浒苔年年成灾,为什么受伤的总是青岛?

这个夏天,浒苔再次入侵青岛,即便是“空、天、海、陆”四位一体监视与拦截,但仍无法阻挡浒苔上岸的步伐,以至于部分海水浴场变成了绿油油的草原。这已不是第一年在沙滩上看“草原”了,自2007年以来,浒苔已连续13年袭扰山东半岛。那么,为什么年年浒苔成灾,受伤的总是青岛?

今年浒苔在青岛近海海域的爆发比往年大约晚了十天左右,目前全市完成重点海域55公里拦截网设置工作。并建立了“空、天、海、陆”四位一体的监视监测体系,开展浒苔监测预警预报。

自2007年以来,这已经是浒苔连续13年袭扰山东半岛。浒苔绿潮在洋流和风力作用下从南黄海向北漂移,并在山东半岛沿岸登陆。

一位来自济宁的环卫工人老王,已经连续半个月奋战在“抗浒”第一线了。他主要负责清理第一海水浴场的浒苔。每天从早干到晚,但浒苔总也清不完。“今天刚清理完,明天海浪又卷上来一大批。”

和老王一样奋斗在抗浒前线的还有很多,他们有的在海上拦截打捞,有的在岸边清理浒苔,每天风水日晒,皮肤晒的黝黑,但是年年清理年年有。那么,为什么浒苔年年成灾呢?爆发的源头又在哪里?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

浒苔亦称“苔条”、“苔菜”。绿藻纲,石莼科。广泛分布在全世界各海洋中,有的种类在半咸水或江河中也可见到。中国沿海潮间带均有生长,东海沿岸产量最大。可食用和药用。

尽管浒苔无毒,但是和赤潮一样,大量繁殖会遮蔽阳光,影响海底藻类生长。死亡的浒苔也会消耗海水中的氧气,对其他海洋生物造成不利影响。同时还会影响景观和海上航道,干扰旅游观光和水上运动的进行。

2008年就是活生生的例子,眼看奥帆赛就要举行了,这批不速之客入侵青岛,沙滩成了“草原”。还好,全民参与抗浒,才帮忙渡过了这一难关。此后,浒苔每年都定期来“报到”,令人烦不胜烦,严重影响和干扰青岛的旅游业。

“本来想去青岛度假的,想想还是算了吧。”、“来烟台吧,烟台没有浒苔”、“威海也没有。”……今年浒苔爆发后,各个短视频平台上网友们的评论都亮了,已经影响了不少准备来青岛旅游的游客,甚至还有网友前来“抢生意”,为自己的城市拉票。

但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在网友们的评论中,有许多人在指责江苏,认为是江苏,特别是连云港一带的人工养殖以及工业污染,导致浒苔大面积爆发,让青岛成了受害者。那么,这个锅,江苏能不能背呢?

其实,关于浒苔绿潮是如何形成的,似乎一直没有权威定论,这毕竟关乎到两省之间的友谊。

此前,央广网的报道称,经过多年研究和证据表明,黄海绿潮早期主要来自苏北浅滩海域,这一认识锁定了黄海大规模绿潮的主要来源。

而早在2011年,时任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研究员的逄少军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就曾表示,科研人员对原初漂浮浒苔生物量形成的地点和原因推测,是来自江苏沿海潮间带的条斑紫菜养殖区,浒苔和紫菜一起生长,并部分脱落到海水中,在风和海流作用下向北飘向山东沿海。

同时还推测,江苏近海海底定生的浒苔藻床以及海水中漂浮浒苔的早期生命形式,在合适温度和光照条件下快速实现生长和漂浮。

虽然浒苔绿潮的具体成因说法不一,但可以肯定是,浒苔的大面积爆发,与人类的生产生活息息有关,当受到污染的内陆江河湖泊水体在雨季大量冲入海中,恰遇工业或养殖污染导致富营养化的海水,给浒苔生长提供了最重要的条件。

尤其是,受全球气候变化、水体富营养化等原因,加上夏季气温和海水水温适合,以及部分海湾海水流动性小,助长了浒苔生长。而青岛的地理位置又刚好是背靠半岛,面向黄海,受洋流季风影响,海上生成的浒苔都漂向了青岛。

人类与大自然本身就是“同呼吸共命运”,一味地索取,一味的排放,换来得当然是大自然的疯狂报复。在这个“天人合一”的生态环境中,谁又能逃避得了责任呢?纠结谁是罪魁祸首、谁的锅,没有任何意义。在大自然面前,人类携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才是正道。

值得注意的是,“打浒”战已经升级为国家战略,鲁苏已经联合卫星无人机齐上阵,开始共同检测和拦截浒苔。尽管仍有浒苔上岸,但毕竟规模比以往更小了。给人类一点时间,也给大自然一点时间,好好反思、好好休养生息。

文/图丨张富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