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岁女孩突患白血病 胃癌姥姥欲放弃治疗把钱留给孩子

“我知道姥姥是胃癌,我也知道姥姥已经两个多月没有去医院看病了,如果姥姥为了救我而放弃治疗走了,那我就去天上陪她去。”11岁的陈子欣声音低沉略带哭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妈妈段明艳再也忍不住掩面哭泣。段明艳又何尝不想尽孝,让自己的母亲能够病有所医。可孩子姥姥说:“我活这么久了,也活够了,子欣还小,以后还有希望,我们一家一定要想尽办法给孩子治好。”

点击腾讯公益:【急救11岁重症女孩】帮助小子欣早日康复。

陈子欣是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人,母亲段明艳平常主要是在家里带孩子,有时候在外面找点零工做。父亲李辉一直在东北的一个工厂里打工,每个月也只有3000块钱收入。孩子姥姥在2016年10月11日,查出胃癌,一直在医院接受化疗。(图为生病之前的陈子欣)

2018年10月份陈子欣突然出现感冒发烧身上起疙瘩的症状,治疗很久总是反复,最后在荆州市某医院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中危)。知道女儿患上白血病后,父亲李辉立即从东北赶了回来,将女儿带到了武汉的大医院进行治疗。(父亲李辉随母姓,孩子陈子欣随爷爷姓。)

“陈子欣是我们唯一的女儿,特别可爱。”妈妈段明艳说到:“孩子刚生病时我们一直瞒着她不敢让她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但后来开始化疗的时候,有一次子欣悄悄地对我说:‘妈妈,别瞒我了,虽然我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但肯定很严重,姥姥在医院就是做的这个治疗’。”

一家子两人患重病,平静的生活立即被病魔摧毁。自从知道外孙女得了白血病后,子欣的姥姥66岁的张华菊就找医生询问自己的病情:“医生,我的病自己在家吃药行不行,我感觉身体还好,不用再继续住院治疗了。”得知消息后的段明艳多次哭求自己的母亲继续去医院治疗,她都是摇摇头,反复强调,把钱留给孩子吧,我也活够了。

虽说在家吃药治疗能够省下一大笔费用,但每个月孩子姥姥的医药费仍需要三四千元。(图为姥姥张华菊今年的医疗费用清单。)

“陈子欣在读5年级,学习成绩一直都很好,去年语文成绩还考了全班第一名呢!”段明艳说,”女儿之前性格特别开朗,自从知道自己的病情后,就变得沉默寡言。有朋友来看望她,或者她打电话的时候,她才会故作轻松,和他们打招呼。”陈子欣在得知自己是白血病后,有一段时间变成了“哑巴”,经常一连几天一句话都不说。(图为陈子欣化疗间隔期在家中作画)

有段时间,陈子欣因为药物感染脑部,整个人没有意识,在重症监护室里,她不仅不认识人,还不配合治疗。段明艳和李辉因为不能进重症监护室,便在外面每天写一封信,通过护士拿进去,读给女儿听,鼓励她配合治疗。(图为从重症监护室出来后,病房内爸爸妈妈在鼓励陈子欣)

看着父母每天为自己操碎了心,陈子欣慢慢改变了很多。有时候,她会很懂事地安慰父母,说自己马上就好了,就可以回到家里继续读书。她还和父母拉钩,三个人抱在一起,相互鼓励。(图为化疗间隔期陈子欣在家中画画,画的一家人)

陈子欣生病以后,李辉也专门辞掉工作回来照顾女儿。“我10岁生日,你都没有陪我,现在能天天陪着我,我还是很幸福的。”女儿不经意的一句话,让李辉更是觉得愧疚。这些年来,他为了养家,一个人在北方工作,可因为工资不高,不但没有赚到什么钱,也没有陪伴女儿。现在他只能一遍遍地给女儿鼓励,并保证以后哪里也不去了,多陪伴她。

现在陈子欣已经接受自己生病的事实,慢慢恢复了之前开朗的样子,并吵着让爸爸妈妈把学校里的课本拿到病床上看,在病床上写作业,妈妈给子欣买的试卷帮她批改,子欣也都答出了不错的分数。几个月过去了,陈子欣终于一点点地恢复了治疗的信心。(图为妈妈病房内帮子欣批改的试卷)

病床上的陈子欣,最担心的就是姥姥:“由于爸妈忙于工作,我从小就是姥姥带大的,姥姥本来在医院治疗都要受很大的苦,现在为了我不再去医院了,我真的怕见不到姥姥最后一面。”第三个化疗结束的陈子欣,趁着五天的休养时间,催促着父母带她回家去看望姥姥,因为姥姥吃药后头部十分疼痛,子欣为姥姥按摩头部。

2019年6月,陈子欣又感染了胰腺炎,什么东西都不能吃,靠每天打营养液维持。嘴唇干裂的时候,父母就用棉签给她擦嘴。刚住院的时候,陈子欣32公斤重,感染胰腺炎后,就剩25公斤了,瘦得皮包骨头。而此时,陈子欣的治疗费也告急,李辉说,后期如果治疗顺利不感染的话,孩子还需要进行骨髓移植,估计还需要80万左右。

而在家中的姥姥,每天都会拿着孙女的照片独自坐在阳台上呆呆地看着,她说:“我不敢和孙女视频,我怕自己哭了影响她治疗,实在想她了就看看照片,我现在只希望孩子能够安心的治疗,她还小,更值得我们家去倾尽全力,反正我也活够了。”

如果您愿意帮助小子欣就请您点击捐款链接【急救11岁重症女孩】进入腾讯公益乐捐页面。或则打开微信-钱包-腾讯公益-搜索:急救11岁重症女孩

(文/ 图 叶蕾 蒋振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