裙子的女人》(《むらさきのスカートの女》)获得芥川奖,大岛真寿美的《涡——妹背山妇女庭训魂结》则获得直木奖。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摘得两个奖项的获奖作品作者均为女性。

在此前公布的入围名单中,一共有11位作家的作品入围,直木奖的6位候选人皆为女性,堪称史无前例,而入围本届芥川奖的5位候选人中也只有两位男性作家。如此看来,由两位女性作者包揽令和年代的首次芥川奖和直木奖,早在意料之中。

今年39岁的今村夏子,是一位曾经获得过三岛由纪夫奖、太宰治奖和野间文艺新人奖的实力作家,这也是她第三次入围芥川奖,终于捧得大奖而归。她的获奖作品《穿紫色裙子的女人》刊载于《小说旅人》2019年春季刊,单行本已由朝日新闻出版社于上月发行。

今村夏子

《穿紫色裙子的女人》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我家附近经常能见到一个穿紫色裙子的女人,她喜欢在常去的面包店买上一只夹心面包,带去公园最深处的长椅上坐着吃。“紫色长裙女”在我们这一带非常出名,有许多关于她的谣言,就连孩子们也喜欢捉弄她。我对这个陌生女子无比好奇,想和她成为朋友,千方百计制造机会让她进入我所在的保洁公司,以便我能更好地观察她……而潜伏于日常生活中不断观察穿紫色裙子的女人的“我”,则是一位身着黄色开衫的女子。这似乎是关于两位女子之间观察与被观察的故事,但到底谁才是真正的观察者呢?是在故事里,身着黄色开衫的女子?还是在故事外,阅读着这个故事的读者?

《穿紫色裙子的女人》,今村夏子 著,朝日新闻出版社出版。

获得直木奖的大岛真寿美今年57岁,这是她第二次入围直木奖。获奖作品《涡——妹背山妇女庭训魂结》是大岛真寿美首次创作的历史小说,讲述了江户时代净琉璃剧作者近松半二鲜为人知的一生。净琉璃是在日本近代中最被关注的一种音乐,它本是说唱艺术发展起来的木偶戏,作为剧作者的近松半二生活于1752至1783年间。作为江户期最著名的剧作家近松门左卫门的私淑弟子(指没有得到某人的亲身教授,而又敬仰他的学问并尊之为师、受其影响的,称之为私淑),近松半二写成了净琉璃剧《天竺徳兵卫郷镜》、《奥州安达原》、《妹背山妇女庭训》等一系列作品。

大岛真寿美

在《涡——妹背山妇女庭训魂结》一书中,大岛真寿美还原了日本传统艺术人形净琉璃大家近松半二的传奇一生,在江户时代的大阪道顿堀,天姿聪颖的近松半二被酷爱净琉璃的父亲带入了戏棚,从此与净琉璃结缘。近松半二自父亲手中接过了近松门左卫门流传下来的砚台,由此开启创作之路。正如他所言:“墨汁自笔尖滴落,最终,我也化作了文字……”

《涡——妹背山妇女庭训魂结》,大岛真寿美 著。

芥川奖和直木奖创立于1935年(昭和十年),由文艺春秋的创办人菊池宽提议设立,分别为了纪念日本大正时代的文豪芥川龙之介,和菊池宽的友人直木三十五,两个奖项都是每年颁发两次,目前的主办单位已更改为日本文学振兴会。其中,芥川奖是纯文学奖的代表奖项,而直木奖则是大众文学的代表奖项;芥川奖以鼓励新人作家为宗旨,直木奖则是给予已出书的大众文学作家一项荣誉的肯定,日本著名作家司马辽太郎、宫部美幸、京极夏彦都曾获得过这一奖项。与芥川奖齐名的新人奖还有三岛由纪夫奖(即三岛奖),二者相比,三岛奖更重视发掘新锐作家,而芥川奖更加更类似于文学青年的进身之阶——芥川奖的获奖者可以依靠这个头衔获得优渥的稿酬和大量约稿。

目前而言,芥川奖和直木奖的终评审查会,都会在新喜乐高级餐厅揭晓,芥川奖审查会在该店一楼举办,直木奖审查会在该店二楼举办。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也是日本进入令和年代以后,芥川奖和直木奖首次颁发,今村夏子和大岛真寿美也因此成为这两个奖项在令和年代的首奖获得者。

作者:何安安 编辑:余雅琴

校对:翟永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