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文恭究竟有没有射杀晁盖?他给宋江的书信里,已说漏嘴

二更时分,月黑风高冷气飕飕。求胜心切的晁盖中了贼僧圈套,引一队人马正夺路寻寨,忽然“金鼓齐鸣,喊声震地,一望都是火把,当头乱箭射将来”,流矢乱飞之时,一枝浸了毒药的箭飕的一声,不偏不倚正中晁盖的脸。正所谓“死无对证”,这种一锅粥的情况下,很难确认毒箭是谁射的。然而,看那箭时,上有“史文恭”字。

正是凭着箭身“史文恭”的刻字,宋江才死死咬住“杀晁盖者,史文恭也”。那么,史文恭认不认这笔账呢?且看原著,宋江收服卢俊义,重整梁山军马气势汹汹杀来时,曾头市屡屡受挫,人皆惧怯。于是乎,曾家老头勒令史文恭写信投降,派人送至宋江大寨。信中道“前者小男无知、倚仗小勇,冒犯虎威。向日天王下山,理合就当归附,无端部卒施放冷箭,罪累深重,百口何辞?

原著交代的很清楚,这封信是史文恭写的,但他并不承认是自己放的毒箭,却说“无端部卒施放冷箭”。死到临头,史文恭如果没胆子撒谎,那就意味着,他也不知道毒箭到底是谁放得,但肯定的是,不是他史文恭。宋江在读这封信的时候,吴用的反应非常诡异,他一直坐在不远处,仔细的盯着宋江的神色变化。

宋江看出吴用的眼神,立刻“扯书骂道,杀吾兄长,焉肯干休!只待洗荡村坊是吾本愿”。所以,有宋江一而再再而三的赌咒发誓,梁山众人也都以为施放毒箭的就是史文恭。杀到最后,骑着千里马逃命的史文恭,被卢俊义燕青前后围住,生死最后关头,史文恭似乎更应施放冷箭,但他并没有,这简直不符合他的作风,替死鬼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