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不让自己所写的诗词沦为打油诗?

为什么不能成为打油诗呢?初学写诗从顺口溜入手都不错,何况打油诗还真的是诗。

历史上其实有很多有名的文人也写打油诗。只是你不能只限于打油诗,要通过不断地学习提高,改变自己诗作的修辞和意境,才能自然而然地脱离打油诗的层次。

什么叫打油诗呢?其实我们从写法结构上是无法区分打油诗的,我们只能从语言的浅白上来做出判断,但是打油诗虽然不避俚俗粗陋,却有一种流于表面的幽默,甚至还有机巧的灵思。

初学写诗,写打油诗没什么问题。

其实也有很多不错的打油诗作。我们来看打油诗宗师张打油的开山之作:

咏雪

天地一笼统,井上黑窟窿。

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我们会发现打油诗的三个特征:通俗,诙谐,机心。要成为一首好的打油诗,这三者还真缺一不可。再看一首:

王梵志:馒头诗

城外土馒头,馅草在城里。

一人吃一个,莫嫌没滋味。

大白话吧?偏偏还有些人生哲理在里面,这是把坟墓比作馒头,把人比作馅草,充满了看破尘世无奈调侃的意味。这种风格的诗,尤其适合表达末世情结,甚至有很多原本诗风很正的人用打油诗来装疯卖傻。

把打油诗的三特征列出来,你就会发现要真正看一首诗是不是打油诗,诙谐和机心其实和绝句律诗并没有什么差别(写苦情的除外),那么就只有从通俗上来辨别了。说简单些:一字改半天,捻断数根须的就不算;俚语俗腔开口即来,人人一听就懂,并且会心一笑的基本上就是这个路数了。

那我们到底该如何办?

首先,立意要高。

这个高并非指一定要站到不得了的高度,而是注意不要流俗。要避免那些低级的、恶趣味的东西进入你的作品。文学艺术来源于生活,但是一定是高于生活的。比如同样写新婚,“春宵一夜值千金”就比“一树梨花压海棠”要好,虽然遣词上“春宵”还不如“梨花、海棠”,但是“春”句广泛适用于各种场合,而“梨花压海棠”很明显就让人想入非非,这就是意境的高低。同样流行极广,大家都爱的句子,你对人说“春宵一刻值千金”,让人觉得你有文化,会用词,你对人来一句“一树梨花压海棠”,别人会笑笑,心里觉得你这个人有点猥琐。

其次,用词要雅。

这个其实和上一点有相通之处,但是是针对一个相同的事件、物件进行描写的时候,词的雅和俗就要看诗人自身的才学和才气。立意和奇想主要靠才气,而用词造句是否文雅就靠平时大量的积累和学习。这是硬实力,偷懒偷不来的,但这也是最容易的,只要你肯学,肯读,“熟读唐诗三百首”,诗家语,诗家句的规则自然会在你脑海中搭建一个诗的空间,你用来描绘、形容东西的用词自然会雅正起来。而灵感那种东西,是没办法学来的。

总结起来,无非就是意境与文笔。其实这也就是写诗最基本的东西,还是那句话,打油诗和好诗没有诗体之分,只有雅正和流俗的区别。把你的文笔风雅起来,基本上就能脱离打油诗的境地。

不过不建议大量使用古词,古风词汇堆砌,用得不好,会适得其反。看如今流行的那些所谓歌词就知道了。

不要怕用新词,只要不露俗气。