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不留心,魔爪已伸向你的孩子”

导读

近日,上海一企业家猥亵女童案引起舆论广泛声讨,据统计, 2018年媒体曝光儿童性侵案例317起,受害儿童多达750名,同时还存在大量未被发现的“性侵黑数”。

性侵罪犯什么样,如何保护孩子,孩子遭遇性侵怎么办?这已成为家长和公众关注的一个热点话题。

为此,半月谈记者采访了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第七检察部主任王翠杰。王翠杰从儿童性侵案例特征、家长的预防及处理、以及社会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层面进行了专业解答。

“儿童性侵”知多少

法律层面最早对未成年性侵的针对性法规,是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和司法部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制定并发布的《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该意见第一次对性侵犯罪进行明确的界定,除了社会较为熟知的强奸罪,还包括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猥亵儿童罪,还有组织强迫卖淫罪,介绍引诱容留卖淫罪等。

近年来以取消嫖宿幼女罪为代表的相关法规的改进与完善,也表明了国家严厉打击性侵害未成年犯罪,对未成年人实施全面保护的立法态度。根据已经曝光的性侵案例与多年办案经验,王翠杰也对儿童性侵犯罪特征进行了概括。

“你一不留心,魔爪已伸向你的孩子”

遭受性侵的未成年群体中有很大一部分属于留守儿童。这些留守儿童缺少父母陪伴,祖父母辈老年人的照顾更多是给他们提供基本的衣食住行,精神沟通相对薄弱,性教育更是处于真空状态,一旦受害他们便孤立无援,无处求救。一旦对性侵形成适应,会造成他们对自我与他人生命的漠视,甚至造成受害人向加害人的转变。

除此之外,离异再婚家庭在遭受性侵的孩子当中也占据了较高比例。类似家庭组织情况下,父母容易忽视孩子生活,缺乏必要的精神交流,都会给罪犯留出可乘之机,部分危险甚至来源于重组家庭中的继父角色。此外,性侵案例还存在低龄化特征,缺乏防范意识、父母监护缺位的未成年群体容易成为目标被罪犯锁定。

“我给你糖,跟我走吧”

熟人作案是未成年性侵作案者的主要特征之一,包括老师、邻居、亲属、培训机构人员,以及司机、小区保安等角色,甚至大部分都是极具亲和力的好人形象。未成年人及其家长对之不具备足够的防备心理。他们利用具备接触未成年的便利机会,通过哄骗、关爱、诱导等方式将其引诱到偏僻区域或家中实施性侵害。

除了熟人作案以外,王翠杰表示,以往办案过程中的犯罪分子具有中老年化特征,且作案具有一对多、计划性、反复性等特征。作案过程中一般会有多名未成年作为目标,有目的有计划进行诱骗性侵,一旦得手,罪犯也会通过恐吓要挟等方式要求被害儿童维持性侵关系。如果没有及时告知父母,这些孩子会长期受到侵害。

“风险可能躲在手机里”

网络的不断发展为一些犯罪分子提供了便利条件,催生了新的性侵形式——网络性侵,也成为儿童性侵一大隐患。

一类是约会型性侵,表现为少男少女网络交友约会过程中由于缺乏必要的性知识,或因网络展示偏差导致的错误认知,在不知情情况下触犯法律的行为。另一类则是利用网络实施性侵犯,表现为采用胁迫手段让对方拍摄照片等类似猥亵行为,或利用对方照片威胁对方与自己发生性关系等。

虽然部分行为不存在物理接触,但犯罪分子为了满足自己的性刺激,严重伤害了被害人的人格尊严和心理健康,也属于犯罪性侵行为。

“你嫌性教育太早,坏人可不嫌你的孩子太小”

“你嫌性教育太早,坏人可不嫌你的孩子太小”,中国父母对“性”的讳莫如深造成了孩子的知识空白,为儿童性犯罪提供了可乘之机。而将性知识学习寄希望于少数普及性讲座,也不足以为孩子建立足够的安全屏障。因此,父母在儿童性教育当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王翠杰表示,在转变原有观念基础上,父母应当根据不同年龄段,或利用儿童性教育相关书籍,或通过讨论电影动画的相关情节,帮助孩子确立隐私观念,建立必要的防范和保护意识,学会识别并拒绝危险动作,防患于未然是对儿童最好的保护。

同时,父母应当提高警惕意识,识别并规避性侵风险。基于既有性侵案例特征,监护过程中尽量避免外人与孩子单独相处,不要轻信熟人托付照顾孩子,对特殊群体应特别注意,警惕好人形象骗取信任的作案心理,以免造成亲手将孩子置于危险境地的悲剧。

此外,与孩子建立心理亲密的亲子关系也至关重要。保证一定的亲子沟通时间,同孩子建立足够信任,可以帮助父母在孩子能遇到特殊情况时及时被告知。王翠杰特别指出,受空间距离限制,留守儿童的父母应充分利用现代通讯设备,保证与孩子的心理亲密。

接纳与倾听:危险发生后及时保护

如果不幸已经发生,家长应当如何保护孩子?被性侵儿童父母在面对事实后很容易陷入惊慌愤怒之中,对孩子的指责、质疑甚至急迫询问都容易造成孩子情绪恶化,造成长时间的心理阴影。这种情况下父母需要做到接纳并信任孩子,克制情绪、倾听并引导孩子叙述完整事实,向孩子明确“这不是你的错”,做好心理疏导,防止孩子情绪恶化。

其次,确认性侵事实后家长应当及时求助公安或检察机构,并保留好证据,例如内裤不要清洗等。王翠杰建议,家长不要与性侵罪犯正面对质。因为没有充分准备情况下进行对质,会提示罪犯销毁作案证据。此外向有关部门及时求助,有助于对受害儿童尽早心理干预,恢复心理创伤。

伤害造成之后并不是不可逆的,王翠杰分享了办案过程中的心理愈伤成功案例,指出家庭是自愈的核心力量。父母的关爱、家庭的温暖是帮助受害儿童走出心理阴影的良药,能够最大程度降低性侵给儿童造成的伤害。对孩子的心理创伤修复,父母应给予足够的耐心和信心。

儿童防性侵,我们在行动

类似案件的不断曝光,引起了全社会对于儿童性侵的关注,也推动了相关制度的改进与完善。王翠杰介绍,目前对于儿童性侵案件的办理已经逐步引入一站式服务模式,确保公安、检察机关、社工、医生、专家同时介入,一次性完成对受害儿童的调查取证,避免造成二度伤害。

与此同时,浙江、广东部分地区业已开始试点建立教师、保安、司机、培训机构等儿童相关职业的从业信息库,通过共享信息的方式对具有相关犯罪经历人员实施从业禁止,达到降低儿童性侵风险的效果。随着不断推进落实,试点地区的相关政策也有望推广至更多地区。

王翠杰最后提到,一些社工组织的成立与加入对于向偏远地区留守儿童普及性教育、生命教育具有特别的意义,随着制度进一步完善,将此类知识纳入基础教育也是大势所趋。而作为普通公民,应当科学理性对待儿童性侵案件,以防止舆论再次中伤受害人。

来源:半月谈

作者:郭艳慧 张婉祎

主编:孙爱东

编辑:郑雪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